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腾讯财经 > 产业 > 房产建材 > 正文

建言房价统计:取消平均法 以中间价位作标的

2010年03月10日01:31东方早报杜琴庆 我要评论(0)
字号:T|T

把脉房价涨幅“被降低”:取消平均法,以中间价位作统计标的

有学者指出,房价统计数据遭质疑,不仅仅是统计部门的能力问题,而是制度、机制等系统性问题。王浩然早报资料

  “我们已将目前存在的问题汇报给国家统计局,之后会按照要求改进,但目前仍按现有方式做。”日前接受国家统计局局长马建堂前往调研的国家统计局深圳调查队相关负责人近日向早报记者透露。

  2009年房价上涨1.5%,创造了近5年来房价涨幅的最低纪录。这一与绝大多数居民实际感受不符的统计结果,再次把负责公布官方统计数据的国家统计局推上风口浪尖。

  这不是统计数字首次遭遇信任危机。由此追溯去年的工资“被增长”、“被就业”,以及一直受诟病的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工业品出厂价格指数(PPI)、国内生产总值(GDP)等数据,中国现行统计的方式、公信度正面临着新的挑战。

  “数字迷局”背后的深层原因是什么?如何提高统计数字的公信力?

  “官出数字、数字出官”

  “我个人认为,数据偏差大并不是故意造假,最大的问题是数据本身有问题,在统计学上称之‘rubbishin,rubbishout’(垃圾数据进来,垃圾数据出去)。”复旦大学管理学院统计学系系主任郑明说。

  据了解,目前房地产价格的收集主要靠房地产企业的填报,各地方房企出于包括上缴税收等方面的考虑故意报低价格的现象比较普遍。

  “由于人力、物力和财力的缺少,并没有建立派专员抽样回访的制度。”上海统计系统内部人士如是告诉早报记者。

  以上种种直指一点:房价统计数据从源头上缺失真实性。对此,国家统计局上海调查总队相关负责人建议,今后房价统计取样可以考虑与房产交易中心共享交易数据的方式,加强数据的可靠性及科学性。

  但学者普遍认为,包括房价在内的统计数据与百姓感受相去甚远,其间或有更深层次的原因。事实上,由于现行统计制度透明度的缺失,市场对于国家统计局“服务政治,迎合调控”的质疑不绝于耳。对此,更有学者指出,统计数据遭质疑,不仅仅是统计部门的能力问题,而是制度、机制等系统性问题。

  “最根本的问题是重视度不够,很多地方数据都是乱报。”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教授霍德明直言,目前包括决策层在内还没有形成一整套科学成熟的靠数据说话的决策模式。

  这也是全国政协人口资源环境委员会副主任王少阶在今年全国“两会”提出的如何提高统计数据公信力的建议之一,即大力宣传新出台的《统计法》,要建立统计问责制,对“官出数字、数字出官”这类造假行为,应依法严惩。

  统计老方法跟不上新形势

  统计制度和方法应跟上经济发展的脚步,因地制宜,与时俱进。这是诸多接受早报记者采访的专家的一致观点。

  “这套统计方式我们已经沿用很多年,一直没有出现太大争议,主要这几年房价上涨太厉害,才会使问题集中爆发出来。”上海统计系统内部人士以房价统计为例坦言。

  统计制度与方式的滞后还体现在CPI、PPI、GDP等诸多数据的统计上。以CPI统计为例,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孙立坚指出,随着经济的发展、家庭支出分配的变化,房价上涨对家庭实际购买力的影响远远高于猪肉价格的波动,这个时候就应该考虑适当降低猪肉在CPI的权重以及将房价列入CPI标的,“生活方式的转变就需要统计模式也随之改变。”

  郑明还特别提到了目前数据处理上存在的两点问题:

  其一,中国地区差异较大、地区发展不平衡,造成数据处理很麻烦。打个比方,假设只针对两个地区房价统计,A和B两个地区房屋初始单价分别为1万元和2万元,一年之后两地房价同时翻番,A和B地区分别涨了2万元和4万元,但在计算平均价格时还要考虑到供给量因素,如果A和B的供给量分别为90%和10%,那么一平均得出的房屋平均单价则为2.2万元,这种结果必然与B地区居民实际感受出现较大偏离。

  其二,时间跨度太大,即马建堂提及的需改进目前数据发布利用方式。例如某城市根据现有统计方式,2009年年初房价比上年下降了15%-16%,但同比价格逐步上涨,到年底比上年上涨了18%;按现在全年12个月平均的价格计算方式,则仅上涨1%,这就把差异性、波动性全部掩盖了。

  针对房价统计方法的改进,霍德明在否定目前平均数法的同时,建议借鉴国外较先进的中位数法,即将房价由低到高排列,找到位于中间价位的房价作为标的关注,这样就能更贴合居民感受。

  此外,霍德明建议,考虑到房价的特殊性,统计时可以不必遵循传统的统计模式,用一个更适合的方式代替。与诸多业界观点类似,霍德明也认为,由于房屋价格的统计具有特殊性,不同时间、不同地段甚至不同楼层、朝向均有区别,因此均价基本上没有多大意义,可以考虑盯住国内有代表性的某些城市、某些区域房价变化,以小见大,反映房价变化趋势。

  需提高数据服务针对性

  “没有一种统计方式是完美的,关键问题在于如何更有针对性地设计出不同的指标,用于不同的决策。”孙立坚提出,改进统计方式之前,首先需明确公布出来的统计数据意义何在,到底给谁看,不能为了统计而统计,有必要时,还可以针对用途采取不同的处理数据方式。

  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教授黄益平也提到,当前经济统计体系的问题集中表现在三个方面。在三方面问题中,除前文已提及的“关键的数据不准确”之外,“重要的数据不统计,比如统计局眼下仍未报告环比数据”,以及“报告的数据没有用,比如说城镇登记的失业率”,均直指统计目的性问题。

  令市场略感欣慰的是,在提高数据服务的针对性方面,有关方面已经在行动。据早报记者了解,从去年开始就着力改革的上海统计局在拓展样本扩容调研试点的基础上,如今又新增了两个指数统计任务——“基本生活费价格指数”和“低收入居民收入指数”,进一步提高政府决策的针对性。

  此外,环比数据也已在逐步落实。根据国家统计局的安排,GDP的环比数据今年将被引入。(编注:所谓同比数据就是看今年同期与去年同期相比变化了多少,环比则是看本月与上月相比变化了多少。)

  “可考虑建立专门民意调查部门,鼓励民间组织、第三方机构参与,以强化统计行政监督。”王少阶说。

[责任编辑:johnsonliu]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