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腾讯财经 > 2010财经看两会 > 正文

李毅中谈工业结构升级和中小企业发展

2010年03月12日17:11中国网我要评论(0)
字号:T|T

海峡之声广播电台记者:

近些年来,两岸经贸联系日益紧密,尤其是实现“三大通”以后,也吸引了更多的台商到大陆来投资。我想请问李部长,在大陆的台资企业转型升级情况怎么样?第二,帮助台资企业应对国际金融危机上是否会出台一些新的政策?谢谢!

李毅中:

这方面的问题最好问王毅同志,他的回答会更准确、更全面。我所知道的,大陆是开放的,而且也在加强海峡两岸的经济交流和经济合作。工业领域也是这样,已经开放的行业和领域,我们欢迎台商能到大陆来投资。同时,大陆也可以到台湾去投资。正好上午福建省的主要领导到我们工信部来沟通情况,国务院在去年已经批准了海峡西岸经济发展规划,里面有很多具体政策,福建省也很积极。现在福建省比较热的厦门的PX项目,由于环保问题,当地有一些意见,他们已经搬家了,这里就有台资。比如,他们希望台资和他们合作搞平板显示,搞新能源汽车,这些都是今后发展的方向。

李毅中:

关于两岸的贸易情况,可以问商务部陈德铭部长,他可以作出更多的解释。大陆向台湾开放,我希望台湾方面也可以向大陆开放,大家加强经济交流与合作,这对于祖国的统一都是有好处的。

中国黄金报社记者:

我想问李部长一个具体的问题。前几天就在“两会”期间,娃哈哈集团的董事长宗庆后表示,哇哈哈也将进入矿产资源开发领域去开发铜和黄金资源。您对于这些非矿业企业、民营企业陆续进入矿产资源开发市场作何评论?这也是否符合您刚才所说的“专、精、特、新”的特点,对于像黄金和铜这样的重要战略矿产,我们的行业准入标准是否有点太低了?

李毅中:

娃哈哈是很有名的食品工业企业,特别是儿童饮料方面很有名,从它的名字也可以听出,娃哈哈,多么入耳,多么响亮,它在消费者中有多么高的信誉。至于企业自己从事什么业务,这是企业自主,政府不加干预的。我也是从企业出来的,如果让我说点意见的话,你还是搞娃哈哈吧,还是搞饮料、食品工业吧,别搞矿山了,因为隔行如隔山,会生疏得很。当然我们不干预,这是他的自由,只要依法、合规就可以。

中国经济网记者:

李部长您好,赵启正先生在“两会”的第一场新闻发布会上,用数据解读说,2009年国有企业和私营企业同比主业务收入,私营企业增长了18.7%,国有企业降低了0.2%。最重要的是利润,私营企业的总利润增加了17.4%,而国有企业的总利润增长是负4.5%。这样一个发展情况达到扶持中小企业发展的目标了吗?请问未来一年或更长的时间,目标是什么?谢谢!

李毅中:

你这个问题反映的也是事实。我看到1、2月的报表,刚才说到,总的工业增加值是20.7%。如果按所有制来分的话,国有和国有控股企业是20.7%,股份制企业为22.2%,外商和港澳企业是20.3%。赵启正同志说的是全年的数据,这个数据肯定是真实、正确的,他的观点我也是赞成的。无论是国有企业,还是其他所有制的企业,大家应该互相学习、互相借鉴,各自扬长避短,取得共同的发展。从1、2月份的数据来看,增加值的数字是差不多的,从利润的角度,如果去年仔细分的话,中小企业的利润是18.2%,整个工业的效益是7.8%,而中小企业绝大多数是非公企业,这就显示了中小企业或者是非公企业机制更活,内部的激励机制和约束机制更加规范、科学,结构调整的步伐可能更加快,它的长处和优势,国有企业在转换机制中要学习、要提高。

李毅中:

