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腾讯财经 > 2010财经看两会 > 正文

政协委员心忧:医改财政补贴难落地

2010年03月04日23:3821世纪经济报道李芃我要评论(0)
字号:T|T

医改攻坚战——公立医院改革,成为全国政协十一届三次会议的焦点议题。

“补偿的问题没有解决,我担心公立医院改革方案落不了地。”3月4日上午,第十一届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医学科学院皮肤病研究所副所长孙建方一边快步走向小组会场,一边说。

来自沈阳的全国政协委员、何氏眼科医院院长何伟说得更直白:“照此下去,药品零差价维持不了多久。”他认为,医改核心是要解决医疗资源分布结构问题,最好的方案是向社会资本开放医疗市场,再通过“政府购买服务”方式来管控其公益性。

来自南京中医药大学的王旭东委员表示,在医疗保险领域也应该引入市场机制,以此监督和规划医疗行为。他认为,医改方案看上去很理想,但诸如药事服务费等设想可操作性不强,综合起来能打75分。

扭转医疗结构

王旭东根据南京市水平作了一个粗略估算:三级医院年收入约10个亿,药品收入普遍占40%或更高。如果扣除15%的加成按药品零差率销售,每家医院至少要补偿三四个亿,全国2000多家三甲医院,财政的确不堪重负。

实际上,财政对公立医院补偿绝对数每年都增长,但是由于作为基数的公立医院收支额猛增,财政补偿比例表现为逐年下降。

王旭东认为,财政补偿不到位,公立医院改革就搞不下去。

大医院的钱都花到哪里去了?“买高端设备和造大楼”,何伟认为,这是医疗资源分布不合理造成的后果。现在医改过度强调城市,包括人力、物力、财力等许多资源都集中投放在这里,医疗资源相对过剩,而农村医疗资源又不足,导致广大农村人口只好到城市来就医;而大量农村人口的涌入,又迫使城市的大医院不断进行改扩建,却仍然人满为患,医疗资源分布导致的公立医院困境,形成了一个恶性循环。

“老百姓看病难不是因为医疗资源匮乏,而是存在巨大的结构问题。”自称每年都要在农村呆上三个月的何伟在此次会议上提出:把医疗改革的重点放在农村,核心是解决全社会的就医问题。

2009年,何伟到西部考察时发现,乡、村两级医生中大学本科生的比例不到2%,大部分是赤脚医生的后代,缺少良好培训和认证,医疗水平不高。

另外一个现实是,在大城市甲等医院做一个手术花费甚高,比如白内障切除,需要5000元以上,而新型农村合作医疗中对白内障这一项目的支付比例,至今没有明确说法。

何伟认为,广大农村人口才更应是医改关注的重点。如果他们能在当地解决大部分的就医需求,大型公立医院的问题也就能大大缓解。“事实上,农村基本医疗所需要的成本也比较低廉,相同的财政投入花在这里,将更有利于医疗资源的优化配置,产生更大收益。”

相关专题:

2010财经看两会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