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 > 股票 > 上市公司 > 正文

深航争夺战大局初定 国航有望实现控股

2010年03月05日22:51经济观察报廖杰华 温淑萍我要评论(0)
字号:T|T

备受关注的深圳航空(下称“深航”)股权争夺战有了初步结果,原大股东李泽源手中持有的深航65%股权将被中国国航(601111.SZ)和深圳市政府瓜分。

3月4日晚间,本报独家获悉,除了原先拥有的25%股权,国航正试图获得李泽源手中25%左右的股权,而深圳市政府则获得剩余40%,如这一划分成真,国航将获得深航50%左右的股权,并实现控股。不过,作为深圳的“城市名片”,深圳市政府也在努力谋求对深航的控股地位。

与市场原先流传的国航、南航的两强相争不同,深航争夺战最初是国航、南航、深圳市政府的“三国演义”,而随着南航的出局,则演变成国航和深圳市政府的“楚汉相争”。在这场争夺中,双方都有杀手锏,但不到最后,谁也不会亮出底牌。

现在,双方需要解决的问题一是对各自持股比例的划分,这将决定谁是深航未来的主政者;二是由于司法问题,深航的实际控制人李泽源早前因涉嫌经济犯罪被抓,对深航现有股权处置,目前最不明朗的因素在于法律问题:李泽源获得这部分股权当初的转让是否合法,以及明确下一步的处置方案。

出局者南航

本报记者从多个渠道获得的信息显示,在深航的股权争夺中,临近深圳的南航最后一个入局,却可能最先一个出局。春节前,深航一高层对记者表示,在对深航的争夺中,南航已率先出局,至于为何出局,该高层语焉不详。

3月4日,民航中南地区管理局(下称民航中南局)一内部人士向本报记者确认,南航确实已经出局,而海航因为实力有限,无力参与对深航的争购。同样是3月4日这天,该消息也得到了南航内部人士确认,深圳机场南航办事处一工作人员对记者表示,目前就是深圳市政府和国航在争夺。

南航如此早就出局,颇让人意外。

1月初,本报曾率先独家报道,南航加入了对深航股权的争夺。当时,南航一不愿透露姓名的内部人士向本报记者确认,南航准备收购深航一事确实存在。其称,早在两个星期前,南航相关部门就已开始筹备相关材料,至于材料的具体内容和相关进程,只有极少数高管才知道。该人士表示,南航今年的经营状况并不差,也没有燃油套保合约亏损的压力,参与对深航的竞购合情合理。

据悉,南航的本钱在于高层关系和地域优势。南航内部人士则表示,与国航相比,南航和相关部委关系不错,而且南航是总部在广州的航空公司,和广东各级政府的关系自然不在话下。

不过,当时的南航并没有承认收购一事,南航董秘谢兵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则表示,南航有没有写这个报告他不知情。谢兵称,南航官方对深航股权的看法以董事长司献民12月24日的表态为准。当日,南航与深圳市政府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全面拓展双方合作的深度和广度,在这个由广东省委常委、深圳市代市长王荣和司献民共同出席的高级别仪式上,司献民的表态让人浮想联翩。

司献民表示:目前南航在深圳的市场份额约占30%,希望未来5年有一个比较大的提升,最终的目标是上升至50%。在关于南航是否计划参与深航股权收购,司献民则称:这是一个非常敏感的话题,南航对此事一直在高度关注。

知情人士称,鉴于深航现有股东仍然有优先的股权受让权,南航要介入争夺,只有两个方法,一是大幅超越国航给出的价码,其二是利用深圳市国资委可能存在的制衡思路,作为新的战略投资者平衡国航的话语权。但随着深圳市政府加入争夺战,南航“平衡者”的角色已失去意义。

接盘者国航

原大股东李泽源事发前,国航已是深航的第二大股东,持有25%的股份,并有优先收购权。迹象表明,国航最终入主深航已是不争事实,现在唯一的不确定是整个吞下还是与他人分享。

事实上,从李泽源出事的那一刻起,国航就以接盘者的面目出现。本报获悉,在李泽源被抓消息公布的当天上午,国航高层陪同民航局总局长李家祥出现在了深航总部。随后,国航已经开始给深航驻全国各地分公司派出工作人员,协调工作。

李泽源之所以被调查,或与2005年的深航股权拍卖有关。2005年5月,深航改制转让股权,两家名不见经传的民营公司深圳汇润投资有限公司和亿阳集团以27.2亿元的价格通过竞拍,一举击败包括中国国航、深圳国资委、中信集团等大型国企以及淡马锡、花旗银行在内的诸多巨头,获得深航65%的控股权,深航由此变身成为中国最大的民营航空公司。由于李泽源涉嫌当初对深航股权的违规收购,在法律上,当初收购的股权是否合法?到底归谁?如何处置尚未定论。

事发之后,国航开始“空投”高管到深圳,着力完成在深航的人事布局。2009年12月1日,时任深航党委副书记刘航向本报确认,深航的各项日常工作交由总裁李昆全面负责,而国航副总裁樊澄被任命为深航党委书记,全面接管党委领导班子。樊澄上任的目的是为了加强党委对深航的领导,此前,已完成民营化多年的深航,党委书记一职尚空缺。

