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腾讯财经 > 财经新闻 > 宏观经济 > 正文

厉以宁建言温家宝 国务院要求落实民资平等准入

2010年03月07日00:00中国经营报李乐我要评论(0)
字号:T|T

“国进民退”的争议之下,民营企业在各实业投资领域的行业“平等准入”的问题,终于被直接摆到了国务院总理温家宝面前。

3月4日,在温家宝出席的政协经济、农业联组会议上,全国政协委员、著名经济学家厉以宁在主题发言中向温家宝提出,避免“政府投资冲动陷入怪圈”需要厘清政府以及国有资本投入的边界,同时解决民营资本在各个行业的“平等准入”问题。

温家宝对此随即做出回应,他表示,国务院要着力解决民营资本在投资领域所遇到的“弹簧门”和“玻璃门”问题,温家宝亦认为,给予民营资本平等准入是政府解决“政府投资陷入怪圈”的“三项手段”之一。

“弹簧门”和“玻璃门”

在厉以宁和温家宝的“来往对话”中,“玻璃门”和“弹簧门”成为了两个对民营企业投资环境与地位的形象比喻。

这是厉以宁担任全国政协常委以来,第二次在全国政协经济、农业联组会议上向国务院总理作主题发言,一年之前,厉以宁的发言主题是经济危机下的就业问题。2010年,厉以宁仍占据“首席发言席”,在12位发言委员中排在第一位,只不过这一次他选择了“经济增长方式转变,避免政府陷入投资冲动怪圈”为发言主题。

“非公经济36条已经公布5年了,但是民营企业‘非禁即入’的原则,仍未得到贯彻落实。”厉以宁说。他认为,对民营企业投资领域的行业准入问题不仅牵涉到公平以及市场主体中的公平竞争,而且关系到保证市场规律配置资源的地位的前提下,避免政府陷入投资怪圈。

2005年,中国政府多部委联合出台“非公经济36条”,在这份被外界视作是“民营经济宪法”的文件中,首次提出了民营经济在行业准入方面“非禁即入”的原则,即除去法律中明确禁止民营资本进入的投资领域之外,民营资本都可以进入,相关部门不得以任何理由设置障碍。

然而,“玻璃门”、“弹簧门”的形象比喻却恰是自此而来,中欧商学院院长许小年告诉记者,所谓“玻璃门”,即是“看得见,没有显性障碍,但却无法进入,问题则是出现在隐性障碍方面”;而所谓“弹簧门”,则是“虽然允许民营企业进入,也确实进入,但最终由于种种原因,导致民营资本,不得不自动退出”。

厉以宁向温家宝表示,应该明确划分政府、国有资本投资进入的边界,对于充分竞争领域,政府以及国有资本应该尽量避免进入,而是交给市场自行解决,让市场规律充分发挥资源配置的作用,而与此同时,政府以及国有资本也避免了在这些领域内承担相应的风险。

国务院“落实”

几乎跑遍中国“所有县”的国务院总理温家宝,显然知道厉以宁所言一切的分量。

在3月4日的联组会上,温家宝几乎对所有委员的发言都进行了回应和点评,尤其对厉以宁的发言,他使用了“很重要”、“关键”作为点评词汇,个中微妙,不言自明。

此次全国政协经济、农业联组会议的会场上,财政部部长谢旭人、国家发改委主任张平、央行行长周小川、银监会主席刘明康等一干中国财经高官悉数在座。

经济结构以及增长方式的转变,实际上是温家宝最为关注厉以宁发言中的内容。“我想厉先生刚才讲到的关键问题就是‘治本’,而所谓‘治本’,就是要实行经济转型,就是将经济从粗放型转向集约型,经济结构由过度地依靠投资和出口,转向消费和出口相协调。”温家宝表示。

更为关键的是,温家宝随后针对厉以宁的发言,直接抛出了“玻璃门”和“弹簧门”的形象概念。

“要放宽民营经济的准入,解决所谓‘玻璃门’和‘弹簧门’的问题,真正自愿投资,而且投资能够到我们期待的结构转型方向的,我们都应该支持。”温家宝的如是表态,是在本届全国两会召开之后,中国经济的最高决策层对于民营经济成分的一次表态。

在明确提出解决“玻璃门”和“弹簧门”问题之前,温家宝还谈到了民营企业以及资本的生存环境。他表示,要完成经济转型,就必须真正实现以市场为基本规律,因为市场最能够实现优胜劣汰,以市场为主的时候,能够充分发挥市场对资源配置的基础性作用,不过温家宝同时强调,这并不意味着要放松宏观调控。

这一切,与厉以宁提出的政府以及国有资本不再进入充分竞争领域的观点,遥相呼应。

“转型”才是目的

之所以民营经济实业投资领域的准入问题,得到如此重视,实际上还是因为其与经济转型关系密切,在厉以宁的逻辑中,这与避免中国经济、尤其是政府和国有资本进入投资冲动的怪圈,亦有联系。

厉以宁最为担心的是中国经济的投资冲动怪圈。他说:“投资过热伴随而来的就是信贷膨胀,随之而来的就是通货膨胀,而通货膨胀和产能过剩并存的情况,不得不让中央政府紧急踩刹车,转而实行紧缩政策,而财政、信贷两闸门一关,经济增长就下滑了,失业人数增加、财政收入下降,于是地方政府就向中央政府诉苦,中央政府随之又重新转向刺激经济的政策,如此往复,便产生了中国经济的投资冲动怪圈。”

在整个发言中,厉以宁的核心思路在于加紧推进中国经济增长方式的转型,从而改变产生投资冲动怪圈和资产泡沫怪圈的基础所在,同时又避免大量资金游离于实体经济之外,而要实现这一目标的路径,即与政府向市场放权而带动的营商环境的改变密切相关。

“所有竞争领域内的投资行为,政府都不应该主导,应该交由市场解决,市场、企业按照利润预期,决定自身的投资行为,然后自己承担风险。”厉以宁强调的正是市场“事前调节”的机制所在,在这位中国经济学的老人看来,事前调节效果更好,成本更低。

显然,民营资本的“玻璃门”与“弹簧门”问题的解决,实际上是一种制度的设计,这与厉以宁提出的事前调节,再度遥相呼应。

[责任编辑:pljcpe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