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腾讯财经 > 商学院 > 专栏 > 正文

沃顿教授评奥巴马银行业改革提案:未切中要害

2010年03月11日16:28腾讯财经我要评论(0)
字号:T|T

腾讯财经按 大型银行因为引发了这场全球性金融危机而饱受诟病,一月份,奥巴马政府提出了几项改革措施,旨在约束它们的行为。以美联储前主席保罗·沃尔克(Paul Volcker)的名字命名的所谓“沃尔克规则”(Volcker Rule)就是其中之一,该规则禁止银行自营交易。但是,这些建议能带来银行系统更健康、有助于防范未来危机的结果吗?沃顿商学院的几位教授认为,尽管这些提案有其积极的一面,不过,总体来说,它们并没有切中要害。

大型银行今天已经成了千夫所指的恶棍,因为引发了这场全球性金融危机而饱受诟病,此外,它们还因为大肆饕餮政府的紧急救助款,之后沉溺于新一轮的奢侈红利盛宴而广受抨击。为了防范银行的草率行为,同时也为了防止它们过度冒险,奥巴马总统建议,要约束银行的行为,比如,禁止它们自营交易,限制它们的债务规模。

在1月提出的这些提案中,首要的几个是:在未来10年中,向50家最大银行征税900亿美元,以偿付政府提供的紧急救助款;采取措施,确保高管的薪酬水平不会助长他们的过度冒险行为;以及建立一个新消费者保护机构的提案,等等。

“尽管今天的金融系统已经比一年前强壮了很多,不过,这一系统现在依然还在导致其崩溃的法规下运作。”奥巴马在公布其提案的讲话中谈到。随后,他有效利用了人们的平民主义情绪以及痛恨银行的情绪,他指出,银行的盈利再创纪录,但却拒绝给小企业提供贷款,此外,它们还收取信用卡高利率,而且未能“偿付纳税人提供的救助款”。他还补充谈到,正是“这种不负责任的行为,使改革已变得刻不容缓。”

沃尔克规则

但是,最新提案,其中就包括以拥护者的名字保罗·沃尔克(Paul Volcker)——这位联邦储备委员会(Federal Reserve)前主席、现为奥巴马的主要经济顾问之一——的名字命名的“沃尔克规则”(Volcker Rule),真地切中引发最近这场金融危机的根源吗?虽然沃尔克规则以及对自营资金交易(proprietary-trading)的限令在高层不乏支持者,不过,有些专家认为,因为这些举措专注于商业银行(接受存款)和投资银行(进行自营交易,并承销股票和债券)之间现已模糊的差别,所以,它们并没有切中要害。

“有关银行的所有提案都与这场危机爆发的原因没有什么关系——一点儿关系也没有。”沃顿商学院金融学教授杰里米·西格尔(JeremyJ.Siegel)在谈到奥巴马的计划时说。“这场危机发端于非银行金融机构。”他接着谈到,并提到了美国国际集团(American International Group,简称AIG)和雷曼兄弟公司(Lehman Brothers),前者是一家保险公司,后者则是一家金融服务机构,它们都没有涉足商业银行业务。

沃顿商学院金融学教授理查德·贺林(RichardJ.Herring)谈到,沃尔克敦促这种举措出台至少已经有两年的时间了。“这种计划总是让我想起20世纪80年代的情形……它对目前的这场危机没有什么作用。”贺林谈到。

1月21日公布的这些提案,将禁止吸收存款的机构——也就是商业银行及其旗下机构——投资股票以及其他金融产品,其中包括金融衍生产品。它们不得投资或者发起对冲基金和私人股权基金。奥巴马还将限制每家银行的全部债务在市场中所占的比例,并出台限制单一金融机构在储蓄市场所占份额的措施。虽然这些提案需经国会通过后方可实施,不过,它们确实与12月众议院通过的降低风险法案相吻合。这些提案是否能在参议院获得通过尚不明朗,因为它们可能会遭受来自两党的部分保守人士的反对。

