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腾讯财经 > 2010财经看两会 > 正文

李毅中谈工业结构升级和中小企业发展

2010年03月12日17:11中国网我要评论(0)
字号:T|T

中国网:

今日15时,十一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新闻中心将在梅地亚中心多功能厅举行主题为“工业结构升级和中小企业发展”的集体采访。工业和信息化部部长李毅中将出席并回答问题。

主持人赵立兴:

各位记者朋友,女士们、先生们:大家下午好!欢迎大家前来参加第十一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举行的第十场集体采访活动。今天我们邀请到工业和信息化部部长李毅中先生接受大家采访,主题是“工业结构升级和中小企业发展”。今天集体采访大约是一个小时,提问的时候请用中文,如果不能说汉语的,可以用英语提问,原则上只提一个问题。现在开始提问。

中央电视台、中国网络电视台记者:

我的问题是,去年在国际金融危机的严重冲击下,我国工业仍就走出了V型反转的走势,而今年工信部的预计是全年增速11%,从1、2月份的数据来看,国家统计局昨天公布的数据是工业经济增长了20.7%,我想请问李部长,在工业经济增速回升的过程中,如何实现“保增长”与“调结构”的统一,工信部在促进工业结构升级方面的思路和措施是什么?谢谢!

李毅中:

你这个问题提得范围很大,我尽量回答的简要一点。正像你说的,金融危机以来,党中央、国务院实行了“一揽子”计划,因为金融危机中工业是受重创的,工业是重点,企业是难点。经过努力以后,确实实现了一个“V”字型的反弹。

李毅中:

从2008年6月份,工业增加值为16%,然后一路下跌,分别为:14.7%、12.8%、11.4%、10.9%、5.4%、5.7%,一直到2009年1、2月跌到了3.8%,到达了最低点,2009年3月份反弹达到8.3%。

李毅中:

去年二季度维持在7%—8%,三季度上升到10%以上,9月份上升到13.9%,10月份上升到16.1%。为什么说是个“V”字型?从2008年6月份的16%,到2009年1、2月的3.8%,再到2009年10月份的16.1%,正是一个标准的“V”字型,最低点恰好在第八个月。我们确实要回过头来总结一下,危机给我们带来的影响,及应对危机得到的效果。去年的结果,GDP是8.7%,去年的工业增加值为11%,这就给了我们一个启示,要保GDP在8%左右,工业增加值应该在11%左右。这是根据我们现在国家一、二、三产比例得出的。

李毅中:

今年响应中央的决定,特别是人大通过了8%左右GDP的增长速度。我们工业系统把工业增加值定位在11%是合适的。刚才你提到1、2月的情况,正好昨天国家统计局公布了这个数据,1、2月的工业增加值增长20.7%,所以很多同志就问,这么高的速度能不能维持长久?说明了什么?对于这个数据预先我们也了解、掌握了一些,我想说明,我国的工业企稳向好的态势和趋势是明朗的,而且有一定基础。去年11月是19.2%,12月是18.5%,今年1、2月达到20.7%,说明企稳回升的态势是很明朗的,保持了这样一个好态势,是好的方面。

李毅中:

通过这些数据,也可以进行一些分析,可以更多地看到存在的问题。第一,为什么这么高,达到了20.7%?因为去年1、2月是3.8%,这个基数太低,所以同比就显得很高,这不能盲目乐观。现在没有环比的数据,如果有环比的数据,今年的1、2月的数据和去年11月、12月相比,环比是多少?大概也就是正负1%左右。可能有的多一点,有的少一点。今后几个月会不会维持在20%,或者是达到两位数,那是今后几个月的事,特别是到二、三季度以后,基数高了,就不会有这么高的增速。所以说,全年达到11%是有道理的。

李毅中:

第二,重工业和轻工业的增幅是不同的。重工业的增幅高,达到了23.7%,而轻工业是14.5%,一下子差了7、8个百分点,这说明高耗能行业的增长速度快,这就对今年节能降耗、节能减排的任务能不能如期完成提出了严峻的挑战。去年工业能耗单位增加值降了9%,今年能降多少?今年预测是7%,为什么比去年低?因为去年上半年能耗降低是被动的降低,增速在下降,高耗能、高污染停了,整个能耗就下来了。后来发展速度上去了,高耗能又恢复了,甚至增长得更多了。

