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腾讯财经 > 2010财经看两会 > 正文

杨凯生:工商银行可承受较高资本充足率

2010年03月08日08:49中国江苏网罗绮萍 戚阜生我要评论(0)
字号:T|T

杨凯生:工行存在用资压力 可承受高资本充足率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工商银行行长杨凯生(图片来源:中国江苏网—腾讯网)

中国江苏网北京报道:3月8日,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工商银行(01398)行长杨凯生在接受中国江苏网—腾讯网联合访谈时透露,工行的资本充足率及不良贷款覆盖率远高于中国银监会的要求,不担心一旦出现经济过热时进一步增加逆周期的资本要求(capital charge),不过他承认工行货存比例只有52%,不能再过多依赖传统业务,要发展货币市场业务。

中国银监会主席刘明康日前表示,即将发出指引,如遇经济过热,会要求大型银行在资本充足率不低于11%的基础上,增加额外的逆周期的资本要求(capital charge)。

身兼全国政协委员的杨凯生在北京接受集体采访时透露,工行的资本充足率是内地同行中最高的(超过12%),是否会进一步增加资本充足率要求,要由银监会决定,他说工行在这方面承受能力会较强,并重申没有集资压力。

他续称,银监会近期对不良贷款覆盖率提高至150%,而工行在这方面比率明显大幅高于规定水平,已经为未来不可预期的特殊情况,预留了足够的空间。

承认资金利用存在压力

杨凯生又透露,截至2009年底工行的存款接近十万二千亿元,贷款只有五万三千亿元,贷存比为52%。他承认工行资金利用出现压力,他说工行会在传统银行业务之外,加强非利息收入。例如工行去年把原来的金融市场和原来从事资产管理业务的部门进行了分设,专门强化了金融市场部的职能,希望除了发展传统的贷款业务之外,还能在货币资产上能够有更好的经营表现。

至于去年出现的利差收窄情况,他估计不再重现,利差会较平稳发展,但银行不能掉以轻心:“商业银行今后仅仅依靠存贷利差,想保持可持续发展,特别是保持盈利的利润可持续增加是会有困难。所以一是资金运用的水平要提高。第二,其它业务也应有所发展。”

中间业务占比增加3.6百分点

杨凯生还透露,2009年工行中间业务收入,相对2008年增长了25.4%,中间业务收入占总收入17.81%,较2008年增加3.6个百分点。

“我们对17.81%这个数字还不能说满意,我们还得提高。这个比例相对国外大型银行来说也不算高,但我们要知道,国外大银行综合经营的程度较大,工行在这方面只有有限的分支机构。”

杨凯生又透露工行的中小企业务增长率高于各项业务平均,2009年给予中小企的贷款增长28.64%,整体贷款增长率则是24.27%,如果只计算小企业贷款,增长率更达31.32%。

“有些人误以为增加中小企贷款只是道义上的需要,其实我们认为这是一项很有增长潜力的业务。”

对于英国监管机构建议开征银行税,杨凯生不赞同在中国实施:“这就像病人为没病的人开药。”他指欧洲及美国的银行出了问题,等于是病人,中国的银行是健康的,真要吃药,也应该吃医生开的药。

以下为访谈实录:

提问:今年在国民经济发展当中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转方式、调结构。那么工行银行作为国内最大的银行,不知道在信贷投向上,有没有一些转方向、调结构方面的考虑? 第二个问题就是,部分商业银行,像中行,它把房贷的优惠率从7折调到8.5折。工行在这方面有没有一些计划或者安排?

杨凯生:工商银行在今年的信贷投放中,将十分注意调整农村信贷的结构。当然,我们以往也是十分注重的,今年会更加注意。具体地说,会体现在“六个支持”、“三个严控”。所谓的“六个重点支持”,首先是重点支持再建、续建项目;第二,重点支持战略性的新兴产业;第三,重点支持小企业的发展;第四,支持居民合理的消费需求;第五,重点支持国家区域发展的战略规划的设计;第六,要支持企业走出去。这是我们的六个支持。

所谓“三个严格控制”,是指严格控制国家重点项目以外的其它项目;严格控制新上项目,即国家重点支持项目以外的新上项目,要严格控制;严格控制“两高一支”行业的贷款、严格控制产能过剩的行业。

我想,如果这“六个支持”、“三个严控”做得好,那么今年,我们的信贷金融的调整,就可以收到实实在在的效果。这是对第一个问题的回答。

第二个问题,也是大家很关心的问题,就是住房信贷的问题。一方面,要支持居民合理的住房消费需要;第二个,要防止住房信贷可能存在的风险。商业银行业也要为稳定住房市场的价格,做出力所能及的工作。

我们现在对第二套和第二套以上住房,我们要求首付比例不得低于四成。贷款利率要严格地按照风险定价的原则,风险高的利率就应该高一点。谢谢你的问题。

提问:五号的时候,银监会主席刘明康提出,大型银行的资本充足率不应低于11%。此外,银监会会发出指引,在金融过热的时候,会增加逆周期的资本要求(capital charge)。这是否会给工行这样的大型银行带来压力?另外,我们也采访了郑海泉,他提出,因为现在利差虽然比国外情况好,但还是比较窄的,存贷比也比较低,这对于像工行这样的稳健的大型银行是不利的。您是否担心工行的利润就被吃掉?

杨凯生:关于资本充足这个问题,这几天媒体问得比较多。我首先想说的是,工商银行目前资本充足率的情况良好。坦率地告诉大家,在可比银行当中,目前我们的资本充足率,无论是核心资本充足率,还是全部的资本充足率,都处于最高的水平。所以,我对工商银行的资本充足率达到监管部门的要求,充满信心。

我们的资本充足率,面对无论是国内的监管要求,还是国际上《巴塞尔协议》的要求,或者是金融稳定委员会正在酝酿的要提高标准的要求,我们都是达到的。

提问:那么逆周期资本要求呢?

