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腾讯财经 > 2010财经看两会 > 正文

全国政协常委王健林:高地价推高房价

2010年03月10日02:05新京报我要评论(0)
字号:T|T

应对土地出让

首先应改变土地出让制度

新京报:两会期间,各个部门都提出了一些调控楼市的方法和思路,比如对重点城市进行监控、推进物业税等。你认为,这些措施对当前房价泡沫问题有效果吗?

王健林:监控重点城市很难有效果,很难让地方政府有内在的动力去主动参与。物业税可能是一个有效的方法,但是很多技术层面的问题需要时间,比如全国那么多不同类型的房子,税基如何确定?有谁来确定才有公信力?数十万的评估师缺口,没有三到五年怎么能建立起来?不在重点城市试点几年,怎么可以贸然全国推行?粗略估计,即使不包括协调各方利益所需的时间,没有七八年,物业税是出不来的。

新京报:你认为,解决高房价最有效的方法是什么?

王健林:政府要承认和正视地价推高房价的事实,才能有针对性地改进。当前首先应该改变的是土地出让制度。近期招标出让的土地都出现了价格较低的趋势,但是又引起大家对于内部操作和腐败问题的猜测;拍卖制度简单公平但是却推高了房价。因此,土地出让制度的改革面临两难处境。当前的楼市很难用一个办法解决所有矛盾,可能需要两害相权取其轻。

新京报:按照你的分析,未来房价继续上涨的压力是不是还会很大?

王健林:是的。目前调控房价的思路和措施很多,但如果不抓住地价推高房价这个核心的因素,其他的方式可能最终都是徒劳。改变地价推高房价的现状会触及地方政府的深层次利益,难度很大。

保障民生压力

住房保障要与地方政绩挂钩

新京报:在这期间社会的民生问题应该如何解决,如何避免社会矛盾的激化?

王健林:加强住房保障建设是缓解民生压力的重要手段。目前住房保障推进速度不快的主要原因是制度建设滞后,没有进行强制的监管,住房保障应该立法,投资金额与投资面积指标要与地方官员的官帽子挂钩。

保障性住房建设从全国范围来看,去年70个重点城市一半都没有完成任务,但是很难找到追究责任的依据,无论是总量还是投资比例都过低的现状,使得绝大部分本该由保障住房承担的需求被挤压到商品房市场,是造成商品房价格过高的因素。

统计局刚刚公布的数据表明,2009年保障性住房的总量在新开工住房中的比例过低,目前保障性住房只占到新增住房比例的10%,而部分中等发达国家和地区能占到50%,甚至更高。

香港和新加坡的经验值得我们借鉴,香港的保障性住房投资比例达到55%,新加坡的比例达到70%,在这些地区都是寸土寸金,如果没有强有力的制度约束,地方政府怎会有动力拿高价地去盖保障房?如果要达到这个标准,我们需要在加大投资和加快制度建设两方面跑步前进。

新京报:住房保障怎么样才算做到位了?

王健林:尽管我强调要以“民以住为天”的态度来重视当前的住房问题,但住房保障的目标不应该是人人买房,即使是发达国家,也做不到这一点,而应该是人人有房住。盘活租赁市场,加强保障性住房建设能有效缓解当前的民生压力。

观点回放

楼市主要的问题就是房价过高。全国的新开工规模已经很多年没有明显变化了,投资规模没有泡沫。

过去我们常说房价与地价是鸡和蛋的关系,很难说谁推高了谁,但当前的形势表明,政府需要承认地价推高房价的事实,才能下决心改革现行的土地出让制度。

当前的楼市很难用一个办法解决所有矛盾,需要两害相权取其轻。

物业税征收如果从现在就开始行动,至少需要七八年的时间才能摸索出可行的操作方法。

改变地价推高房价的现状会触及地方政府的深层次利益博弈,难度很大。在当前市场和政策条件没有实质改变的前提下,今后十年房价都会继续上涨,看不到下跌的理由。

住房保障应该立法,投资金额与投资面积指标要与地方官员的官帽子挂钩。

[责任编辑:JBYAO]

相关专题:

2010财经看两会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