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腾讯财经 > 2010财经看两会 > 正文

贺铿:积极经济政策明年才能说“淡出”

2010年03月14日00:00中国经营报刘晓午我要评论(0)
字号:T|T

“积极经济政策,现在不是谈退不退的问题,而且到明年,也只能说‘淡出’,宏观经济政策要保持连续性和稳定性,不是说去年一个样,今年和明年就变了。”贺铿在谈到中国经济复苏的条件时作出了这样的判断。

作为中国计量经济学的开拓者,1965年7月毕业于湖北大学统计学专业的贺铿,曾任国家统计局副局长,目前是第十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财政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九三学社中央副主席。

全国两会期间,本报记者走进湖南团驻地,在贺铿代表的房间,对他进行了一次面对面的专访。

经济仍然可能出现二次探底

《中国经营报》:目前中国经济复苏了吗?

贺铿:还没有。复苏要有几个条件,第一,内需成为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的趋势形成了;第二,外需稳定地恢复;第三,我们采取的所谓一揽子计划可以逐渐退出,不需要积极财政,也不需要宽松货币了。这个时候经济稳定增长,才叫做真正复苏了。

今年是非常关键、复杂的一年,如果掌握得不好,有可能出现第二次探底。主要是财政与货币政策如何实施,如果掌握得不平稳,房市就会出问题。房市现在有泡沫,一线城市有泡沫,就要抑制住,让这个泡沫越吹越大的话要出问题。但是如果让它下得很快,一落千丈,那也要出问题,现在这是一个两难的问题。

如果我们的房地产出了问题,就可能产生危机,就相当于美国的次贷危机,银行里的呆坏账大量地出现,这样的话,波及效应就很大,出现二次探底。

所以,积极经济政策,现在不是谈退不退的问题,而且到明年,也只能说“淡出”,宏观经济政策要保持连续性和稳定性,不是说去年一个样,今年和明年就变了。

《中国经营报》:政府工作报告提出今年新增贷款为7.5万亿元,财政赤字目标超过1万亿元,你如何评价?

贺铿:我觉得还是比较合适的。我去年12月份就提出一个观点,基建项目铺的摊子很大,如果突然把财政和货币政策改变了方向,收紧了,那今年肯定是要出现一大堆烂尾工程,就是总理说的半拉子工程。我当时提出今年的财政赤字可以比去年大一点儿,货币的发行量,新增贷款应当比去年小一点儿。

现在,今年的财政扩大了1000亿的赤字,货币少了2万多亿。我觉得还是要边放边看,关键是结构上要掌握好,不要搞新项目了,已经开工的要一项一项落实,尽快出效益;银行和财政的钱,不要一时多一时少,平稳地放。根据半年情况,不一定把赤字用完,有赤字总是不好的。贷款也可以不放7.5万亿,超过这个数,我是不主张的。

赤字大一点儿,贷款余额小一点儿,赤字占GDP比例在3%以内,债务占GDP在20%以内,总的来说在安全范围之内。今年的风险是金融风险,贷了这么多款,房地产和高速公路最后还不了了,这就是问题,所以今年的金融风险大于财政的风险。

我看不出来有多大通胀

《中国经营报》:政府工作报告对今年物价目标定为3%左右,你认为今年会有高通胀吗?

贺铿:通货膨胀本质上是不是一个货币现象,这个判断,值得重新研究。受货币主义思想影响的人研究说,通货膨胀和货币供应量大概是滞后六个月。所以去年年底,这一部分同志就写了不少文章,有很大的声音。在去年下半年,今年上半年,预言要出现严重的通货膨胀。但是通胀在去年下半年没有出现,今年上半年呢,已经走了三个月了,我看也不可能出现。

所以说,货币主义理论在中国,要看一看究竟它能不能成立,我是怀疑的!但是货币发行那么多,去年新增贷款那么多,它冲击了我们的资本市场,这是肯定的。

《中国经营报》:为什么会冲击资本市场呢?

