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腾讯财经 > 产业 > 人物 > 正文

人大财经委副主任:中国经济有四大潜在风险

2010年03月02日09:46腾讯财经我要评论(0)
字号:T|T

腾讯财经讯 3月2日,2010(第八届)跨国公司中国论坛在京举行。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尹中卿在论坛上表示,2010年可能是新世纪以来中国经济发展最为复杂的一年,当前中国经济存在增速大起大落、系统性金融风险、地方政府债务风险及结构性通胀四大潜在风险。

他认为,后危机时代面临的挑战和风险比金融危机时更多,多年来积累的深层次矛盾和问题还没有从根本上解决,同时又产生和积累了一些新的问题和矛盾。如果宏观调控力度、节奏和重点把握不好,有可能使经济从“V”形回升演变为倒“V”形下降。因此要密切关注经济增速大起大落风险。

此外,尹中卿强调,后危机时代必须密切关注跟踪国内外经济形势变化,不断增强货币政策的针对性和灵活性。他谈到,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为拉动中国经济回升提供了有力的金融支持,同时也对通胀预期奠定了坚定的货币基础,表现在以股票价格和房地产价格为主的资产价格飙升。

“资产价格上涨是造成通胀预期的重要推动力,楼市和股市价格飙升,势必导致虚拟资本过度增长,投机交易持续膨胀,造成社会经济虚假繁荣。”同时他强调,要及时化解结构性通货膨胀的风险。(文/曾涛涛)

以下为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尹中卿发言实录:

各位来宾大家早上好,我很高兴参加2010年第八届跨国公司中国论坛,我觉得这次论坛选择跨越危机,聚焦中国后危机时代,跨国公司的战略机遇与合规管理,这个题目选的好。我也很高兴,借此机会从战略机遇的角度选了一个当前中国潜在经济风险的防范与管控给大家进行介绍。

大家知道十一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马上就要召开了,在会前这段时间,全国人大财经委员会对政府工作报告稿,对即将提交大会的计划报告和2010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草案,对预算报告和2010年中央和地区预算草案进行了初审,在初审的过程中,财经委员会大多数组成人员认为,2010年是我们中国新世纪发展可能最为复杂的一年。虽然在2009年,中国经济应对国际金融危机的冲击取得了8.7%增长不俗的成绩,但是在2010年,中国经济进入了后危机时代,我们所面临的困难、挑战和潜在的经济风险比金融危机初级阶段甚至更多,多年来积累深层次矛盾和问题,并没有从根本上得到解决,同时又产生和积累了一些新的矛盾和问题。这些新老矛盾和问题相互交织,在今后一个时期,我们中国政府将要采取更有利的措施,密切关注有效防范,及时化解,严格管控各种潜在经济风险。

第一个,密切关注经济增速大起大落的风险。

因为2009年中国投资和消费都保持了较快的增长,但主要是靠投资拉动经济增长,2009年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达到22.48万亿,比2009年增长了30.1%,在后危机阶段,我们经济刺激政策的效应可能减弱,城乡居民收入短期难以较大幅度提高,新的消费热点也没有形成,所以进一步拓展国内消费还受到制约。民间投资尚未实质性起动,加强地方政府配套资金筹措困难,所以进一步扩大投资难度加大。在应对危机的过程当中,我们解决了产能过剩的库存,但是在一些行业又出现了新的产能过剩。像现在的中国汽车制造业、钢铁业、矿业、水泥业、造船业、电解铝、煤化工、炼油、平板玻璃、烧碱产能严重过剩。同时,在一些新的产能,包括像风能设备制造等这些行业也出现了重复建设的问题。

但是,2010年经济增速既有大起的可能,也有大落的风险,所以目前令人担忧的,我们认为不是衰退,而是过热,所以应该加强宏观调控的力度、节奏和重点,避免经济上升过快所导致,最后下滑,陷入W形的冷热循环的怪圈。我前不久一再呼吁,我们应当本着无缝衔接,稳步着陆,逐步淡出的原则,把经济刺激的政策逐步的退出,实行退出的软着陆,不仅要避免二次探底,还要避免因为经济过热造成的二次探底。

