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腾讯财经 > 正文

郦晓:“三农”问题要多听农民认识

2010年02月20日23:37腾讯财经特约郦晓我要评论(0)
字号:T|T

一方面维护了民工的权益。民工寻找工作是一个弱势行为,工作技能较为单一,对企业来说更换方便,这种情况下企业可以压低薪金。市场并不反映民工真实的劳动价值。需要在整体上给予一种保护,最低工资是对企业行为的一个限制。


也规范了劳动力用工市场。民工进城寻找工作,对城市已有的从业人员是有冲击的。很多人谈到竞争,但这个问题实际上比较复杂。弱势的民工更乐意接受一个较低的薪金,这就给城市的从业人员一个压力。

实际上凸现了一种异地求职的思维方式:什么情况下跨地区求职是值得鼓励的?比如我到北京打工,如果从事的是较为普通的工作,那么一方面我要为异地工作承担更高的成本,这是显而易见的,另一方面,用人单位之所以不用当地人,是因为我乐意接受一个较低的薪金。

异地工作的合理理由是,企业在当地找不到合适的人,所以愿意支付更高的薪金聘请外地人。如果不是差异性的人才,其实流动是不成立的。本地人生活在当地,相应社会成本已经存在了,可能的情况下当然是雇佣本地人。

劳动力输出地政府其实要承担更多责任,组织人员培训,提高外出务工者的技能。其实企业对从业人员的技能敏感性还是很高的,因为市场环境下,企业不可避免有短期思维,不再如同以前那样热衷于长期培训工作了;培训完,可能人就流动走了。

一些人会抱怨,因为很多企业实际上依赖于低薪金、低福利待遇的民工在维持。其实这是最大的错误,我就做过类似的事情,我到今天都很自责。产业到了一定阶段就要升级,要提供给从业人员一个跟得上消费的薪金待遇。真的不行,企业垮了也是应该的。

实际上产业在转移,从劳动力成本高的地区向劳动力成本低的地区转移。勉强维持,既改变不了企业的命运,也阻碍了产业转移。民工不需要跨地区找工作,他在离家不远的地方就能找到类似的工作。如果产业转移的话,劳动力成本低的地区,不但是获得了一点工资,还包括企业税收和其他好处。

确立民工最低工资制度不是一种变化,不会改变多少,它是一种促进,是一种推动,推动事物向更合理的方向走。

最低工资制度以前就在推行,有几个问题:第一是标准定得太低,对企业经营行为没有影响,这大概是考虑了政策可执行性;其次是由于企业现实薪金标准并不那么简单,实际上还是缺乏参照;第三是标准制定后的监督力度,我在企业的时候,好像没有部门打电话来询问。

工会代表大会中代表提出的民工最低工资制度的建议,是与经济发展呼应的,经济发展到了这个阶段,增长不再是关键,劳动力的保护更为重要。

[责任编辑:xcw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