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腾讯财经 > 2010财经看两会 > 正文

张小济:主管部门不应对民企海外收购有成见

2010年03月04日18:45中国江苏网戚阜生 罗绮萍我要评论(0)
字号:T|T

提问:那没有成功的原因何在呢?您觉得是什么样的原因?

张小济:我不了解。这个我不了解,这么具体的问题我不了解,我没有直接去参与。

提问:那您看好这种收购吗?就是现在中国和或外的这种并购?

张小济:我看好。因为中国资金实力相对来说是比较强的。特别是手头的流动性是比较强的,这是非常难得的机会。我是赞成企业这种时候抓住这种机遇。通过并购的方式,拿品牌、拿销售渠道,拿技术,都是非常好的机会。我也知道很多企业非常成功,只是面对你们这些媒体我不敢是。因为你们会把人家害死的。

提问:部长,先前说香港做人民币国际化的试点,您便怎么看香港在这方面发挥的作用?人民币国际化,香港可以发挥的作用?

张小济:我不懂这个问题,我回答不了。

提问:您觉得中国在吸收外资的战略上做了哪些调整呢?就是配合经济结构的调整,吸收外资是不是更好。

张小济:对。这两天我想新的产业指导目录会出来,我想会更多的体现调整结构、转变方式的这样的一种政府的政治导向,会体现在这个目录里头。毕竟我们准入的时候,政府还有一个审批的程序。

另外我想,外资的介入的话,我们更多的还应该采取一种相对比较开放的姿态,至少有更多选择的机会。否则的话,我觉得我们现在比较缺的短腿的东西,比如像现代服务业的发展相对落后,这方面我们需要多引进一些外资,这方面它已经释放作用了,包括约束效应可能会非常强。因为服务业的领域你想搞技术丰硕是很难的,而而方面的示范效应非常强。会带动我们整个现代服务业的发展,我们的服务业也应该多往外走。我想企业的投资在我们现在外储备比较充裕的情况下,更多的应该放松管制,让企业在投资方面有更多的自主权。

提问:现在对外投资企业好像主要还是国有企业?民营企业的这个方面稍弱。

张小济:你这个说法不对。数量上降了,是民营企业和股份制企业是占大多数,国有企业占的是少数。但是国有企业单项目,特别是资源开发项目,或者一些工程承包项目的坛子比较大,它们会在资链会比较多。还有一个,它有行业特征,请大家不要误解,因为资源行业里头,历来的所有国际上的项目都是大的。我们那些项目可能还不并不是特别大的项目。往往我们在国内听报了一个项目很大,实际上在国际上只不过是一个中等项目。但是,在一些,比如说制造业行业里头,可能一个几百万,几千万的,它分工很细的,在这个行业里,兼并的一个龙头老大。所以那个的效应对我们的技术进步、结构调整的作用要远远超过买一个大油田。

提问:您觉得民营企业走出去有什么好的建议?应该怎么去支持它呢?

张小济:民营企业,在整个的外汇管制都偏紧。对民营企业,可能更多几番刁难吧,对他们资质老是不放心。中石油、中石化走出去,大家说“啊,这个发改委都会一路绿灯放出去”,但是你说一个不知名的民营企业,包括你们对腾中,我看在座的都有点儿不太看得上。就说好像蛇吞象什么什么这类的事情。这些都是一些成见,往往一些民营企业就是从这些名不见经传的发展起来的。

提问:所以政府首先要改变。

张小济:对,就不要有成见,这个大家是公平的,机会是均等的。我觉得这个是在政府管理方面,包括在投资,包括走出去,就是要一视同仁。不要说有实力的企业才放行,它那个是戴着有色眼镜,在它脑子里就是国企,就是那些大企业,这种难免会有偏见。

提问:像腾中这次之所以没有成功,是否政府就是因为有成见?

张小济:我不能说这句话,像我没有亲自去调研过,我也没有跟他们任何有接触,所以我没有发言权。

提问:那不讲这个,对民营企业整体来讲是不是有成见?