贺铿:这也就是我们那些得到贷款的企业,而且大多数是国有企业,钱要找个出路,干什么呢?扩大再生产,市场不好,东西卖不出去;贷款之后找个出路,就看到了股市和房市。有人分析,大多数的地王都是国有企业搞出来的,都是银行贷款形成的。所以,去年的放款,从实践来观察,它对资本市场有冲击;对消费品市场,将来会慢慢有影响。

但是通胀推高的话还是要有需求,目前社会的低收入人群需求增加是个难题,只有大多数的人,农民、城市里的低收入者,他们的收入有较大幅度的增加,那么消费品市场才会有比较强的需求。我研究了我国改革开放以来的几次通货膨胀,一次是出现在农产品一次性调价25%,农民的收入大大增加;第二次是1992、1993年那个时候,我们的工资改革,改革的幅度很大,我作为教授,当时的工资是180元,改革以后就是1000多元,增幅非常之大,收入增幅达到20%以上,所以,又出现了一次严重的通货膨胀。

这几次通胀都是收入增加之后造成的。收入增加后激活了需求,产能一下又调不上去,要有个过程,所以引发通胀。但是我们现在不存在这个因素,所以我敢作这个判断,通胀不足为惧。主要是我们的需求上不去,消费需求上不去,这是主要矛盾。消费需求上不去,又是因为一般老百姓的收入一下上不去。

人民币升值是利他国而不利中国

《中国经营报》:目前人民币升值的国际压力很大,许多市场人士也呼吁人民币升值,你的观点如何?

贺铿:我跟央行辩论了三四年了,我的观点是人民币不升值。汇率要稳定,贸易才是公平的,如果调整汇率,就是贸易不公平。特别是美元,美国政府要想办法自己稳定。有人认为,货币是商品,由市场定价。这是不对的,美元从来不是市场定价。

人民币升值有几个坏处。第一是打击外贸,升值1个百分点,利润空间缩小2个百分点,目前升值23%了,那么外贸企业利润缩小了46%的空间,长三角、珠三角大批企业亏损倒闭;第二是日本的经验教训,日本经济持续低迷跟“广场协定”有关;第三,人民币升值鼓吹者是美国,但我们要买的东西他不给,这是美国的贸易政策造成的,为什么要迫使我们升值呢?

最后,国际上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或者理论,非国际结算货币的汇率怎么确定,是一个国家的经济主权,迫使人民币升值,就是干涉我国的经济主权。

有人认为人民币升值,通过汇率输出,可以平抑通胀。其实,通胀是国内供需引起的,汇率对国内通胀并没有作用,况且目前还没有通胀。现在顺差多了,央行着急,但还是要在外汇管理上想办法。世界几百年的历史,有哪一个发展起来的国家不是由外贸发展起来的?英国、美国等都是如此,我们怎么就这么害怕出口多了呢?

《中国经营报》:你难道不认为人民币升值可以促进外贸产业结构升级吗?

贺铿:干吗要采取不利国不利民的办法——人民币升值呢?可替代的办法很多,第一可以调整出口退税,第二提高劳动者的工资,民工荒原因就是工资太低,这都能达到人民币升值同样的效果,这些措施是利国利民的办法。人民币升值是利他国,而不利中国的办法。

《中国经营报》:那你认为加息的条件成熟了吗?

贺铿:在货币政策政策上,我主张稳定人民币汇率,参照一揽子货币确定汇率,达到稳定汇率的目的。至于利率,尽可能做到市场化,该升的时候就要升,该降的时候就要降。

目前降息的可能性没有什么空间,但我不赞成现在加息。现在,资本市场不稳定,特别是股市不稳定,股市对实体经济没有太多的影响,但是这个时候,采取太强烈的措施,让它更加下降,不是好事情,因为现在股民很多。所以,现在提高利息率不是好时机,还要看一看。提高利息率条件是,国外热钱不会冲击得太历害,国内经济比较稳定,通胀在3%~5%左右,条件就成熟了,利率就要动了。

资料链接

各国退出之辩

欧洲:债台高筑难“退出”

欧元区的“退出”之路尚未真正启动,这是由于其经济复苏仍然需要跨越“三道坎”:首先欧元区各国政府已经债台高筑,其次各国经济状况的差异与欧元区统一货币政策之间存在矛盾,第三是产业竞争力成为欧元区面临的真正威胁。

美国:“退出”压力最大

金融危机后美国政府斥资数万亿美元救助银行系统,加剧了财政赤字,引起纳税人不满,成为“退出”压力最大的国家之一,奥巴马反对各国过早采取“退出”政策,因为这可能导致“双底衰退”。

印度:将分阶段“退出”

2010年1月29日,印度央行上调现金准备金率75个基点到5.75%,成为金砖四国中第一个收紧货币政策的国家。多数经济学家预计印度央行在2010年4月举行的货币政策会议上宣布加息。

澳大利亚:正在加息“退出”

2010年3月2日澳大利亚央行宣布加息25个基点,这已经是澳央行过去5次会议中第4次加息。该国去年第四季度公司经营利润环比增长2.2%,为五个季度以来的首次“转正”,制造业活动指数的增速创下逾两年来最快水平。

[责任编辑:nikiluo]

相关专题:

2010财经看两会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