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腾讯财经 > 财经新闻 > 综合新闻 > 正文

最令我开心的是雕塑《孺子牛》

2010年03月05日06:38深圳新闻网-深圳商报
字号:T|T

  口述者简介:潘鹤,广东南海人,1925年生于广州市,1940年开始从事艺术创作活动。广州美术学院雕塑系终身教授,已建立长期性大型户外雕塑作品100多座,多座作品获国家级最高金牌奖和最佳奖。代表作有《艰苦岁月》、《孺子牛》、《珠海渔女》、《和平少女》(日本广岛)等。广东省政府为其建立“潘鹤雕塑园”。2009年底获首届中国美术奖终身成就奖。

  今年85岁的潘鹤不久前获得首届中国美术奖终身成就奖。2010年2月5日,在广州美术学院潘鹤教授的家中,记者向他表示祝贺,老先生说:我的事业还没有结束,现在拿终身成就奖还早了点。记者问及为深圳塑造的《孺子牛》获1984年第六届全国美展金奖及1987年全国首届城市雕塑评奖最佳奖的情况时,潘鹤说:我不记得了,什么金奖、银奖,对我全没有意义。

  潘鹤告诉记者,他已经为深圳完成了自己的最新作品《自我完善》,将于深圳纪念经济特区成立30周年之际摆放在市委大院前门的右侧,与他先前完成的《孺子牛》及《艰苦岁月》交相辉映,使深圳城市雕塑再添胜景。这三部作品是潘鹤于新中国三个历史时期的三部曲,至此,潘鹤与深圳已经结下了30年的艺术缘分。

  市政府不能成为封建衙门

  改革开放以后,我在深圳、珠海做了不少雕塑,其中最令我开心也是影响最大的就是《孺子牛》。

  《孺子牛》的故事说来很奇,1979年,吴南生被任命为深圳市委第一书记、市长,要我为深圳竖一座雕塑。当时深圳市刚刚成立,我去了深圳,因为深圳又称鹏城,他们想坚一座大鹏塑像。我说做大鹏也好,后来知道大鹏不是放在山顶,而是在市政府大院,便觉得不妥。我向市委提意见,深圳正在起步,正要起飞,将来市委周围肯定都是高楼大厦,而我的大鹏被这些高楼围着,就像被关在笼子里。

  1981年2月,梁湘被任命为深圳市委书记兼市长,当时深圳特区已经成立。大概是吴南生把我介绍给了梁湘,于是梁湘找到我,又请我来深圳做塑像。大概是1982年,梁湘告诉我,深圳市人大定下来将莲花作为深圳市市花,想在市政府大院做莲花。我想又不大对,莲花的寓意是出污泥而不染,这是干部应该做的;而且出污泥而不染的污泥是什么呢?我把意见说了,梁湘他们觉得有道理。后来深圳市花也改成簕杜鹃了。

  后来又有人提议在市委门口做狮子雕塑,说广州市政府门口有狮子,中南海也有狮子。我说不行,广州市政府的狮子是前朝遗物,中南海的狮子是文物。过去狮子代表的是官府,现在新的地方不能再摆狮子,人民公仆不应该有官架子,市政府不能成封建衙门。

  1983年,梁湘请我去深圳,那时深圳没有什么宾馆,我住在市委招待所,招待所就在市委大院内,房间非常小,只有不到10平方米。我的“开荒牛”的创意就是在那里构想出来的。

  把落后保守意识连根拔除

  我跟梁湘开玩笑:“梁市长,‘文革’期间你当过‘牛鬼蛇神’吗?”梁湘说:“当过呀!我们这代人当年闹革命,是想做‘孺子牛’,结果却做了‘牛鬼蛇神’。”我说:“中国现在搞改革,国家正是百废待兴,要求我们这一代习惯了牛马生活的人来带头,重新开荒哪!”我这样想的时候,心里突然闪现牛的形象。