张小济:我感觉的,从实际调研当中,民营企业跟我们说,很多情况下,他们就不找政府审批了,自己就走了。通过海外的其他的多种渠道,就是我们在海外的大部分民营企业都没有经过政府审批的。

提问:那就意味着这次腾中成不成功就是因为没有经过政府的审批?

张小济:不是的。因为它这个项目竞争比较大,那必然是要走。大部分在海外的民营企业都是中小企业,我们在迪拜那里有一个龙城,那里头大部分都是民营企业销售的各种产品,所以迪拜是一个中东地区的一个批发中心、物流中心,所以那时候你看的都是民营企业。你问我有多少是机构审批出来的。

中国江苏网北京报道:3月4日,全国政协委员、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张小济在今天接受中国江苏网—腾讯网联合访谈时称,国家扶持外贸的政策最好的调结构办法。

他称,“扶持外贸政策那个是长效机制,不能退出。我坚决反对退出。而且是长效机制,变为一种制度,而且不但不要退出,还应该坚持。”

“你知道我们出口部门的劳动生产率是最高的,为什么?因为我们工人的工资比国际市场高,而我们的市场份额在扩大。说明我们的效果超过了工资。我们这个部门是经济调整结构当中,是率先在危机中复苏,因为它面临的冲击最大。所以他们反应是最快,调整结构最充分,比国内很多内需部门的结构调整要充分得多。”

另外,在谈到中国企业海外收购时,他表示,“这些肯定是一个方向,因为品牌后面有文化。完全都换成中国品牌,要分产品来看。有些产品是有很强的文化色彩的时候,你自己的品牌创一个新品牌,不如去收一个老品牌。所以,在这方面我觉得是一个可以的选择。”

但他对目前国家对民营企业走出去一些政策提出不同意见,他认为国家应该多支持民营企业走出去,而不应该对名不见经传的民营企业参与海外收购有成见,因为“很多企业都是从名不见经传发展起来的。”

以下为访谈实录:

问:你对即将出台的《成渝经济区发展规划》有一个什么样的看法?

张小济:《成渝经济区的发展规划》,我没有调研,我没有发言权。我们去年没有到那里考察。

问:张老师,现在有很多炒房团,他们手里有很多的资金。但是表示就不想做实验,都用来炒房地产。您对这个问题怎么看?

张小济:毕竟是一少部分人的行为。我认为对抑制投机、投资混在一块说,这个本身我就不赞成。去年我们经济之所以能够那么快地复苏,不是靠的四万亿的投资,那四万亿真正体现的价值也就几千亿,靠的不是银行宽松的货币政策放出来的贷款。是靠着房地产的复苏、汽车市场的复苏、家电市场的复苏三大领域的复苏拉动起来的。政府只是在这当中给了一些优惠的政策。政府的四万亿的一揽子政策,更多的是改变了人民对市场的预期增强了信心。

所以,温总理讲的“信心比金子更重要”,它把金子买到了。但是,经济的复苏靠的是市场的力量。

问:您对人民币国际化有研究吗?现在中国要做的。

张小济:刚才我已经说过了。

问:张部长,有一个问题想请教您一下。就是说我们的四万亿投资,现在地方政府的负债情况,大家也在谈。最后偿还的问题,这个您能不能谈一谈?

张小济:你放心,中央财政是不会哪天财政破产。

问:因为今天上午的采访的过程当中,也有委员提议,就是说在合适的时机,可以把这些资产进行出售的形式最后来偿还债务。

张小济:这个我想,还没到时候。到时候,自然就会有办法。地方政府之所以这么干,他心里有底儿。但是我想,说老实话,中央财政和地方财政真是一个大问题,早晚要提到议事日程上来的。

问:您觉得国家退出外贸的政策会不会逐步退出?您觉得什么时候推出会更合适?

张小济:我就说那个是长效机制,不能退出。我坚决反对退出。而且是长效机制,变为一种制度,而且不但不要退出,还应该坚持。

问:调结构的问题怎么办呢?

