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腾讯财经 > 财经评论 > 正文

大公报:后危机时代 G7面临重新定位难题

2010年02月21日16:21中国新闻网我要评论(0)
字号:T|T

  中新网2月21日电 香港《大公报》21日刊出署名文章说,西方七国集团(G7)财长会议日前低调落幕。一些分析人士指出,在后危机时代,难以驾驭全球经济议题的七国集团显然面临重新定位和自我认知的难题。

  文章摘编如下:

  2月6日,西方七国集团(G7)财政部长和中央银行行长会议在加拿大北部小城伊卡卢伊特闭幕。在全球经济复苏基础脆弱、欧元区深陷债务危机的背景下,此次G7会议显得十分低调,只是例行公事般地走过场,多少有些匆促和寂寥。

  与往届西装革履、正襟危坐的会议风格截然不同,此次与会的G7财长和行长们着装十分随便,会议形式也不拘一格,会场内人们甚至可以看到放松的炉边谈话景象,官员们身着休闲的毛衣凑在一块像聊家常一样谈论会议话题。

  很显然,G7已沦落为清谈会,一切表态和承诺都没有法律约束。

  欧洲债务成主题

  当前希腊等欧盟成员国面临巨额财政赤字和债务,已引发外界对欧元区可能发生主权信用危机的担忧。为此,欧洲债务问题成了此次会议的主旨。由希腊政府债台高筑引发的主权债务危机,正在葡萄牙、西班牙等欧元区“边缘国家”蔓延,这个单一货币联盟正面临成立十一年以来最严峻考验。

  与会的欧盟国家向其它与会者保证,将确保希腊到2012年按时把财政赤字占国内生产总值比例从近13%大幅削减至3%以下。在会后发表的一份声明中,欧洲中央银行行长特里谢力挺希腊提出的应对措施,并有信心平息债务危机引起的恐慌。他表示:“我们期待并相信,希腊政府会做出有利于达到目标的一切决定。”

  欧元集团主席容克也不惜口舌地努力消除外界疑虑,他认为,尽管希腊的债务形势严峻,但欧元区国家可以自行解决危机,无需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出手相助。不过,全球卫星外汇交易公司外汇研究部一位主管揶揄道,“我不认为特里谢的言论有助于缓解市场对欧元区的忧虑与不安,围绕希腊问题仍然尚未出炉任何具体的计划”。

  以往G7财长会都会拿别国的汇率说事,在谈论一些国家的汇率政策时,总倾向于众口一词地指手画脚。但在此次会议上,这种默契不复存在。法国等欧洲国家赞成在七国集团会议上探讨此事,而日本则建议在二十国集团框架下展开讨论。此外,日本财务大臣菅直人告诉媒体,与会者这次几乎没有提及汇率问题。这与会议之前媒体猜测的大相径庭。

  其实这也不足为怪。作为世界上最为发达的七个工业化国家,G7自身面临的问题已够“喝一壶”的了,所谓自顾不暇,“门前雪”亟待扫除,哪有闲功夫对别人的“瓦上霜”说三道四。

  G7或将边缘化

  这一次G7财长会极为低调,搞了一些“改革”。对此,德国财政部长不无得意地声称,这次会议的种种革新意味着一个“崭新”的七国集团。

  会议东道主加拿大财政部长在会前吹风时曾说,新形势下七国集团不能再像过去那样发挥领导作用了,但可以集体坦率地讨论一些全球性的问题,为其它国家和国际组织进一步讨论这些问题提供建议。他表示,要让七国集团回归“更为小型”“非正式”和“坦诚的”讨论。

  尽管如此,一些媒体暗示,在世界经济格局发生重大变革的后危机时代,七国集团难免会像本次会议会址——偏僻的伊卡卢伊特一样被边缘化。伴随二十国集团跃升为全球主要经济论坛,以及中国等发展中国家经济崛起,七国集团如今挣扎着想保留一席之地。鉴于七国集团成员国普遍面临高失业率、高额公共债务和不良银行系统,一些人建议,七国集团应当“寿终正寝”。

  就七国集团会议举办的形式,加拿大宣布,下届七国集团财长会将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春季会议的间隙进行。有媒体甚至预计,伊卡卢伊特会议可能是七国集团最后一次单独聚会。

  一些分析人士指出,在后危机时代,难以驾驭全球经济议题的七国集团显然面临重新定位和自我认知的难题。

  从本次G7财长会召开的情况来看,各国之间在利益上难以协调一致,在经济发展关键的改革问题上出现方向性的分歧,对G7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有评论指出,作为世界上最发达的工业国家,G7之间的重大分歧可能导致全球经济复苏的步伐不稳,更可能进一步影响到G7作为一个整体在全球经济事务中发挥作用的力度,从而让G7在完成充当世界经济发展主要平台的任务上更加力不从心。

  更有媒体断言,世界似乎并不奢望由他们(G7)给出最终救赎方案。在原本就发端于G7国家内部的保护主义风潮面前,重新定位风雨飘摇的全球经济,几乎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蔡恩泽)

[责任编辑:xcw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