评论人士认为,实际上,金融机构的自营交易是在用储户的钱赌博,如果“下错注”,则有爆发“金融传染”(financial contagion)的潜在危险。而吸收存款的金融机构要依靠公共安全网,比如,联邦存款保险公司(FDIC),如果银行破产,该机构可以确保客户不受损害。沃尔克规则的前提就是:如果公众有危险,那么,调用该规则就可以抑制风险。在奥巴马提案的框架下,商业银行依然可以继续代客交易。

2月16日,《纽约时报》(The New York Times)刊登的一篇文章指出,虽然华尔街许多现任的领导者反对沃尔克规则,不过,他们的某些前任和一些金融大亨则对其表示支持。后者包括金融家乔治·索罗斯(George Soros)、前财政部长尼可拉斯·布瑞迪(Nicholas F. Brady)、花旗集团(Citigroup)前联席董事长约翰·里德(John S. Reed)、前华尔街高管、证券交易委员会(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简称SEC)前主席威廉·唐纳森(William Donaldson)以及共同基金公司先锋集团(Vanguard Group)的创始人约翰·伯格(John C. Bogle)等。

《格拉斯-斯蒂格尔法案》归来?

在“大萧条”(Great Depression)期间,国会通过了《格拉斯-斯蒂格尔法案》(Glass-Steagall Act)(也称为《1933年银行法》,是20世纪30年代大萧条之后颁布实施的法案,该法案将投资银行业务和商业银行业务严格地划分开,以确保商业银行避遭证券业的风险。该法案禁止商业银行包销和经营公司证券,只能购买由美联储批准的债券。——译者注),该法案将商业银行和投资银行分离了开来。后来,该法案的约束性逐渐降低,1999年,《格拉斯-斯蒂格尔法案》被废止。最近几年来,华尔街巨头既从事商业银行业务,也从事投资银行业务,甚至在复杂难解的金融衍生产品和证券抵押贷款上投下大笔赌注,当然有时就会发生巨额亏损。

在这场金融危机期间,很多金融机构都曾向政府申请巨额紧急救助款,比如,深度介入抵押贷款衍生产品市场的花旗集团。沃尔克规则是朝着重新将商业银行和投资银行业务分离开来的方向迈出的一小步,其矛头直接指向花旗集团、美国银行(Bank of America)、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富国银行(Wells Fargo)和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等金融机构。

沃顿商学院金融学教授弗兰克林·艾伦(FranklinAllen)认为,奥巴马的某些提案——比如,900亿美元的税收——是合理的。“这种税收看起来相当合理……银行就应该缴付。”他谈到。沃顿商学院保险和风险管理教授肯特·斯迈特斯(KentSmetters)谈到,保险公司倒闭以后,各州往往会向它们征收特别费用。“向幸存者征税以弥补损失并不是完全不可行的措施。”他谈到。“州政府一直在这么做。”

但是,就像西格尔和贺林一样,艾伦和斯迈特斯也认为,银行改革提案并没有切中要害。斯迈特斯谈到,提案的核心举措——限制商业银行的高风险业务——很难有效贯彻实施。他坚持认为,将机构为自己盈利而进行的自营交易与代客交易区分开来几乎是不可能的。一笔看起来像是在某个机构的自营资金交易,可能是客户套期保值投资行为的一部分,他谈到。“这是个很让人挠头的问题。”

贺林补充谈到,面对金融机构“大得不能倒闭”的问题,面对那些一旦倒闭便可能拖累经济的金融机构的问题,这些提案并没有给出疗救的药方。“一旦高盛集团不再是一家银行控股公司了,它也就无需紧急救助了,这么说确实很轻松。但是,紧随紧急救助贝尔斯登公司(Bear Stearns)、房利美(Fannie Mae)和房地美(Freddie Mac)以及美国国际集团之后再这么说,就完全不可信了。”贺林谈到。尽管这些机构都不是商业银行,可它们都得到了政府的帮助。

