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腾讯财经 > 产业 > 人物 > 正文

聚焦阚治东:一个证券从业者的20年

2010年03月11日00:50腾讯财经特约郦晓我要评论(0)
字号:T|T

今年是中国证券市场20周年,这是从1990年12月19日上海证券交易所开业算起。

这个话题之下,一幕幕的记忆,就如同是刚刚发生过的。而其中绕不过去的一个形象是,前申银万国总裁、前南方证券总裁,今天的创业投资人阚治东。

知青

阚治东,生于1952年11月,上海人。阚,读音是Kàn,望,俯阚海湄。

他这个年龄段,刚好同知青插队联系起来,1969年,阚治东来到了黑龙江黑河市的逊克县:在那高寒地带、靠近黑龙江的浩淼荒原之中,在一个叫“双河”的小屯子里,我整整生活了9年。

回忆起来,阚治东认为,北大荒的经历,对他个性形成影响很大。“在那里我们养成了一种不服输的精神。”

生活中一些经历,或者可以前后对应:

阚治东曾经担任科研排排长,工作内容是选种。但是一年只能播种收获一次,优选需要积累若干年。阚治东有了一个创新,到各农科所要种子,之后小片分种,哪个产量高就留哪个。结果到秋收之后,其他人卖粮食是一毛一斤,他们卖种子则是五毛一斤。

很年轻他就成为大队干部,据说负责上万亩土地的生产,“这个工作要养活大队,养得好,分红分得好,这和后来搞公司不是一样吗?”2008年年初接受《南方人物周刊》采访时,他如是说。

从历史的角度看,个人的经历都不过是潮流中的浪花……1978年年底,对应于返城大潮,阚治东回到了上海。

回城后的工作安排有两个选择,“招工”或者“招干”。招工比较容易,招干需要报考,但问题的关键在于,只有一次安置机会。“生活现实让我只能努力为每一个能改变自己命运的细小机会去拼搏。”阚治东不愿意放弃机会,恶补了基础知识,硬着头皮学习了缺乏基础的会计……

最后进入人民银行,具体到上海分行杨浦区办事处工作。

当时有一个日语热,上海人民广播电台开播日语广播课程,于是阚治东跟着学了广播讲座教材一至四册。日语之外,阚治东又在银行专科学校完成了大学课程。

1984年1月1日,中国工商银行成立。原中国人民银行办理的工商信贷和储蓄业务,由中国工商银行承担。于是阚治东转到工商银行上海分行宝山区办事处工作。职务是,计划信贷科科长兼信托分公司和信息分公司经理,属于科级干部。

办事处负责宝山区的工商信贷,包括宝山钢铁总厂的信贷。“宝山区办事处是个存差行,日常资金沉淀量较大,有钱腰板硬,日子过得是比较舒服的。”

之后一个机遇是,中华青年联合会派往日本的第五届研修生,为期一年,阚治东被推荐。他符合所有被推荐的条件,科级干部,会日语,大学学历,年龄35岁以下。

考试的过程比想象中容易,而在两个月之后,就在阚治东逐渐淡忘这件事情的时候,他收到了通知书。

当宣布研修课题时,分给他的选题引起了一些小骚动,“阚治东和张世林,研修证券”,周围人居然听成“政权”。“虽然我没有把证券误听为政权,但是我还是觉得一片茫然。”早几年的时候,野村证券在上海办了两期证券学习班,阚治东参加了学习,但没有特别深的体会。

在日本的研修费用是由日方提供,每月每人8万日元上下,国内的工资待遇则照旧。阚治东当时在银行每月收入是104元。

阚治东来到了东京中央区日本桥,的确一直都有桥,横跨在日本桥川之上,1911年改建成了花岗岩双拱石桥,同时也是日本的金融街,东京证劵交易所就在附近。他进入的对口企业是蓝泽证券。蓝泽证券当时拥有3000多名员工,1986年公司利润在日本行业排名中列第14位。

研修生活十分紧张繁忙……6点专业课结束之后,还要补习日语,公司专门替他们找了一个东京外国语大学一个学中文的大四学生,补习两小时之后,回到办公地点,此时很多人还没有下班,这体现了日本的加班文化,他们也不好意思回去,而回到宿舍已经是十点,根据规定,每天还要写总结。

阚治东回忆:1987年10月19日,星期一上午,一向沉稳的漆岛老师一反常态,大声对我们说:“不好了,出大事了!快走,去看看!”