李毅中:

第三,关于CPI和PPI的问题。CPI今天不讨论,就谈谈PPI。1、2月工业品的市场价格增长4.9%,外购的燃料、动力、原材料增长9.1%,一直到去年年底还是一个负值,一下子由负变正,而且上来这么多。所以,在总理的报告中也讲到,对今年通货膨胀的预期要有所准备,要有措施,提醒我们注意。

李毅中:

第四,投资今年1、2月增长26.5%,去年全年为30.1%,投资下来一点,增幅下来一点。社会零售商品总额的增幅去年为15.5%,今年1、2月是17.5%,消费的增长多了一点,这两个数字变化不大,说明我们在调整结构方面开始见到一些效果。

李毅中:

今年既要“保增长”,更要“调结构”,要“保增长、调结构、促转变、惠民生”。其中的“调结构”和“促转变”更加重要,是今年经济工作的主线。转变发展方式,调整产业结构,工业是主要领域。作为工信部来讲,应该怎样做?第一,应该把投资结构做好。投资拉动是最直接、最有效的,但是现在看来已经到头了,中央财政不可能拿出更多的钱投到基础设施、投到制造业,增幅已经很高了。关键是要调整投资的结构,总理在报告中讲了很多。我重点讲必须加大技术改造的力度,因为技术改造去年我也讲过,技术新、投资省、工期短、见效快、效益好,去年我们用中央财政200亿贴息,拉动了4441个项目,总投资6326亿,算细账拉动倍数28倍。这4000多个项目,陆续建成投产立即会发挥效益、发挥作用,所以一定要把技术改造做好。这是内涵式发展方式,外延发展方式是不可取的。

李毅中:

在调整投资结构方面,还要遏制部分行业产能过剩的问题,比如:钢铁、有色、建材、煤化工、造船、平板玻璃,等等行业。要通过严格投资管理,提高市场准入门槛,推进产业转移等等,把过剩产能控制住。

李毅中:

第二,从工业来讲,怎样更多地用消费来拉动经济的发展。除了继续执行有利于消费的政策,大家比较关心的是“家电下乡”,汽车、摩托车下乡,拉动汽车和家电工业,还有农机下乡。政策都在延续,而且有的还在不断完善。从工业来说,把品种、质量、品牌、售后服务抓好。通过创新品种,创新消费者喜欢的那些消费品,动员我们的消费者能把银行的存款拿出来消费,去购买他自己喜欢的产品。从这个意义上来讲,品种质量拉动消费,消费拉动生产。所以,我们要把品种质量放在调整结构的重要位置。

李毅中:

第三,节能降耗,淘汰落后。我们现在能耗很高,单位GDP的能耗是国际水平的三至四倍,甚至是日本的八倍。就就业来讲,单耗水平和国际水平相比,相差10%—50%。这么高的能耗,使我们的环境和资源不可支撑、不可持续。因此,在节能、降耗、减排、治污上,工业是大头,工业占了能耗的70%,二氧化碳排量的70%,二氧化硫排量的83%。所以说,工业节能减排如果抓不上去,全国的节能减排任务是完不成的。这就牵扯到淘汰落后的问题。对于落后的生产能力,我们统计了18个行业,大概落后的生产能力占15%—25%,都要按照国务院发的通知去落实。

李毅中:

第四,发展新兴战略性产业。总理说了几个行业,包括:新能源、新材料、网络信息、高端制造业、生物医药、节能环保等。把发展新兴的战略性产业和传统产业的改造提升结合起来,并通过传统产业的提升优化为发展新兴产业奠定了基础。这两者是密切结合的。同时要大力发展工业性的服务业,像软件、物流、工业设计等等。

李毅中:

第五,要深入推进信息化和工业化融合。因为这是中国特色新型工业化道路的特点,要找准切入点,有所为、有所不为,因为信息化的内容很广泛,无处不在、无处不包。必须在企业层面、行业层面、区域层面找准切入点,把工作做好。

李毅中:

第六,归根到底还要靠企业自己。我刚才讲的是外因,政府创造环境,给很多好的政策,但是更关键的是靠企业自己优化自己的生产力要素,提高职工的业务素质。特别是大量的中小企业要通过加强管理,通过技术创新,开拓市场,调整自己的结构。这几个方面都是今年要抓的。

相关专题:

2010财经看两会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