“这些提案并不能解决根本的问题。”艾伦指出。导致这场危机的一个决定性的因素,是联邦储备委员会的低利率政策以及“全球失衡”(global imbalances)问题,比如,亚洲增加货币储备以及美国的预算赤字等。“那些提案根本无法解决这些问题。”

更好的风险指标

西格尔谈到,为了辨识市场系统中不断积累的风险——比如,由抵押贷款证券产生的、为最近这场危机起到推波助澜作用的风险,我们需要一个更好的监督系统。“我们必须要对金融机构的资金做出恰当的要求,资金规模要能反映出这些证券以及金融机构持有贷款(造成的)的宏观风险。”他认为,联邦储备委员会应该在监督市场风险的起落以及风险的流动方面发挥更大的作用。“联邦储备委员会应该对市场系统中的宏观经济风险更加警觉,如果这些风险增加,它应该向金融中介机构发出警告。”

在一篇与欧洲大学研究院(European University Institute)的艾琳娜·卡勒迪(Elena Carletti)合作的论文《危机概览:原因、后果以及解决方案》(An Overview of the Crisis: Causes, Consequences and Solutions)中,艾伦认为,与很多人的观点不同的是,证券抵押贷款证券、特殊的衍生产品以及高风险的交易并不是引发这场金融危机的主要原因,危机的根源是两个重大的根本性问题所产生的后果。

第一个问题是:为了帮助美国经济从世纪初技术类股票崩溃的打击中复苏,联邦储备委员会长期保持了超低利率的政策。第二个问题是:中国和亚洲其他国家不断增加的巨额货币储备,这些储备对与债务相关的证券胃口巨大。这两个问题合在一起,造成了借贷标准的降低,并催生了美国和其他国家的房地产泡沫。房地产泡沫破裂导致了与债务相关的证券大幅贬值,从而,引发了这场信用危机。

“人们已经对私营部门以及私营部门的过度冒险给予了大量的关注。”艾伦和卡勒迪写道。“然而,如果这场危机的基本原因是房地产泡沫,同时,中央银行在制造这个泡沫的过程中扮演了重要角色,那么,承担主要风险的实际上就是公共部门了。” 艾伦和卡勒迪认为,造成这个问题的部分原因在于联邦储备委员会的独立传统,这个传统让当时的美联储主席艾伦·格林斯潘(Alan Greenspan)能控制利率决策。“我们认为,为了抑制公共部门的冒险行为,应该拥有一个更好的约束系统和平衡系统。”两位研究者谈到。

他们认为,一个可行的改革就是改变联邦储备委员会的职能,以使其将更多的精力用于满足维持金融系统稳定的需要。目前,美联储的主要职能是维持通货膨胀和经济增长之间的平衡。此外,艾伦和卡勒迪还建议创建一个“金融稳定委员会”(Financial Stability Board),该委员会的人员和资源要独立于美联储,其职能是关注对金融稳定构成威胁的因素。该委员会中的几个代表要入主制定利率政策的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ed's Open Market Committee)。

公平的待遇

艾伦和卡勒迪写到,为了缓解全球失衡的问题,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简称IMF)——陷入困境国家的应急资金来源——的治理结构应该改革,以便让亚洲国家扮演更重要的角色。如果这些国家确信,当它们陷入麻烦时,自己能得到更加公平的待遇,那么,它们就无需通过维持巨额货币储备来“自我保险”了,这样,就能减少诸如西方国家房地产泡沫这类过剩的“燃料供应”。

西格尔教授认为,沃尔克规则并没有满足最重要的需要,那就是建立一套以合乎程序的方法关闭倒闭的金融机构的方式,也就是联邦存款保险公司如何处理倒闭的商业银行的方式。“我们应该制定一个拆解非银行金融服务机构的计划。”他谈到。

艾伦和卡勒迪指出,采用处理商业银行的方法,也就是给政府无需等待股东投票结果即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