腾讯财经腾讯财经 > 2010财经看两会 > 正文

贾康:七种收入差别政府应区别对待

2010年03月14日00:00中国经营报吕静我要评论(0)
字号:T|T

“要调整收入分配,税制调控是重要的方法之一。”正当外界热议调整收入分配改革如何启动之时, 贾康一语道出关键所在。

在今年全国两会上,“调整收入分配”一词正以前所未有的密集度出现在各种场合。

作为财税领域的权威专家,贾康以全国政协委员的身份出现在两会现场,备受媒体追逐。

近日,《中国经营报》记者就收入分配等诸多问题专访了全国政协委员,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贾康。

《中国经营报》: 你怎样看待我国现在收入分配差距?现在的问题出在哪里了?

贾康:如果谈到调节收入分配,那我们就应该找到这个事情的源头——收入差别。现实的收入差别共分为七种情况。第一种是非常正常的收入差别,就是“多劳多得”。这种收入差别是最主要的构成部分。

第二种是由于各人能力不同而形成的收入差别。这种情况也是正常的。

第三种是先天性收入差别。比如个人在资金、不动产、家族继承、社会人脉有所不同,所得到的收入也完全不同。

第四种是运气所致的收入差别,比如中彩票、买股票等行为使其一夜暴富,虽然其中机遇因素是不可否认的,但也会因为人为操作而使事情发生转变。

第五种是现行体制不够合理而形成的收入差别。我把它称为“明规则”。比如一般垄断行业职工的收入明显高于非垄断行业,曾经有位地方财政局局长跟我说,组织曾调他去当地银行当行长,收入一下子翻了几十倍,后来又调他回来当财政局长,收入又一下子掉下来几十倍,组织让富就富,让穷就穷,这对社会其他群体有明显的不公,需要改进。

第六种就是今年全国两会也提到的“灰色收入”,它现实存在,透明度很低,这些潜规则是不公正的,亟须整改。

最后一种是不法行为所获得的“黑色收入”。不用说,这些是构成罪行的。以上这几种情况,第一种和第二种原因,政策应该予以鼓励,或以鼓励为主加上再分配的人为微调。第三四种原因而形成收入差异的,政策应作适当调节,但不能做抹平处理,否则冒险精神将受到极大的抑制。而第五六种原因则要在必须调节的同时,进行机制、政策转变。最后一种就必须取缔、惩处。

而对于由于特殊原因,收入不能维持基本生活的社会成员,一定要以“应保尽保”的原则提供基本生活保障,从而逐步实现收入公平。

《中国经营报》:你曾说过,要让收入分配 “均平”,但这似乎并不容易做到。就交税而言,对高收入人群并不算什么,但对低收入人群却是一笔不小的支出,如何能让政策更具有针对性、更显效果?

贾康:现在看来,政府的作用应更多体现为:通过再分配手段抑制、缓解收入悬殊。高收入阶层应通过税收等规范手段适当调低;低收入阶层不足以满足基本生活需要的缺口,应通过社会救济、社会保障措施填补。

政府的另一项应尽之责,就是努力发展基本公共产品、公共服务,就是政府应该提供诸如普及义务教育、实施基本医疗、住房的社会保障这类公共产品。但这也是有标准的,如“居者有其屋”,正确的做法应是提供“廉租房”,而不是以所谓“经济适用住房”为名的产权房。

《中国经营报》:要改变目前收入分配差距逐渐扩大的趋势,你认为我们有没有现实操作路径?

贾康:首先是税制调节,最直接的就是个人所得税,我建议,在适当的时候还要开征不动产税、遗产税、赠予税等税种来调节高收入阶层。

我国的税收制度改革方向也是由间接税为主逐步向以个人所得税等为代表的直接税过渡。对于个人所得税,我认为现阶段重点首先要放在高收入群体上,而接下来的物业税、遗产税、赠予税等,也使高收入阶层的收入和财富,真正得到必要的再分配调节。现在有一个大问题是个人所得税流失较严重,特别是收入水平最高端的人群。主要原因是富豪阶层往往把个人收入混入生产经营的管理费用,个人收入数据不真实、不透明,居民纳税意识不强,税收征管水平低等。

《中国经营报》:个人所得税改革似乎一直存在关注和争议,至今还没有明确的实施方案,其中原因是什么?

贾康:中国现在按照十一个分类征收个人所得税的框架之下,简单地讨论提高起征点的问题没有任何意义的。所以个人所得税绝不是一个简单抬高起征点的问题。

其次,我们要解决相关技术性前提条件,否则很容易让纳税人钻空子。接下来,超额累进税率也是大家争议最多的一个问题。

我认为,可以不动起征点,在过了起征点的这个档次上,可把税率调低到1%,最高不超过2%,它对应的是收入比较低的社会阶层,这些人虽然也要缴纳个人所得税,但原来一交就是按5%交,现在降低到1%,使他既进入纳税人范围,又明显降低了税负。1%的税率,可以一直延伸到所谓“中等收入阶层”的下沿。

[责任编辑:nikiluo]

相关专题:

2010财经看两会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