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腾讯财经 > 财经新闻 > 宏观经济 > 正文

民企国民待遇十年路

2010年03月07日00:00中国经营报张一君我要评论(0)
字号:T|T

为民营经济的发展环境鼓与呼已经成了胡德平的标签。

这标签也不是公众强加给胡德平的。为了给民营经济争取到平等的“国民待遇”,胡德平几乎成了祥林嫂——逢人必说民营经济发展问题。

熟悉胡德平的人都知道,为人谦和的胡德平,也只有在谈起民营经济的发展问题时才会异常激动。

“一条腿走路”的民营扶持政策

他为民营经济请命的历程从1991年就开始了。

是年,党中央批准关于做好非公有制经济发展的15号文件,明确指出,不要把私营企业和过去的民族资本家等同类比,更不会当非公有制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又进行第二次公私合营,实现又一次国有化。这一文件极大鼓舞了从1986年开始就在中央统战部工作的胡德平。

但他看到,相对于民营企业对中国经济增长做出的贡献,它所得到的政府的服务是非常有限的,如果不能获得平等的国民待遇,民营经济就很难得到进一步的发展。

2002年11月8日党的十六大召开以后,包括民营经济在内的非公有制经济被正名,政策不仅放宽了民间资本的市场准入领域,还在投融资、税收、土地使用和对外贸易等方面采取了一系列措施,以实现公平竞争。

此后的2003~2004年间,时任全国工商联党组书记的胡德平一直积极为民营经济争取十六大许诺的权益。2004年7月25日,胡德平参加了国务院在青岛召开的一个促进非公有制经济发展座谈会。这次会议传达了一个重要的精神,那就是要求抓紧研究制定鼓励、支持和引导非公有制经济发展的具体政策措施,清理和修订限制非公有制经济发展的法律法规和政策,消除体制性障碍。

胡德平认为这个精神对民营经济的发展有重要里程碑意义,即首次公布了扶持民营经济的投资体制改革方案,这对于后来更具体、更明确的扶持政策出台影响深远。

2005年2月28日,国务院终于发布了《关于鼓励支持和引导个体私营等非公有制经济发展的若干意见》(简称“非公36条”),基本上扫清了民营经济在以往的发展中遇到的市场准入问题和障碍,但胡德平仍清醒地认识到民营经济要取得平等国民待遇尚任重道远。

首先,“非公36条”是否能够得到落实尚是一个未知数,而更重要的是,原本是投资、融资领域互相配合的经济体制改革,融资体制改革方面目前仍是一纸空白。

民企为什么没有改正的机会

胡德平的担心并非多余。

就在2006年——“非公36条”颁布的第二年,各地配套政策和实施意见正在加紧酝酿之时,跃跃欲试准备踏入垄断领域的民营经济就遭遇到一股寒流,那是一场关于清算民营企业原罪的旋风。

更让胡德平痛心不已的是,民营经济进入垄断领域的“钉子”无处不在,从开采石油、冶炼钢铁到开掘煤炭。到2009年,此前费尽心思“挤”进煤炭、航空等垄断行业的民营企业都基本上被“清退”出来了,许多行业都在大规模地上演“国进民退”。

这让胡德平感到很奇怪,为什么环境、安全等问题到了民营企业这里就没有了改正的机会,必须无条件地清退?这些问题在同一领域的国有企业身上并不少见,“这不是护民营经济的短,而是要给民营经济一个平等的国民待遇。”

民企在市场中没有获得国民待遇,比如很多经济问题,发生在民企身上就是犯罪,发生在国企身上就可以一笔带过,煤矿发生死人事故,是矿主赚取带血的利润,国企煤矿的矿难又该如何解释?

与此同时,胡德平认为,国进民退同样是对改革的否定,因为2009年上演的那些“清退”民营资产的事情并不是完全按照市场经济的法则运行的,有一些行业在整合的过程中并不是强的兼并弱的,而是大的兼并小的,国有兼并民营。

胡德平认为,作为市场上的两大竞争主体,国有企业和民营经济拥有平等的竞争权利,竞合关系也应该由市场决定,“如果仍由政府部门主导某些行业的整合,岂不是又回到了计划经济时代?”

辩论私营经济

对民营企业与私营经济的看法和认识,胡德平受到父亲胡耀邦的一些影响。早在1971年全国上下大兴“斗私批修”时,刚刚结束“修正主义分子”批斗生活的胡耀邦就曾经跟胡德平探讨过什么叫资本主义的生产方式的问题。

当时,在“斗私批修”理论的影响下,一些地方纷纷关闭农村集市贸易的自由市场,对这一现象不甚理解的胡德平在父亲那里学到了重要一课。

父亲问胡德平什么叫资本主义生产方式,胡德平回答说,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就是有资本家、有资本还有剩余劳动。因此他认为既然集市贸易赚到钱了,那么这种生产方式就是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父亲则向他详尽地讲解了物物交换和资本增值的区别,分析了农村集贸市场的交易方式与资本增值生产方式的本质区别。

再后来,父亲慢慢地跟胡德平解释了“斗私批修”中的“私”与私有制的区别。父亲非常支持一些人不端国家铁饭碗,不吃国家大锅饭,自谋出路,自己创业,并把它称为“光彩事业”而大力倡导。这种对私营企业的发展持赞成鼓励的态度影响了胡德平,让他的内心里对私营经济有了较为清晰的认识。

早在2006年“原罪”成为笼罩在民营经济上空的一片乌云时,胡德平就一次次站出来为其正名。胡德平认为,政府不但不应清算民企第一桶金,还要反躬自问,我们给予民营企业早期的“奶水”够不够?很多企业是在艰苦的情况下发展起来的,在它幼年时,政府应该给予他们更多的学前教育。

由于“清算民企第一桶金就是否定改革业绩”的言论,网友认为胡德平完全成为民营经济代言人。不过,胡德平显然毫不介意,或许他将继续以此为荣。

[责任编辑:pljcpe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