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腾讯财经 > 财经新闻 > 综合新闻 > 正文

易宪容:亟须提高劳动者收入的比重

字号:T|T

对于绝大多数中低收入民众来说,劳动收入是其最为重要的收入来源,因此,必须从根本上提高劳动者在收入分配中的比重。

收入分配问题是今年“两会”的热点话题。为什么当前中国收入分配会出现严重不公、不合理,居民收入分配差距会越来越大?其问题与根源在哪?中国收入分配调整或改革应该从何入手?

就目前中国的情况来看,一是上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在国民收入分配中,劳动者报酬占比及居民收入占比分别大幅下降;二是居民之间的收入差距越来越大,特别是农民在整个国民收入中的比重越来越小。收入分配主要是向资本、企业和政府倾斜。对于这种现象,有人认为其原因就在于中国劳动力无限供给及谈判能力弱、在于国有经济主导、产业结构转型、垄断程度加深及间接税负上升等。

其实,这只是问题的表象,中国的国民收入分配严重不合理,最大根源是许多重大制度安排不合理。比如说,目前收入水平最低的是农民,改革开放前几十年我们用价格剪刀差把巨大的财富由农业转移到工业,在改革开放后几十年中,户口制度又把多数农民隔离在整个经济现代化的进程外。教育产业化制造的教育不公平、不合理及腐败,又剥夺了很多农民及城市中低收入者正常的教育机会。可以说,这些重大的制度问题不解决,希望通过提高农产品价格及对他们的简单救助增加其收入是很难的。因为,对于绝大多数中低收入民众来说,劳动收入是其最为重要的收入来源,甚至于多数人是唯一的财富收入来源。当劳动力在整个收入分配中的比重过低、当教育机会及迁移存在严重的不平等时,这不仅会导致绝大多数居民收入水平十分低下,而且会表现为中低收入的居民越来越多,他们相对收入水平越来越少。

还有,中国居民收入分配不合理,还表现在国内要素市场发展严重滞后,不少要素财富的分配不是通过市场价格机制进行,而是通过权力方式获得。在这种情况下,许多国有的、全民的资源,成了少数人获利的工具。因为对这些资源的占有与使用并非是通过市场机制来运行,而往往与权力的大小有关。比如矿产资源、行业资源、金融资源等都是如此。这样必然造成整个社会财富的分配与权力关系大小有关,而不是与劳动创造努力有关。在这种情况下,不仅使得与权力较远的中低收入民众其财富持有越来越少、收入分配越来越低,而且导致整个社会官本位越来越严重。贪污腐败为什么会越来越严重?根源就在于不少方面的财富分配往往与权力大小有关。因此,调整居民的收入分配关系就得从根本上来改革要素市场的运作方式,改变权力对资源控制等。

再就是,许多制度规则的不合理,从而使得不少政策成了财富的转移与分配机制。比如,当前中国的个人所得税的征收制度,不是通过这种制度来调节居民在初级财富分配不合理的情况,而是当前的个人所得税的主体是绝大多数中低收入居民,高收入者个人所得税缴交的比重却不大。实际上,在市场经济发达的国家,这些中低收入民众是免征个人所得税或少交税的。还有,财富所得税征收的情况更是如此,比如,个人一点收入要交所得税,但住房作为居民中最大的财富却可不交税。当然这些只是显性的不合理的财富转移与分配机制,在中国还有许多隐性的不合理的财富转移与分配机制。

要解决这些问题,就得对一些制度进行重大改革,从根本上提高劳动者在收入分配中的比重,弱化权力对要素市场的分配关系,减少政府对经济生活的干预,通过公共决策减小既得利益制度化的几率等。(易宪容,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所研究员)

[责任编辑:nikiluo]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