张小济:这个本身就是最好的调结构。扶持外贸的政策解决最好的调结构。

问:那我们现在出口产品大部分是低于附加值的。

张小济:低于附加值是暂时的。你这个说法都是一种固定的模式,我请你们都到企业去看一看,我刚才告诉你一个例子,那企业同样在织毛衫,它的毛衫的效率提高二十多倍。你知道我们出口部门的劳动生产率是最高的,为什么?因为我们工人的工资比国际市场高,而我们的市场份额在扩大。说明我们的效果超过了工资。我们这个部门是经济调整结构当中,是率先在危机中复苏,因为它面临的冲击最大。所以他们反应是最快,调整结构最充分,比国内很多内需部门的结构调整要充分得多。

问:张部长,我记得去年两会的时候,您提出一个观点,就是说我们现在要继续加大出口,占领更大的市场份额。那今年这种观点,您是否还继续保持?我们还是继续走下去吗?

张小济:我去年主要讲的是保市场、保就业、保长远发展。现在我想,保市场、保就业基本做到了,现在是保长远发展。就是说,转变方式,结构调整。那么在出口当中,我刚才讲了,我们利用这次危机,我们企业在出口部门里头,结构调整是最快的,是最突出的。

你看我们退下来的,都是钢铁之类我们不具优势的,这一类跌得是最厉害的。我们增加得比较快的都是IT,包括传统的消费品的出口,相对来说跌幅是比较小的。而在这个过程当中,大家只看到了数字,而没有看到后面微观经济下面。

我们到企业做了调查的,凡是活下来的企业,凡是保住了市场,而且增加了市场份额的企业,都是结构调整比较好的企业,都是在效率方面超过了劳动成本的提升的企业。所以,这就是结构调整。你不把它拿到国际市场去打拼的话,它永远感受不到这种压力,它永远不会把结构调整放在第一位。

问:我是说,因为您去年谈到一个观点,就是说我们现在为什么要保出口,您说虽然国外市场在缩小,但是我们在市场上控制的比例会有所增长。

张小济:这个做到了。

问:这个做到了是吗?这个您能不能具体介绍一下?

张小济:我们主要的出口市场,欧洲市场、美国市场和日本市场的市场份额都增加了,虽然绝对量金额是下降了,但是我们的市场份额是增加了,而且增加得还比较快。而且这个当然不是去年一年,是一个长期趋势,表明我们中国的产品的国际竞争力始终在提高。即便在危机期间,我们还在提高,这一点为什么难能可贵,就是说,其他部门,说老实话,保内需。因为我们国内市场在很多程度上,还有搞保护,还有垄断。所以这些企业在经受冲击相对来说是比较小,但是对外部门这些方面,政府能够做的事很少,包括那一点儿退税,一个点两个点是微不足道的。所以,真正来讲,主要靠的是这些企业,靠炼内功,还有我们的集群优势发挥得淋漓尽致。我觉得这些很多部门、很多地区的产业配套,是在危机期间,那些进口商也是挑肥拣瘦在那儿挑。它的定单本来就少,它给谁是很关键的,要么它还是给了效率最高的。

问:您有没有市场份额增加的具体数据?

张小济:有,我们整个在几大市场的数据都有,对不起我现在没带。我回去我可以帮你查。

问:张部长,您对我们中国的品牌走出国门去收购国外的知名品牌怎么看待?像我们腾中和吉利收购沃尔沃这些事?

张小济:这些肯定是一个方向,因为品牌后面有文化。完全都换成中国品牌,要分产品来看。有些产品是有很强的文化色彩的时候,你自己的品牌创一个新品牌,不如去收一个老品牌。所以,在这方面我觉得是一个可以的选择。

问:您对他们的收购有没有什么建议?

张小济:这不需要我建议,企业比我们聪明。因为我们做了大量的工作,我也跟很多的企业交流,他们是在很多,特别是在消费者方面,文化背景都是很强的。他们有时候几代人都在消费这个产品,你说突然弄一个中国产品,他连名字都没听说过,他就很难接受。

问:那您看好腾中收购悍马被否决了,其实这个是不是国家不太支持,发改委根本通不过?

张小济:我觉得并不是政府的原因,这还是市场的原因。我觉得这种事情很正常,不可能说每一个计划就一定要成。

问:那没有成功的原因何在呢?您觉得是什么样的原

相关专题:

2010财经看两会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