  于是我向梁湘提出自己的想法:改革开放、搞特区建设,要求我们这一代人像开荒牛一样奋斗到底,雕塑一个“开荒牛”最合适不过了。我的这个想法得到梁湘的认同,他让我当天晚上就在市委招待所起草雕塑图纸。

  当时还有不少人不同意做“开荒牛”,梁湘做了大量说服工作,最后塑造牛的方案总算确定下来。但怎样去表现这头牛,我还只有一个朦胧的想法。几天后,我到特区外的宝安县办事,偶然经过农舍旁,看到两块老树根,我顿生灵感——孙中山将中国的封建大树砍掉了,但是树根还在,搞特区就是要“开荒”,要拔掉这些“劣根”。因此我设想在“开荒牛”后面摆上树根,象征着特区干部要铲除旧根,把封建意识、小农意识、保守思想和官僚作风连根拔起。我用8块钱买下这块造型独特的老树根,把它运到市委市府大院。

  从“开荒牛”到“孺子牛”

  回到广州后,我马上动手创作“开荒牛”雕塑。创作过程中,梁湘还专门叫人运送那两块大树根到广州,放在我的工作室里,作为“开荒牛”雕塑“树根”部分的实物参照。

  大概是1983年冬天,我带着一件泥塑的“开荒牛”到深圳。市委书记梁湘在市委二楼主持召开常委会,讨论雕塑方案。虽然当时还是有人反对,但方案最后通过了。

  关于这件作品的名称,我的原名是“开荒牛”,但是我还是觉得名字值得商榷,就和梁湘商量说:“我们这一代人将来开完荒到底还要不要再做牛呢?”梁湘说:“牛肯定是要做的,人民公仆就是人民的牛,人民的孺子牛。”于是,经过深圳市领导班子的讨论后,便将“开荒牛”名字更改为“孺子牛”,有“俯首甘为孺子牛”之意,并将“孺子牛”三字刻在了雕塑的基座上。

  在放大制作期间,我突然感到我这代人已鞠躬尽瘁筋疲力尽,要寄希望于下一代继续奋斗才成事。因此我把初稿的样改了一下,不知你们有没有注意,这头“开荒牛”虽然全身都是肌肉,但前脚有些弯曲,基本上是跪着的。它真的有些筋疲力尽了。

  1984年7月27日,“孺子牛”雕塑落成,深圳市领导为雕塑揭幕。我记得剪彩仪式非常热闹,市委市政府大院聚满了人,其中大部分是年轻人,是来自特区内的大学生及年轻创业者。我当时深有感触地对梁湘说:“特区建设正是需要大批年轻有为的人,看来开荒牛后继有人哪。”一时间,这条牛成了深圳创业者的象征,参观者潮水般慕名而来。不少群众、游客在“孺子牛”前留影。

  邓颖超在“孺子牛”前照相

  1984年12月6日,邓颖超到深圳视察,那时她是全国政协主席。邓颖超来视察深圳,受到梁湘等市领导的重视,当时准备在办公楼开会欢迎,请邓大姐作指示,但是等了半天不见邓大姐。大家都很着急,邓大姐到哪里去了呢?

  原来,邓大姐在市委大院里,被“孺子牛”的雕像深深吸引住了,她在“孺子牛”雕像前照了相,并招呼市里的领导同志都到“孺子牛”塑像前合影留念。她对大家说,“孺子牛”精神代表着中华民族的精神,也代表了同志们的工作意志,代表了同志们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精神,她希望全国的党员干部都能向深圳的干部学习,学习深圳改革开拓的精神,做全国人民的“孺子牛”。

  开荒牛精神就是特区的精神。邓颖超在牛像前照相,《红旗》、《人民日报》,都作了报道,说“孺子牛”不仅仅是深圳的精神、深圳的灵魂,也是全国共产党员的精神。

  现在全国各地到处都有“孺子牛”的雕像,估计有几万只,不过不是开荒牛精神,而是股票的“牛市”的意思。我们需要的还是开荒牛的精神。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