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腾讯财经 > 财经新闻 > 金融市场 > 正文

零呆账高收益:民间借贷后危机生存

2010年02月13日12:48中国经营报我要评论(0)
字号:T|T

编者按/尽管政府对民间金融“扰乱金融秩序”的担忧从未减弱,但事实上,作为中小民营企业重要的融资通道之一,民间金融已经成为正规金融的有效补充。据推算,2009年,我国民间借贷规模约为7.3万亿元左右,相当于全年9.59万亿元银行信贷总额的76.12%,比2008年的5.4万亿元增长了35.19%。

2009年底,《中国经营报》记者再次探访浙江、福建等民间金融活跃地区后发现,在《放贷人条例》迟迟难出、小额贷款公司先行运作的背景下,这些区域的民间金融仍然活跃。2009年,在国际经济艰难复苏,国内经济逐渐企稳之际,民间金融比正规金融体系更早地体会到了经济冷暖,并为地区经济复苏提供支持。有迹象显示,这些资金主要流向了当地中小民营企业运营以及个人炒房。

“每年年底,很多企业喜欢找我们借钱,哪怕利息高一点儿,因为我们效率高。但我们反倒更加小心,腊月二十以后就不接业务了。”老五(化名)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民间借贷有一个不成文的行规,越到年底资金收得越紧,基本属于持币过节,“踏踏实实过个年,生意上的事,节后再说。”

老五是厦门一家担保公司的总经理。这家注册资金8000万元的担保公司成立时,主要是想利用中小企业需要资金的机会,帮他们向银行提供担保,公司的股东也是一些中小企业主。但事实上,从公司成立至今,老五连一笔正规担保业务也没做过。

从担保公司成立至今,老五总共做了四五十笔投资业务,涉及金额约五六千万元,截至目前,老五的存量贷款约有3000万元左右,“都是短期,两三个月,很少超过半年。”在承担一定风险的前提下,老五的年平均利润率能保持在30%~40%之上。

实业资本过桥放贷

厦漳泉三角区(厦门、漳州、泉州)是福建中小企业最为活跃的地区,老五常年在厦门和泉州之间往返。中小企业多,对资金的需求也大,而正常的资金需求往往无法通过正常途径得到满足,老五的生意应运而生。

“银行贷款的隐性成本非常高,特别是中小企业贷款,求爷爷告奶奶人家都不一定贷给你。但是民间做很快,可能一个案子一两天资金马上就到位,特别是针对短期资金需求。”老五说,“比如你有一套房子想抵押给银行,银行需要通过评估所来评估它值多少钱,评估费由你支付,然后你把相关文件提交给银行,银行按照一个折扣比例给你发放贷款。但是我们操作起来很省事,双方过去看一下,你觉得它值多少,我认为差不多,直接到房产局去办登记就可以了。只要把相关证件送到房产局,我立刻就能把钱划给你。但银行需要所有手续办完,拿到产权证明以后才行。”

“没办法做担保,我只能做一些投资的业务。反正我现在有钱,哪里有好东西我就买一点儿,再就是以私人名义拆借。”老五吐出一口烟,给自己和记者又倒上一轮功夫茶。

但是,老五不认为自己赚钱很容易。在他看来,他做的生意是典型的以大博小。“我放1000万元出去,你看到的是我一个月收了人家30万元到40万元的利息,但是万一要是风险把控不严,我这1000万元就泡汤了。”

虽然看上去利息收得很高,但实际上,按照央行的规定,超出基准利率(现行标准为年息5.31%)四倍以上的借贷关系是不受法律保护的。以此推算,老五借出去的钱月息不应该超过1.77%(5.31%×4÷12),1000万元,每个月受法律保护的利息上限是17.7万元。

“资金计划很重要。”老五告诉记者,每个月1号财务部门都要给他一个资金情况表,主要内容包括月内有哪几笔资金回笼,收益是多少,月内需要支付的资金有多少等等,“和银行一样。”

计划外的资金开支怎么安排?“真有好项目且风险可控的话,可以随时向股东要钱。只要在股东能力范围之内,明确时间和资金量,多少钱都可以投,这是做资金和做实业的最大不同。”老五说,每个股东背后其实都有各自的中小企业,“比如服装厂什么的”,碰到生意淡季,资金就会流向担保公司,以期产生更高收益。如果这些企业自己需要短期资金,也会按照规矩向老五提出借款申请,“和别人一样,该怎么做就怎么做,大家都很公平。”

除了向股东要资金,老五还曾经和其他公司联合做过项目。“一般不会超过两家公司合作,大家按照自己的能力分别做调查,分别投资,分别承担风险。”

