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腾讯财经 > 2010财经看两会 > 正文

朱荣林:区域振兴规划要考虑长远利益

2010年03月03日23:0321世纪经济报道孙小林我要评论(0)
字号:T|T

朱荣林:其实呢,应该这样说。核心问题在于体制问题:干部的任期和经济周期并不是完全一致的。也就是说干部任期是短期的,经济发展是长期的过程,这两者之间如何协调、谁来协调都是大的问题。现在是人来协调这方面的内容,但人本身也是短期的,比如哪个部门的负责人也是短期的,说不定两年就换人了。这就意味着公权力走向部门化、分散化和人格化,人格化本身就是短期的,所以干部体制到了要改的地步。

当然,这个问题解决起来很难。

新一轮投资冲动

《21世纪》:那据你认为沿海地区的众规划出台,地方有足够资金来进行投资么?

朱荣林:说老实话,现在的地方债都隐藏着,省市都欠债,这个应该是司空见惯的事情。但就如同国有企业一样,盈利了是国家的,亏了国家会还。现在地方政府也这样,没有太多的风险意识。

这里面涉及到一个大的问题就是现在是本届政府举债,下届政府还债,所以举债人没有还债的责任,对地方政府就没有刚性的制约,举债主体和还债主体分离,所以借债人就没有压力,导致盲目举债,从而为当地带来巨大的GDP。

所以某种意义上讲可以得出一个结论,目前的坏意味着未来的好,目前的好意味着未来的坏,负面作用可能会推迟到未来体现。

而区域规划出台后,可能会导致新一轮大规模投资,则更会加剧地方举债的力度。4万亿投资出台后,我就表示防止通货膨胀,当时就是担心地方政府投资冲动。每一次党代会召开之后的第一年投资就增长很快,和这有点类似。现在地方政府很容易冲动,你不叫他们冲动,他们也冲动,现在叫他们冲动,他们更会冲动了。

《21世纪》:那很多沿海地区的规划似乎没有提及这方面地方债的内容?

朱荣林:对,包括规划以及相关法律目前并没有涉及到地方举债要占GDP比例多少的限制。我们现在县级政府都有城投等举债平台。县级政府不举债,地级政府“脸上无光”。而且目前对这块责任追究也没有。

应该来说,目前,缺乏相关的法律,有规定也是政府内部的规定,人大在这方面应该多发挥作用。

《21世纪》:你刚才讲地方投资冲动,国家会采用诸如环保、信贷等手段调控,你觉得效果如何?

朱荣林:2008年的时候有半数的污水处理厂在晒太阳,现在又上马一大批,300个还不止,更多的会晒太阳。事实上,如今众多的项目上马,而且地方还在报,所以用环保等调控的效果是否有效还有待观察。

“建议成立长三角经济管理局”

《21世纪》:讲了这么多,我们回到主题,从你刚才讲话看来,各种规划的作用似乎并不大?

朱荣林:解放以来,我们已经完成了11个五年计划,每个计划执行的结果检查下来都偏离了规划制定的初衷,现在看来,问题就在于规划的目标管理和过程管理相脱节。

相关专题:

2010财经看两会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