杨凯生:如果出现较大的金融风险,刘明康主席说了,不排除提高资本充足率的标准,或有新的标准出来。我想什么时候出来,出来的标准是什么,恐怕你还得向银监会去求证。第二我想说的是,工商银行现在(资本充足率)是最高的。说句不好听的话,工商银行如果达不到,其它银行可能更难达到这个要求。

至于利差和存贷比的问题。工商银行一贯坚持稳健的经营理念。我们现在的存款余额达到了十万一千亿人民币,将近十万两千亿,这是去年年底的数字。我们人民币的各项贷款是53100亿。因此,各位朋友算一算,就可以算出工商银行的贷存比不高,刚刚超过50%。从信贷管理的角度来说,处于一个比较稳健的状态。

在目前的情况下,我觉得这个贷存情况还是比较良好的。因为在这一轮较大规模的信贷投放当中,在中国正在加快经济转型的过程中,保持这样一个合适的贷存比,我觉得在经营管理中是处于一个比较健康的状态的。当然,这也给我们的资金利用带来了一定的压力。所以,在资金运用方面,我们自己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比如说去年,工商银行把原来的金融市场和原来从事资产管理业务的部门进行了分设,专门强化了金融市场部的职能。也就说,我们希望除了发展好我们传统的贷款业务之外,我们还能在货币资产上有更好的经营表现。

不管怎么说,商业银行今后仅仅依靠存贷利差,想保持可持续发展,特别是保持盈利利润可持续增加是会有困难。所以一是资金运用的水平要提高,第二,其它业务也应有所发展。

提问:总理报告提及地方融资平台,请你谈谈工行的情况。

杨凯生:其实首先我建议第一步要把什么是地方融资平台搞清楚。我注意到有些媒体的朋友,有些文章,似乎把凡是地方政府参股控股的企业,都看成是地方政府的融资平台。实际上,这个看法未必完全准确,因为有些企业存在已经不是一年、两年、三年,甚至存在八年、十年、十几年。它有自己的资本,自己的主营业务,甚至有比较稳定的既定收入,是一个正常的法人实体在经营运作。我想对于这类企业,不能仅仅因为它是地方政府控股或者全资的,就把它简单地归结为地方政府的融资平台。

我想(地方融资平台)应该是指在前年、去年地方政府为了解决当地的公共设施、基础设施的建设需要,临时组建的投资建设公司或者控股公司,专门用来融资的公司,因为地方政府不能直接融资,其它形式融资又因为地方政府不是法人(而无法进行)。我想,把这一类公司定义为地方政府的融资平台是否比较准确?

为什么说它有风险,第一,这类公司的资本并不充足;第二,如果拿来的贷款分散到其它项目上去,这些项目本身又是独立法人,那么这类公司便是借款主体。但由于贷款是打包借来的,还款的时候现金流会分散到其它的法人实体那里,那么对还款资金的归集、如期的偿还、还本付息,有的时候会带来一些管理上的问题,这就是这类公司的风险所在。

更重要的是,这些公司的还款来源除了一些项目的现金流以外,还有一些基础设施建设,(而基础设施建设)社会效益可能非常明显,但短期回报,特别是经济回报、经济效益不很明显。因此,有的地方政府就想用未来的财政收入来偿还这些贷款,但如果负债需要偿还的贷款的本息超出了这些地方政府的财政收入能力的话,那么这就会带来一定风险,或者说存在不确定性。

正因为这些问题的存在,引起了大家的关注,我觉得这个是完全必要的,确实需要关注一些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的融资风险。当然了,也应该肯定这些融资平台搭建起来以后,在去年、前年,在扩大投资、拉动内需的过程中也曾经发挥过他们历史性的作用,这个是我的看法。

在这个问题上,工行一直坚持以合适的方式来与地方政府开展合作。什么叫做以合适的方式和地方政府开展工作呢?就是说我们要坚持可持续的原则,按照科学发展观的要求,要可持续。这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工商银行自己的信贷资金的投放、收回应该坚持可持续的原则,不能有去无回;第二,在和地方政府合作当中,我们也高度关注支持地方可持续发展。如果已经超出地方财政承受能力,我们认为不是可持续发展的项目,我们就不会参与。

工商银行在与地方政府的合作当中,或者说在与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的合作中,一直坚持了这两个原则。我们始终坚持贷款要贷给具体的项目,贷给具体的法人实体。我们不提倡也从来没有搞过打包贷款,(所谓打包贷款就是指)我们有一笔贷款——一百亿、八十亿、二百亿,贷给一个融资平台,融资平台再去分给这条高速公路多少、给那个自来水厂多少、给那个地方垃圾焚烧多少……,由它去分、做哪些项目。

工商银行历来不赞成打包贷款。如果是给一条高速路建设贷款,我们就评估这条高速公路车流量怎么样,它未来的收费能不能够足够偿还贷款的本息,资本金注入这条路会有多少。(再例如)你建立一个垃圾处理设施可以,有利于环保,我们支持,但是未来准备怎样偿还贷款?是垃圾收费,财政直接拨款,还是其它方式,我们都要对一个一个项目进行分析、评估,坚持商业化的利益。

到目前为止,我们已经根据监管部门的要求,对工商银行去年以来,甚至前年以来所发放的一些所谓的对政府融资平台的贷款,对准政府融资平台的贷款,或者对具有这种性质的公司的贷款,我们都进行了认真的回顾、检查。应该说,工商银行在这方面的贷款还没有发现任何大的问题。

相关专题:

2010财经看两会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