但是从另一方面来讲,不言而喻,国有企业的负担重,是“共和国的长子”,他的社会负担重、人数多、劳动生产率相对较低。这几年企业办社会逐渐在剥离,主辅在分离,但是还有不少问题,还有他的特殊地方。所以,我认为可以对不同所有制的企业,通过不同的指标、层面来对比他们的差距、优势和不足之处,大家互相学习、共同进步。

中国经营报记者:

我们知道,每次中国在进行经济结构转型和进行宏观调控的时候,非常习惯使用的两个手段,一个是压缩信贷,一个是控制产能,而这样的两个手段实际上对于实体经济会造成一定的负面影响,温家宝总理也在不同的场合提出过,要改进宏观调控的技术手段。您认为,在工业领域,应该如何改进这种宏观调控的手段?如何把这种负面影响降到最低?第二个问题您可以选择不回答,因为这是一个关于您个人的问题,我注意到,您是少数几位拎着公文包来参加新闻发布会的官员,我想请问这是不是从侧面证明您的工作作风与其他官员有所不同?谢谢!

李毅中:

第一个问题,主要是信贷和发展产能方面,这是一个热点。中央确定,今年继续执行积极的财政政策和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这不能变。同时在政策的力度节奏上要把握好,要适应新的情况和新的形势,这个说法是非常科学、非常全面的。这里先不说积极的财政政策,主要讲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在《政府工作报告》中讲到,今年新增贷款是7.5万亿,去年执行下来不到10万亿。从数字上考虑,可能是适当减了一点,但是实际上力度还是够大的。因为去年放出去的9.6亿有些还没有用,今年要用,这样来看,实际的力度并没有减弱多少。就拿1、2月新放的贷款来说,特别是1月份的数字还是很大的。

李毅中:

但是信贷关键是要调整结构,真正把它用在涉及到国民经济、社会进步、人民生活、民生工程方面来,对工业来说,要支持自己创新、支持中小企业、支持新兴产业、支持技术改造。而不是放在扩大能力上,特别是不能放在已经产能过剩的行业上,还是要通过信贷和土地这两个闸门,把握好你说的第二个方面,特别是要控制一些产能过剩行业的扩张。

李毅中:

这个问题在《政府工作报告》中强调得很到位,因为长期积累下来,这个问题在金融危机中更加凸显出来。比较典型的是钢铁,能力是7.2亿吨,去年投资拉动产量到了5.6亿吨,增长了13%,而且现在还在建。水泥,能力是18.7亿吨,产量是14亿吨,关键是在建的还有8亿吨,水泥是过剩的、有色是过剩的。铝的能力是1800万吨,实际产量是1200万吨。煤化工业也是过剩的,甲醇,现在的市场开工率是40%,现在还在建。造船也过剩,能力是6600万吨,去年的产量是4243万吨,也是过剩的,现在还在建。就是我们说到的风电和多晶硅,属于新能源,新能源并没有过剩,而是部分目前风机的制造业和多晶硅的制造业盲目发展,盲目投资、重复建设。

李毅中:

风电每年需要的装机容量是1000万千瓦,而能力是2000万千瓦,还在建。多晶硅也是如此,前年的产量是4000吨,能力是2万吨,去年产量高了一点,最后的数据还没有出来,可能是1万吨。能力是2万吨,同时在建的多晶硅还有6万吨,太阳能是无限的,利用太阳能没有过剩,但是发展多晶硅要有一个计划,要有一个市场门槛,要有一个规划。这方面,首先是工信部的责任,多晶硅这个行业在我们这里。所以,前不久我们和发改委一起出台了关于多晶硅发展的规划指导意见。这些都是过剩的产能,一定要抑制住,否则投资要自食恶果。过剩之后开工不足,没有市场需求,投入怎么能回收?千万不要再做雪上加霜的事情。至于拿公文包,这是我的习惯,因为我整天脑袋里都是数据,尤其是这么多记者问我,我答不上来,答错了,可以翻翻包。

相关专题:

2010财经看两会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