当地另一家担保公司的总经理助理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在厦门,担保公司在私人借贷方面运作还算比较正规:“那些投资公司才是真正的高利贷。一般能借给你的资金量都很小,大约10万元或者20万元,月息能要到七八分(即每月利息为7%~8%,老五的月息大约是3%~4%)。通常情况下,只有那些在别处借不到钱的人才会找他们,比如说,赌徒。”他说,这些投资公司的追债能力很强,“黑的白的什么都来。”

2009年年中,当地媒体报道称,厦门市地下金融规模高达数十亿元。前述总经理助理透露,这个数字把当地银监局“搞得非常紧张”,并要求当地人民银行和经济发展局协助调查,最后得出的结论是“报道失实”。

审水表、电表、报关表

对于银行来说,最大的风险就是呆坏账,一旦贷款人失去还款能力,银行的经营风险将很快暴露并迅速蔓延。2010年年初,沪深两市银行股遭到众多机构看空,主要原因之一就是担心这些银行在2009年大幅放贷时所蕴藏的风险可能在今后两三年内集中爆发,而目前却看不到银行对冲风险的措施及手段。

但老五的生意似乎并未受到这种氛围的负面影响。对于银行最为担心的呆坏账控制,曾在银行工作7年的他自夸“我的办法比银行管用”。

“从风险把控的角度讲,民间的做法比银行要好一些。”老五介绍,对于需要资金的个人,他们通常要求提供房产抵押,但不会像银行那样需要繁杂的手续,“说好价钱,马上就到房产局去办登记,对方归还本息之前,我对房屋有完全的处置权。”

房产评估通常适用于个人贷款,对于企业,老五的办法是刘明康说的“三表法”:“我们评估一家企业,根本不看你的财务报表,审计了多少遍我都不看。上市公司财务报表都可以做假,更不要说是中小企业。我的方法很简单,一个正常的企业你看它什么?就像刘明康说的那样,你只需要看水表、电表和报关表,这是最草根的做法,但非常管用。企业有没有经营,经营得怎么样,看它一个月用水用多少、用电用多少,这是每个月都要交的,蒙不过去。”

“做我们这种生意,最看重对人的判断,盯住企业老板、所有人、股东,调查他们的为人。如果他有很多不良嗜好,比如说爱赌博、赌球、吸毒什么的,把钱借给这种人,是自己找事。”老五说,他们的生意多由熟人之间互相介绍,彼此知根知底,并要求中间人提供担保。“如果是熟人介绍,且借款人的情况不太好调查,会要求介绍人提供担保,把介绍人‘拉下水’。不一定要介绍人的资产,但是他必须给我出具一个担保。万一还不了款,我会连介绍人一起起诉。”老五说,这就是民间借贷往往逾期率(坏账)绝对比银行低的原因,“我们从公司成立做到现在,一笔坏账都没有。”

如果有客户已经和担保公司建立了长期关系,偶尔也可以从老五这里拿到信用贷款,但额度一般不会很大。实际上,老五也做“从市场来的生意”,即自己找上门的借款人,因为这样不用看人情,只看抵押品,而且利息也收得相对较高。“汽车不要,股票得看情况。最保险是固定资产,房子、地皮、商铺、店面、写字楼都成,要能够办抵押登记。”老五说,这样的业务占的比例还比较高。

除了抵押品,贷款额度也是老五控制风险的手段之一。在他的公司,贷款人可以凭抵押品申请单笔不超过500万元的贷款,超过1000万元,需要全体股东讨论表决。但到目前为止,这种情况还没有发生过。“特别好的案子,可以考虑化整为零,分阶段投入,手段非常灵活,因为这是自己可以说了算的事情。”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老五其实颇多顾虑:“其实我们这种生存状况,一些政府部门也知道,但是大家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我们尽量做的本分一点,把自己当成银行的补充。过几年银行好的时候,政府会过来整顿和规范这一块的。”

“我也想规范地按相关监管和法律法规要求做业务,但国家目前对担保、典当行业并没有明确的监管措施,行业位置相对模糊,但市场需求很大,我们的业务对银行是一种很好的补充,对企业是一种应急的融资渠道,对当地经济发展也是一种直接拉动。”老五说,虽然从表面看,民间借贷的成本相当高,已经高出国家法律所能容忍的三四倍甚至更高,但与银行相比,民间融资的优势相当突出:快捷,成本直观;而银行融资效率低,总成本(表面成本、隐性成本、时间成本)相对较高,而且一套程序下来,最终还不知道能不能融到资金。

“非常希望国家能让民间资本慢慢阳光化,相信这也是大势所趋。”老五说,“有机会,我们也想转成小额贷款银行。”

[责任编辑:robinchen]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