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腾讯财经 > 2010财经看两会 > 正文

高房价危及国家竞争力 经济很受伤

2010年03月06日01:01华夏时报吴丽华我要评论(0)
字号:T|T

3月4日上午,十一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首场新闻发布会上,当发言人李肇星说出“房价过高已经引起政府高度重视”时,台下中外媒体记者一片唏嘘。之前,国泰君安一位经济师的说法颇受认同:CPI是穷人的指数,股价指数是中产阶层的指数,而房价指数则只是富人的指数。

那么,“千夫所指”的房价到底有多高?

临近全国两会,国家统计局披露的数据是,2009年全年70个大中城市房价上涨1.5%。这一度被称为“国际笑话”,有的人调侃称“小数点放错了位置”。可放对了又如何?15%和之前官方公布的全年房价涨幅24%依然相去甚远。

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尹中卿坦承,老百姓感觉要远远高于这个数据,部分城市的价格实际几近翻番。

《华夏时报》记者在全国两会内外采访发现,当房价高到“不敢承认”时,越来越多的人正被逼逃离“北上广”,久病难医的“用工荒”正迫使企业迁出沿海城市,廉价劳动力时代的结束使得制造大国正逐渐丧失成本优势;另一方面,房子不仅禁锢了太多原本可以释放的消费能力,还沉淀了太多的固定投资资金。

高房价正在损害国家竞争力。全国政协委员、天津侨联副主席潘庆林说,过高的房价不利于中国经济持续发展。他告诉本报记者,十几年前日本房价虚高时,他回国内谋求发展,如今他又想回日本发展了。

再见,北上广!

北漂陈然在北京写下的最后一篇博客标题是“再见,北京!”内容很短:“想了很久,还是走吧!刚才翻出了5年前来京时的拉杆箱,如今离开了,还是用它吧……”

刚结了婚的陈然和老公拿出所有的积蓄都凑不够买房的首付,以她现在的工资,5年后依然买不起。老公不久前回苏北老家宿迁了,那里有宽敞的房子和父母同住,找工作时连陈然的也一块安排好了。

5年前,陈然毕业来到北京时,媒体正用煽情的标题报道虚高的房价:“我们养房,谁养父母?”陈然对此很是不屑:有了份白领工作,努力工作的话总能买得起的。但事与愿违,接下来几年,她工资的涨幅远跟不上房价的涨幅。当看到五环外的通州房价都两万元时,陈然彻底失望了,最终决定和老公回老家去安家。

这样的故事有很多。一个在深圳工作的媒体同行终于有了买房打算,但地点不是深圳,而是长沙。说起长沙的房价他很是羡慕:首付6万,月供1500元就能有个70平的房子。

这种故事的上海版本更为讽刺:一位“80后”白领无奈高房价的压力,在上海地铁7号线车厢内搭起帐篷征婚,被网友戏称为“现实版”《蜗居》。

两会前一天,几位全国政协委员来到北京唐家岭村。这个连出租车司机都难找到的郊区,成了北漂“蚁族”的聚集地。160元租来的5平米小屋内,两位年轻人弹唱起了创作的歌曲,有委员当场落泪:

“什么地方有我们家乡,什么地方有我们梦想,什么地方有我们希望,什么地方让我们飞翔。我们虽然没有什么,可是我们依然坚强,我们虽然没有什么,可是我们依然还在幻想,我们虽然没有什么,可是我们依然不怕冷落……”

现在,唐家岭村即将拆迁,这里的年轻人只能无奈地寻找下一个房租便宜的地方。

3月4日,在北京国际饭店的委员讨论会上,当一位委员讲到买房、上学、看病的三大压力时,上海市政协主席冯国勤插了一句“你是不是被压到江苏去了”,引得现场委员苦笑。

中国社科院发布的2010年经济蓝皮书显示:85%的家庭买不起房。有招聘网站做过统计,超过五成的“80后”对在北上广等大城市生活失去了信心,最直接的原因就是买不起房。

当一个城市的房子由必需品变成了奢侈品,许多人的选择不是逃离,就是“根本就不来”。最近举行的国际人才交流大会期间,广东省副省长肖志恒了解到的深圳人才状况有些“吓人”:清华大学毕业生之前20年高峰期每年来深500人左右,但这两年每年却不足百人。

相关专题:

2010财经看两会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