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腾讯财经 > 财经评论 > 正文

张五常:最低工资的杀伤力

2010年02月25日08:26新快报我要评论(0)
字号:T|T

最低工资对经济的杀伤力严重,是这些日子先进之邦的经济看不到有大复苏可能的一个主要原因。在经济学的范畴内,我没有读过一句说最低工资对经济有贡献:因为政治上或职位上的需要而支持最低工资的经济学者,一律被行家们贬低。我从一个简单而又有说服力的分析角度来把最低工资斩一刀。

先从目前上海的建筑工人的日工工资说起吧。壮年而又技术及格的建筑日工,每日工资是120元,2003年底是50元,六年的每年平均复式增长率是16%。而六年来略有通胀。扣除这些,六年的平均复式增长率约12%。了不起:复式实质年率12%的增长率,收入每六年加倍,持续下去,12年后日工工资是480元。中国日常生活的物价比先进之邦低,调整后是近于先进之邦的水平了。记住,日工的工资是没受到最低工资的法例帮助的。

农民的收入增长更惊人。沿海省份,壮年的农业日工工资,2003年底约30元,今天约80元,复式增长年率是18%强。换言之,神州大地只用了约八年,农民收入就追近或可与城市工人收入打平。工业的发展拉动农转工,使留于农业的收入上升。倒转过来,农民的收入上升,促成的民工荒把工业的工资推上去。去年2月我写过:“工业的工资,是由农作的收入决定的,用不着新劳动法的帮助。”这是个新的均衡点看法,但解答了二百多年来经济学者老是找不到圆满解释的工资厘定的悬案。

今天我们问:如果中国老早就有日工的最低工资的规限——即是说最低工资一律有效地维护着或左右着所有就业的员工——中国经济会怎样呢?答案是不可能有今天的成就。雇主会挑选工作效率较高的员工;会聘用较少人手;惟恐最低工资再提升,他们会作出对劳苦大众不利的未雨绸缪;农转工会缓慢下来,而最低工资加得够高会出现工人大量回乡归故里的现象——正如一年多前出现过的。除非有工会的有效维护,有机会就业的工人不会容易地获得甜头:去年在新劳动法下,有依法及不依法的两种工厂,工人多选不依法的,因为依法的雇主凡事苛求。

在有效或够高的最低工资规限下,老弱残兵的际遇会是最不幸的:他们会失去就业的机会。就是今天的上海,老弱残兵的日工工资只40元,而如果有最低工资的左右,他们会失去工作。我不反对帮助或补贴这些每月只得十天八天工作的老弱残兵,但他们可以工作,愿意低薪工作,政府有什么理由要立下最低工资的法例,间接地不准他们工作呢?

任何人,只要可以工作而又愿意工作,无论工资多低我们要让他们工作——这是我信奉不疑的。

(作者系国际知名经济学家,新制度经济学和现代产权经济学的创始人之一)

[责任编辑:pljcpe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