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腾讯财经 > 2010财经看两会 > 正文

周晓峰关于提高劳动者工资收入的议案

2010年03月01日09:46腾讯财经我要评论(0)
字号:T|T

全国人大代表古贝春集团周晓峰为十一届三次人代会准备了5项议案。其中一个为“关于通过提高劳动者工资收入,发展经济改善民生维护社会和谐稳定的议案”。在议案中他表示,提高初次分配中劳动报酬比例,有利于调动各种生产要素所有者的积极性。形成全体人民各尽其能、各得其所而又和谐相处的局面。

此外,周晓峰认为,应尽快出台收入分配改革方案,国民收入分配向劳动者倾斜,三年内逐步使劳动者报酬占GDP的比例提升为45%以上。要将经济增长和职工收益密切挂钩,建立健全不同部门、行业和地区职工工资增长与经济增长保持大体同步的机制,将两者增长关系作为地方政府政绩考核指标之一。(腾讯—求是小康杂志联合报道 记者 张志)

以下为议案全文:

关于通过提高劳动者工资收入,发展经济改善民生维护社会和谐稳定的议案

2009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在部署2010年经济工作主要任务时提出:着力保障和改善民生,全力维护社会稳定。保障和改善民生是我们发展经济的最终目的,也是实施扩大内需战略和推动经济发展方式转变的重大举措。……而发展经济、改善民生、维护社会和谐稳定,关键是将过去的“内需不足→依赖出口→低价竞销→利润低下→工资增长缓慢→内需不足”这样一种恶性循环的经济发展模式转变为一种“收入增加→内需增长→降低对出口的依赖→避免竞销→收入增加”的良性循环模式,把扩大内需变投资与出口拉动为消费拉动。在消费、投资、出口对经济增长的拉动之中,消费的作用最为突出。据估算,目前我国直接投资每增加1%,可拉动GDP上涨0.22个百分点,居民消费率每增加1%,可以拉动GDP上涨0.87个百分点,消费拉动是投资拉动的四倍。同时,消费投资的效率是出售商品者的纯利润,没有损耗,应在20%左右,而直接投资往往伴有大量的损耗,其效率一般在5%左右,约高于银行利息。可见消费是一种比直接投资更为重要的间接投资。中国有13亿人,这是我国最大的资源,每个人都在通过购买而投资,每个人都是投资商,每个人都在通过消费而决定经济。因此,提高劳动者工资收入当是实现购买力增强,扩大内需,发展经济与维护社会和谐的根本。而目前现状是:消费占GDP的比重,世界平均水平约为70%。美国等发达国家的消费在GDP中的比重达到85%以上。我国在上世纪80年代,消费的比重在三者中超过60%。而这些年这项指标都低于55%,甚至低于50%。从目前我国财政消费占我们国家GDP的30%,劳动收入和消费仅占不到20%这一数据来看,我国劳动人民的消费能力非常有限。我国的投资增长每年都超过30%,而内需增长仅为约10%。中国内需不足的背后,是普通劳动者收入过低。有数据表明,我国目前约10万亿左右的工资总额在GDP中的所占比重仅为10%多一些,降至近十年的最低点。所以,增加劳动者工资收入已成为扩大内需、发展经济、改善民生与维护社会和谐稳定的迫切需要。

方案:

一、提高劳动者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例

提高初次分配中劳动报酬比例,有利于调动各种生产要素所有者的积极性。形成全体人民各尽其能、各得其所而又和谐相处的局面,一个重要环节就是保持劳动要素报酬与非劳动要素报酬的合理比例。目前,在我国生产要素的报酬中,劳动报酬比例较低,尤其是农民工和部分城市低收入者的劳动报酬低、增长速度慢,他们难以从快速的经济增长中获得更多实惠。长此下去,势必会损害广大劳动者的积极性、主动性和创造性,甚至会使劳动要素与非劳动要素处于对立状态。提高初次分配中劳动报酬比例,对于广大劳动者发挥劳动积极性、树立通过诚实劳动合法经营致富的信心以及调动各种生产要素所有者的积极性,具有重要意义。目前,现有工资分配制度 ,是由传统分配制度演变而来的,工资总额占国民总收入中的比重偏低,究其原因,主是是因为职工工资在初次分配中比重过低,导致成本过低,税基较高。因此,在企业初次分配中应着着加大工资比重。另外,政府也应在提高劳动报酬的比重方面有所作为。一是维护市场秩序,完善劳动力市场机制,使劳动力供需双方公平地在市场上竞争。只有公平竞争,才能使工资率客观地反映劳动力生产要素的稀缺程度和再生产劳动力的成本。二是严格劳动执法,保护劳动者的正当权益。只有严格劳动执法,才会切实保护劳动者的正当权益,减少恶意欠薪等现象。三是根据经济增长和企业利润增长的实际情况,确立不断调整工资指导线,建立企业职工工资正常增长机制和支付保障机制,使劳动报酬能够随着经济发展逐步合理地增加。四是组织职业培训,从而提高劳动者的人力资本存量,使劳动者通过素质和技能的提高增加劳动报酬。

二、政府主导下的减税策略,是实现工资收入增加的关键

要让劳动者工资增加,让企业负担是不现实的,因为企业工资增长了,劳动成本会提高,竞争力会减弱;同时,我国劳动力供给量很大,本来就业就不容易,要高薪就业就更困难。所以政府主导下的减税策略是保证薪酬增长的关键因素。政府不能强制企业工资增长,但可以用减税的方式保证工资增长。日本战后政府间接税的比重一直保持在6%-10%的较低水平,政府在国民收入初次分配中保持较低的比例促使劳动者收入比重不断上升。与其他国家相比,我国政府税收占比较高,2004-2008年各项税收(扣除企业所得税)占国内生产总值平均比重为14-15%,高于日本4-5个百分点。如果政府税收所得降低4个百分点转移给居民,每年大约可使劳动者报酬增加11000多亿元,劳动者报酬占比将提高3-4个百分点。假如工资10年内增长三倍,以目前的10万亿工资总额为基数,到2020年增长到30万亿,每年只需要增加10.5%,这是现实的;以2007年的税收是4.9万亿举例,若拿出其中的1万亿作为工资增加的启动资金,每年需要减的税收为税收总额的10-25%之间。

中国07年的财政赤字占GDP的比重,我们的财政赤字大概一年是2500亿,我们的GDP大概是一年24万亿,也就是我们的财政赤字占GDP的比重非常非常低,所以我们可以增长很多,原因是我们的税收增长得非常快。所以10到25%的税收削减,用于增长劳动者工资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三、尽快实施企业工资制度改革

目前,企业基本采用绩效工资制,极易造成企业亏损由员工买单的情况,更有企业主恶意隐瞒绩效,用降薪做法维持企业经营的不合理现象。建议在绩效工资为主的基础上,增加适当比例的年工工资,以为企业职工提供基本保障,维护其权益。

四、提高劳动者工资在GDP中的比重

尽快出台收入分配改革方案,国民收入分配向劳动者倾斜,三年内逐步使劳动者报酬占GDP的比例提升为45%以上。要将经济增长和职工收益密切挂钩,建立健全不同部门、行业和地区职工工资增长与经济增长保持大体同步的机制,将两者增长关系作为地方政府政绩考核指标之一。

[责任编辑:azurezeng]

相关专题:

2010财经看两会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