12月20日前后,国航的另一个高管到位,国航财务部总经理李有强被任命为深航财务总监、总会计师,至此,作为二股东的国航已经把持了深航最为关键的两个职位。

深航知情人士透露,李有强到来前,深航并没有总会计师一职,此前财务主要由一位副总裁主管。该人士称,近些来,深航的财务有些混乱,李有强的首要任务将是厘清深航目前的财务状况。

随着国航高管的相继入主,深航的“国航化”也随即启动。3月4日晚间,前述深航高层向本报记者确认,深航已经按照国航的架构和方式进行改组,而早在春节前,该高层就向本报记者称,国航收购股权一事,大概三月份就能定下来,六月份会对外发布消息。

一位接近李有强的深航人士称:“深航财务部现在的会非常多,在几天前的一个会上,李有强首先问大家有什么想法,而后主动提及了深航未来可能会有变化,说公司处于非常时期。”

该人士还表示,李有强已开始在内部搞财务整顿和规范,很多东西都要求按国航的方式和财务准则纠正过来。“人非常不错,业务很熟,跟深航的关系不错,大家比较配合他的工作。”

不过,到目前为止,国航尚未承认并购一事。国航董事会秘书局投资者关系总经理饶昕瑜3月4日下午对本报记者表示:公司目前没有很具体的说法,李泽源出事后,国航只是在尽二股东的职责。不过,正在参加全国两会的国航董事长孔栋当天却表示,深航今年将完成审计和评估工作,国航对收购深航仍怀有很高的热情。

在孔栋看来,国航的优势之一在于作为原有股东的优先权,“市场上确实有这样的说法,和南航的竞争,要取决于事态发展,以及法律和市场规则。但是原有的股东享有优先权,我们会时刻关注。”

隐忍者深圳市政府

最初,在所有与深航股权争夺战有关的说法中,深圳市政府只被看成一个拥有强大话语权、静观国航、南航两强相争的第三方。但事实并非如此,随着南航或将出局,深圳市政府作为另一个潜在收购者正式浮出水面。

深圳市政府相关官员对本报表示:对于深航,深圳市政府和国航两方都想要,但八成是国航控股。其表示,现在国航已拥有25%的股份,再拿25%就是一半。“虽然深航是在深圳的地头上,但民航总局支持国航,深圳市政府也不敢硬来。目前,正在”协商“阶段,最终的定局,应该就是双方都进来,目前就是占股比例的问题。”

深圳机场一不愿意透露姓名的高层也表示,李泽源出事后,国航想尽快进来稳定大局,但不是那么容易,深圳市政府有钱,也很强势,并想控股深航。该高层表示,问题的关键在于国航不示弱,原本就是股东,有优先控股权,深圳想进来,但难度大。“深圳市政府想控股深航更多是深圳发展的需要,深圳现在的经济发展促使他们需要有自己的一个航空公司来为深圳服务,当然也有装点深圳市政府门面的考虑。”

上述民航中南局高层不愿意透露谁将最终入主深航,但其举了一个例子:多年来,作为中原大省的河南一直没有一家属于自己的航空公司,河南省政府也为此努力了多年,但直到最近才解决这个心病,引入了深航旗下原本基地在西安的鲲鹏航空,并且把名字改成河南航空,尽管鲲鹏航空更名河南航空一事随着深航股权问题而搁浅,但更名的事基本确定。

“对于一个省、市而言,有一个自己的航空公司能体现自己的实力,这既是经济上的考量,也有政绩上的打算。”该高管表示,对于深圳来说,它是中国第四大民航港,资源优势十分明显;深圳的地域优势也非常突出,紧临港澳台,跟国际交流也十分频繁,而且单从深圳本身发展来说,也需要这么一个航空公司。

不过,直到目前为止,深圳官方对入主深航表态不明。最近的一次表态是2009年12月21日,当时,主管交通的深圳市副市长张思平率队前往深航总部调研,并首次公开表态,“不管怎么调整,深圳市政府一如既往坚决支持深航,深航作为深圳的名片不会改变,深航作为正常公司会永远存在,深航不会有大规模下岗,深航已经形成的市场机制不变。”

“最大的重组方可能是国航,但并非没有变故。当年中国国航入主东航同样看似板上钉钉,但最后却在上海市政府的干预下破局,最终的东上重组就完全是地方政府的意志体现。”知情人士表示。

据悉,深圳市政府介入的方式可能有两个,一是依托深圳市国资委,资料显示,深圳市国资委旗下拥有实力雄厚的上市公司深圳机场;二是授意深圳当地实力较大的国有企业参与重组。不过,正如国航董事长孔栋所言,目前最不明朗的因素在于法律问题,无论是哪方都必须等待相关法律程序,裁定这部分股权当初的转让是否合法,以及明确下一步的处置方案。

(本报记者 申兴 李保华对本文亦有贡献)

[责任编辑:maelzh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