这就是所谓“黑色星期一”,当日纽约道琼斯指数暴跌,同步引发全球股市连锁反应,日经指数下跌了23%。

不过,市场虽然阴云密布,但是没有恶化,之后逐步消散了。“我和小张也多次拿到过公司派发的被称为‘大入’的红包,每次红包有5000日元或10000日元。”

大时代

1988年回国。有关阚治东的工作安排,有几种说法,其中较为肯定的一种是,回宝山区办事处任副主任,准备接老主任的班。

时任工商银行上海分行的行长毛应梁,认为此时证券专业人员难得,一纸调令,调阚治东去工商银行上海信托投资公司担任副总经理,主管证券和投资业务。

当时上海信托投资公司设在地标性建筑外白渡桥东恻的浦江饭店。原来的名字叫礼查饭店,始建于1846年,或者道光二十六年,是中国第一家西商饭店,一座维多利亚时期巴洛克风格的建筑。

公司设有两个业务部门,业务二部从事证券业务,下辖静安、虹口两个证券业务部。

阚治东回忆:公司主要的盈利业务是委托贷款、设备租赁,除此之外还在股权投资业务方面做了20多个项目。全公司全年净利润有5000多万元,但是两个证券业务部一年的总收入只有40多万元。

静安证券业务部最初在南京西路,面积只有12平方米,之前是一个理发店。不过早已经名声在外。

1986年11月纽约证券交易所董事长约翰-凡尔霖大驾光临,于是媒体敏锐捕捉到,“世界上最大的证券交易所主席与世界上最小的证券交易所经理的合影”。如此一来,静安证券业务部成为一个“景点”,业务量有限,但是有大量接待任务。

没有人愿意业务部门成为景点,而此后实际工作的启动,对应趋势,按照阚治东的说法,创造了“无数个第一”。

国内第一份股票年报 《1988年股票年报》,主编就是阚治东。

静安证券业务部推出了第一个指数——静安指数,以两个证券业务部挂牌交易的上海6种股票为样本,采用加权平均法和基数修正法综合计算得出。1990年年初正式发布,引发关注,香港《明报》刊载《上海静安指数,股民的晴雨表》一文。

最初的时候,主角还不是股票,“国库券发行量大,发行面宽,所以交投也更为活跃。”

第一代证券投资人杨怀定回忆:很巧的是(1988年)4月初,我在报纸上看到中国要开放国库券买卖,凭借着读《子夜》的心得,觉得只要有交易就会有价差,就会有机会……

当时由于城市间经济发展水平不同,并且人们对金融产品缺乏认识,所以不同城市之间存在价差。

阚治东可以动用的资源就不是杨怀定可以比较的,他回忆:当时,异地交易的最大问题是现券运送的问题,因此杨怀定想到雇用保安公司。而在工商银行系统内,这个问题就很容易解决,我们可以把现券存放在对方的金库,在当地兑付后资金划回。也可出点儿费用请对方银行保卫部门帮助把现券押运到上海。

1988年,静安证券业务部的国库券日均交易额不过数十万元,到了1990年,日均交易额已突破1000万元,成为全国最大的国库券交易市场。

《文汇报》1990年6月1日以《百余万人参加证券投资,证券交易额逐年上升,上海市民金融投资意识增强》为题,报道了静安证券业务部:这里人头攒动,热闹非凡,有多达20多种国库券、股票、债券供顾客交易 不少精明的上海人,靠投资技巧合法增加收入……

同在1988年,全国最早的三家证券公司申银、海通、万国证券成立。

人民银行上海分行注册了上海申银证券公司,但没有开展业务。接下来,上海国投牵头组建了上海万国证券公司,交通银行组建了上海海通证券公司。

于是很自然有了以个“借壳”的思路,一番协调运筹之后,阚治东回顾:我提出交接手续简单化,只需把申银证券公司的那块铜牌给我们即可,老申银的人员回人行重新安排工作,原先的财务账款、租用的办公场所由人行自行处理。

“1990年9月,我们正式接手申银证券公司,整合信托公司的证券业务,组建了专业的证券公司。由我担任总经理……”

[责任编辑:xcw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