第二是有效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

为应对国际金融危机的冲击,我们中国实行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这是建国60年来,特别是改革开放30年来我们第一次实行这种宽松的货币政策,导致信贷快速上升,2009年全年,M1余额是22万亿元,同比增长32.35%,M2余额为60.62万亿元,同比增长27.68%。2009年新增贷款达到了9.59万亿,今年1月份新增了1.3万亿元,投放结构上来看,这些贷款中,中长期贷款余额比重急剧上升,非金融公司及其他部门中长期贷款新增一半以上,居民户中长期贷款也新增了1.7万亿元,是2008年的四倍。2009年12月末,中国外汇的余额达到了2.4万亿美元,持有美国国债八千多亿美元,总量均居各国之首。

庞大的外汇储备不仅导致了基础货币供应的增加,也导致了银行流动性过剩,所以现在由于看好人民币升值的空间,部分境外的投资套利资金也进入了国内,热钱重新回流,对于中国的经济可能会造成一定的冲击,2010年将要密切关注国内外经济形势的变化,不断增强货币政策的针对性和灵活性,切实加强流动性管理,把握好信贷投放的节奏,加大对热钱的监管力度,有效的防范和化解系统性金融风险。

第三,要密切监控地方政府的债务风险。

在应对国际金融危机的过程中,因为我们的增长主要靠投资,投资在中央主要靠赤字,在地方主要是靠投融资平台的贷款。2009年地方政府,县、地级市都建立了大量的投融资平台,这种投融资平台贷款超过了五万亿元,接近2009年新增贷款9.6万亿元的一半。这些投融资平台要么是以政府所拥有的土地进行质押,要么用综合收费能力保证项目的还款能力。投融资平台的资本金很少,但是他的杠杆力却很高,并且大部分资金用在自偿能力比较低的基础设施建设和其他公共项目上,甚至还有一些政府公共活动的其他投资,因投融资平台而信贷化。往往是一个政府设立了多个政府投融资平台,包括他的一些部门。同一个政府融资平台有多个银行贷款的进入,所以这就给对方留下了隐性赤字和债务负担,构成了财政结构性风险。这些风险一旦地方财政出现困难,许多项目就难免半途而废,地方政府就面临着这种融资链条的断裂,导致银行产生大量的呆坏帐。2010年,中国的投资重点用于去年在建项目的续建和收尾,严格控制新增项目。地方配套资金完成不好的不再安排投资项目,这就是为了控制地方在过去一年所产生的大量债务,加强对地方债务的管理和投融资风险的管理,有效的防范因地方债务风险所导致的整个国家财政结构风险和金融风险。

最后一个就是要及时化解结构性通货膨胀的风险。

国际金融危机爆发之后,我们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为拉动中国的经济发展提供了有力的金融支持,同时也对通货膨胀预期奠定了坚实的货币基础。大幅度投放的货币和天量贷款所产生的流动性对物价的影响,不仅表现在对CPI和PPI所覆盖的普通商品价格上,而且也表现在以股票价格和房地产价格为主的资产价格飙升上。

就房地产市场来说,2009年各地的地王屡创新高,全国土地出让金达到1.5万亿以上,接近于2009年我们国家整个财政收入的1/4。部分城市房价快速攀升,尽管土地局说平均只升1.5%,但是老百姓感觉远远高于这个,实际部分城市的价格几斤翻番。

就资本市场来说,2009年证券股票交易额同比增长了近一倍,上证指数一度突破了3500点,上升80%以上。由于特殊国情,我们不能以部分城市的房价以片盖全,但是楼市出现泡沫已是不争的事实,股票的暴涨暴跌表明正是资产价格的泡沫导致了股市市场缺乏坚实的依托。所以这次资产价格上涨是造成通货膨胀的重要推动力,楼市和股市价格飙升势必导致虚拟资本过度增长,投机交易持续膨胀,造成社会经济的虚假繁荣。包括这种居民消费品价格,最近因为去年底,今年初的天气问题,很多地方部分出现了上涨。国外基础产品的价格随着进入后危机时代也在反弹,包括石油、中国经济依赖比较多的大豆等产品价格也在推动CPI的增长,对PPI也起到了明显的推动作用。

所以我们以为流动性过剩,资产价格飙升,居民必需消费品价格上杭,输入型通胀,有可能导致比较严重的结构性通货膨胀。所以2010年,我们一定得把管理好通货膨胀的预期,防止化解结构性通货膨胀成为中国2010年的重要任务,我的演讲就到这里,谢谢大家!

[责任编辑:appleli]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