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腾讯财经 > 2010财经看两会 > 正文

吴晓灵:货币政策应从总量和节奏上双重控制

2010年03月08日23:4821世纪经济报道史进峰我要评论(0)
字号:T|T

吴晓灵:你非常艺术地想问我加息和汇率的问题。从中央银行操作层面上考虑这个问题,一般来说,中央银行要求利率不要长时间保持负利率,这是中央银行利用利率工具的重要一点。

现在的情况比过去封闭经济时有很大不同,因为过去在没有全球化之前,各国央行的政策是相互独立的,可以以一个国家的利率长期保持负利率为基准来考虑它的利率工具,但在全球化之后,资金的流动受到了世界各国利率水平的影响。因而,中央银行除了考虑本国利率水平不要以负利率之外,还要考虑在国际环境下,一个国家的利率水平对其它国家资金的影响程度。

对于汇率来说,一个国家的汇率水平固然在短期之内和市场供求是有关系的,但是从根本上来说,和一个国家价格体系也有一定的关系。人民币之所以让人觉得被低估了,实际上是中国很多资源价格、劳动力价格、要素价格并没有达到国际水平,因而显得人民币估值过低,如果这些价格能达到国际水平,未必人民币就低估了。

汇率问题,一方面要看到,跟外汇市场上的供求有关系,同时也要看到不同国家之间的价格。至于什么时候汇率调整机制从非常态走向常态,我个人认为是个时点问题。时机和条件逐渐成熟的时候,我们国家主要还是市场化改革的取向。在危机应对的时候,比较多的是考虑当前的问题,但是危机稳定下来后,我想国家考虑改革方面会更多。

《21世纪》:政府工作报告提出,要强化对跨境资本流动的有效监管,与此前几年的报告相比,今年更加强调的“有效性”,您认为这个“有效”如何更好地实现?

吴晓灵:我们提出来两个方面,第一,应该通过我们的监管知道有哪些资金,有多少资金在跨境流动;第二,我们必须加强监管,但在加强监管的同时还应该方便客户,不能因为加强监管就使得手续特别繁杂,给经济活动带来阻碍。

地方融资平台如何界定

《21世纪》:目前,关于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的范围如何界定?风险如何处置?处置时关注什么?地方融资平台新的融资需求如何解决?

吴晓灵:最近国务院在进行这方面的登记和政策的清理。我认为,凡是财政出面担保或者变相财政出面担保的融资平台都叫政府融资平台。如果确实就是机构自己在弄,只要跟政府财政行为和变相的财政行为没有结合在一起的话,不应该作为融资平台来管理。这是对它的界定。

对政府融资平台进行规范管理之后,新的需求可以通过多渠道来融通资金,但政府在承担债务的时候要有一个适当的度。政府的财力达不到,就应该量力而行,分轻重缓急来做。为什么会出现融资困难?对于政府来说,可能很多时候想办的事情很多,但应量力而行,我想这是解决未来融资渠道、资源配置的一个准则。

《21世纪》:是否可以考虑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发债融资或者贷款证券化?

吴晓灵:我个人认为,如果这个融资平台贷款质量是好的,可以通过证券化的方式来融资,但如果贷款质量并不好,没有稳定的现金流来归还贷款,就把它证券化的话,我认为这是非常危险的,就等于把政府的财政风险转嫁给社会了,我不支持这样的证券化。政府平台贷款证券化不失为一种方向,但前提是这个贷款的项目必须是优质的,必须有好的现金流。

解绑中小企业贷款难

《21世纪》:今年中小企业融资方面您有没有一些建议?

吴晓灵:第一,我们最好把中小企业融资聚焦在小企业上。小企业或者微小企业的融资难是有特殊原因的,因为它正处于初创阶段,市场不稳定,财务状况不是那么健全,因而,对它贷款不能用传统的贷款技术来对它进行分析。它是一个公益性的调查方法,对商业银行成本比较高,风险比较大。

第二,给商业银行核销不良贷款的自主权。小企业有风险,它的呆坏账就高;而现在商业银行不良贷款核销自主权上还不是很够,因而出现了商业银行高拨备的局面。财政部500万以下的工商企业贷款已经可自主核销了,但我认为还不够,贷款核销核销的是股东利益,这个自主权应该给股东。

[责任编辑:jbyao]

相关专题:

2010财经看两会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