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腾讯财经 > 2010财经看两会 > 正文

张小济:主管部门不应对民企海外收购有成见

2010年03月04日18:45中国江苏网戚阜生 罗绮萍我要评论(0)
字号:T|T

张小济:主管部门不应对民企海外收购有成见

全国政协委员、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张小济

中国江苏网北京报道:3月4日,全国政协委员、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张小济在今天接受中国江苏网—腾讯网联合访谈时称,国家扶持外贸的政策最好的调结构办法。

他称,“扶持外贸政策那个是长效机制,不能退出。我坚决反对退出。而且是长效机制,变为一种制度,而且不但不要退出,还应该坚持。”

“你知道我们出口部门的劳动生产率是最高的,为什么?因为我们工人的工资比国际市场高,而我们的市场份额在扩大。说明我们的效果超过了工资。我们这个部门是经济调整结构当中,是率先在危机中复苏,因为它面临的冲击最大。所以他们反应是最快,调整结构最充分,比国内很多内需部门的结构调整要充分得多。”

另外,在谈到中国企业海外收购时,他表示,“这些肯定是一个方向,因为品牌后面有文化。完全都换成中国品牌,要分产品来看。有些产品是有很强的文化色彩的时候,你自己的品牌创一个新品牌,不如去收一个老品牌。所以,在这方面我觉得是一个可以的选择。”

但他对目前国家对民营企业走出去一些政策提出不同意见,他认为国家应该多支持民营企业走出去,而不应该对名不见经传的民营企业参与海外收购有成见,因为“很多企业都是从名不见经传发展起来的。”

以下为访谈实录:

提问:你对即将出台的《成渝经济区发展规划》有一个什么样的看法?

张小济:《成渝经济区的发展规划》,我没有调研,我没有发言权。我们去年没有到那里考察。

提问:张老师,现在有很多炒房团,他们手里有很多的资金。但是表示就不想做实验,都用来炒房地产。您对这个问题怎么看?

张小济:毕竟是一少部分人的行为。我认为对抑制投机、投资混在一块说,这个本身我就不赞成。去年我们经济之所以能够那么快地复苏,不是靠的四万亿的投资,那四万亿真正体现的价值也就几千亿,靠的不是银行宽松的货币政策放出来的贷款。是靠着房地产的复苏、汽车市场的复苏、家电市场的复苏三大领域的复苏拉动起来的。政府只是在这当中给了一些优惠的政策。政府的四万亿的一揽子政策,更多的是改变了人民对市场的预期增强了信心。

所以,温总理讲的“信心比金子更重要”,它把金子买到了。但是,经济的复苏靠的是市场的力量。

提问:您对人民币国际化有研究吗?现在中国要做的。

张小济:刚才我已经说过了。

提问:张部长,有一个问题想请教您一下。就是说我们的四万亿投资,现在地方政府的负债情况,大家也在谈。最后偿还的问题,这个您能不能谈一谈?

张小济:你放心,中央财政是不会哪天财政破产。

提问:因为今天上午的采访的过程当中,也有委员提议,就是说在合适的时机,可以把这些资产进行出售的形式最后来偿还债务。

张小济:这个我想,还没到时候。到时候,自然就会有办法。地方政府之所以这么干,他心里有底儿。但是我想,说老实话,中央财政和地方财政真是一个大问题,早晚要提到议事日程上来的。

提问:您觉得国家退出外贸的政策会不会逐步退出?您觉得什么时候推出会更合适?

张小济:我就说那个是长效机制,不能退出。我坚决反对退出。而且是长效机制,变为一种制度,而且不但不要退出,还应该坚持。

提问:调结构的问题怎么办呢?

