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 > 财经新闻 > 金融市场 > 正文

国开行打开“偏门” 地方融资平台“软着陆”

2010年03月09日22:3221世纪经济报道陈昆才我要评论(0)
字号:T|T

冰火两重天。

2008年底,4万亿投资刺激计划发布后,各地政府炮制的投资规模数倍于此;林林总总的可研报告汗牛充栋,国家发改委附近的宾馆更是一房难求。一年后,中央已要求严控新开工项目。

同样是2008年底,信贷规模控制取消,天量信贷蓄势待发;省长、市长、县长,甚至镇长,一夜间纷纷成为各家银行的座上宾,各级政府融资平台鸡犬升天。一年后,推倒重来,原有政府融资平台贷款逐笔“解包还原”,并严控新增同类贷款。

过去的一年中,各级政府融资平台贷款增速之快、规模之巨,引发决策层高度关注;其潜在的财政风险,犹如达摩克利斯之剑,令人时刻不敢放松警惕。

发人深思的是,政府融资平台是如何被“创新”出来,又经历了怎样的演变过程?商业银行在其成长过程中,扮演了何种角色?如今,各级政府融资平台贷款除总量偏大之外,还有哪些风险隐忧?我们在峰尖浪口,试着探寻“治本”之策。

1. 破茧:以城市化建设之名

城投“巨无霸”的前身,往往是一条地铁、一条高速公路、一座大桥等的伴生产物。

3月8日,南昌市红谷滩城市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下称“红谷滩城投”)、银川市城市建设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下称“银川建投”)发布公司债券募集说明书(下称“说明书”)。在描述城市基础设施建设行业发展现状和前景时,两家公司均提到这样一句话——“城市经济对我国GDP的贡献率已超过70%”。

红谷滩城投说明书称,改革开放来,我国城市化率从17.92%提高到44.9%,根据美国经济学家诺瑟姆对城市化发展阶段的“S”形划分,中国正处于30%-70%的城市化加速区间。自1996年起,城市化率平均每年提高1.3个百分点(不考虑制度变迁),而在此前5年间,每年仅提高0.5个百分点。

红谷滩城投是南昌市红谷滩新区城市建设的融资平台;银川建投则是银川市城市基础设施建设唯一的投融资平台。

“近些年来,地方政府围绕促进经济建设以及一些基础设施建设、市政建设,分别建了一些诸如公路建设公司、城市建设投资公司等,我们习惯把它称之为地方融资平台。”3月6日,财政部部长谢旭人说,通过这些公司向银行融资,还包括发行企业债等渠道,“地方政府筹集了不少资金,在促进经济社会发展,在市政建设、公路建设以及住房建设等方面发挥了积极的作用”。

城投“巨无霸”的前身,往往是一条地铁、一条高速公路、一座大桥等的伴生产物。1965年7月1日,北京地铁一期工程破土动工。1970年4月15日,为适应北京地铁发展需要,铁道兵北京地下铁道运营管理处组建,隶属铁道兵第十二师。此后,其发展成为2001年组建的北京地铁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即今天北京市基础设施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北京基投”)的前身。这一背景使北京基投在北京市城市轨道交通行业处于垄断地位。

相关专题:

地方融资平台危机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