张小济:这个本身就是最好的调结构。扶持外贸的政策解决最好的调结构。

提问:那我们现在出口产品大部分是低于附加值的。

张小济:低于附加值是暂时的。你这个说法都是一种固定的模式,我请你们都到企业去看一看,我刚才告诉你一个例子,那企业同样在织毛衫,它的毛衫的效率提高二十多倍。你知道我们出口部门的劳动生产率是最高的,为什么?因为我们工人的工资比国际市场高,而我们的市场份额在扩大。说明我们的效果超过了工资。我们这个部门是经济调整结构当中,是率先在危机中复苏,因为它面临的冲击最大。所以他们反应是最快,调整结构最充分,比国内很多内需部门的结构调整要充分得多。

提问:张部长,我记得去年两会的时候,您提出一个观点,就是说我们现在要继续加大出口,占领更大的市场份额。那今年这种观点,您是否还继续保持?我们还是继续走下去吗?

张小济:我去年主要讲的是保市场、保就业、保长远发展。现在我想,保市场、保就业基本做到了,现在是保长远发展。就是说,转变方式,结构调整。那么在出口当中,我刚才讲了,我们利用这次危机,我们企业在出口部门里头,结构调整是最快的,是最突出的。

你看我们退下来的,都是钢铁之类我们不具优势的,这一类跌得是最厉害的。我们增加得比较快的都是IT,包括传统的消费品的出口,相对来说跌幅是比较小的。而在这个过程当中,大家只看到了数字,而没有看到后面微观经济下面。

我们到企业做了调查的,凡是活下来的企业,凡是保住了市场,而且增加了市场份额的企业,都是结构调整比较好的企业,都是在效率方面超过了劳动成本的提升的企业。所以,这就是结构调整。你不把它拿到国际市场去打拼的话,它永远感受不到这种压力,它永远不会把结构调整放在第一位。

提问:我是说,因为您去年谈到一个观点,就是说我们现在为什么要保出口,您说虽然国外市场在缩小,但是我们在市场上控制的比例会有所增长。

张小济:这个做到了。

提问:这个做到了是吗?这个您能不能具体介绍一下?

张小济:我们主要的出口市场,欧洲市场、美国市场和日本市场的市场份额都增加了,虽然绝对量金额是下降了,但是我们的市场份额是增加了,而且增加得还比较快。而且这个当然不是去年一年,是一个长期趋势,表明我们中国的产品的国际竞争力始终在提高。即便在危机期间,我们还在提高,这一点为什么难能可贵,就是说,其他部门,说老实话,保内需。因为我们国内市场在很多程度上,还有搞保护,还有垄断。所以这些企业在经受冲击相对来说是比较小,但是对外部门这些方面,政府能够做的事很少,包括那一点儿退税,一个点两个点是微不足道的。所以,真正来讲,主要靠的是这些企业,靠炼内功,还有我们的集群优势发挥得淋漓尽致。我觉得这些很多部门、很多地区的产业配套,是在危机期间,那些进口商也是挑肥拣瘦在那儿挑。它的定单本来就少,它给谁是很关键的,要么它还是给了效率最高的。

提问:您有没有市场份额增加的具体数据?

张小济:有,我们整个在几大市场的数据都有,对不起我现在没带。我回去我可以帮你查。

提问:张部长,您对我们中国的品牌走出国门去收购国外的知名品牌怎么看待?像我们腾中和吉利收购沃尔沃这些事?

张小济:这些肯定是一个方向,因为品牌后面有文化。完全都换成中国品牌,要分产品来看。有些产品是有很强的文化色彩的时候,你自己的品牌创一个新品牌,不如去收一个老品牌。所以,在这方面我觉得是一个可以的选择。

提问:您对他们的收购有没有什么建议?

张小济:这不需要我建议,企业比我们聪明。因为我们做了大量的工作,我也跟很多的企业交流,他们是在很多,特别是在消费者方面,文化背景都是很强的。他们有时候几代人都在消费这个产品,你说突然弄一个中国产品,他连名字都没听说过,他就很难接受。

提问:那您看好腾中收购悍马被否决了,其实这个是不是国家不太支持,发改委根本通不过?

张小济:我觉得并不是政府的原因,这还是市场的原因。我觉得这种事情很正常,不可能说每一个计划就一定要成。

相关专题:

2010财经看两会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