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腾讯财经 > 基金 > 基金要闻 > 正文

李克难三度出山:连续筹建三家基金公司

2010年02月03日11:09今日财富孙会 张云我要评论(0)
字号:T|T

“李总是个很能干的职业经理人,尽管职业道路有些曲折,但总的来说还是服务的公司越来越大,能获得三家公司股东的信任,这本身就是能力的体现,”一位李克难曾经的基金公司同事如此认为。

“就像他的名字克难,职业使命就是克服困难,”朋友们喜欢拿李克难的名字开玩笑。筹建基金公司的难度可以想象,但李克难一干就是三家。

2002年领命完成湘财合丰基金(泰达荷银)筹建,2003年引入外资股东,发行业内首只伞形基金,同年9月,黯然远走深圳;

2004年筹建汉唐澳银基金(现信达澳银),历时两年2006年开业,期间遭遇中方股东汉唐证券被托管,2008年4月辞职;

2008年6月赴任平安大华筹备组,一年后经历颇多波折,李克难和他的筹备组成员,依然在等待着这张“熟悉”的开业批文。

八年间负责筹建三家基金公司,前无古人,也难有后来者,李克难传奇的职业生涯实际上已确定。

三度筹建

这是一段曲折而传奇的从业经历。

2009年10月,电话中,在对现在的状态表示满意的同时,李克难对于新职位保持低调,“媒体的报道有些偏差,公司的开业时间还没有确定,希望拿到证监会批文后再和外界多交流,但现在暂时还不方便”。

此时的李克难人在深圳,筹备他八年基金生涯中的第三家基金公司——平安大华基金管理有有限公司。

当年的湘财合丰基金公司,即如今的泰达荷银基金管理公司,李克难作为湘财证券副总经理领命筹建,算是开业元老。

这是李克难筹建的第一家基金公司,当时中国基金业刚刚整装上阵,湘财合丰基金公司成立就经历了一番变数,几经周折,荷兰银行受让新疆证券和大庆石油33%的股权,成为当时首家通过受让方式成立的合资基金。

“2002年,基金业从基金黑幕的阴影中走出来,行业都在摸索一条发展的路,湘财合丰基金与招商基金差不多同时成立,当时能够合资成功也是颇费周折,都是第一批合资基金公司,”业内人士透露。

然而,2003年10月,发完了当时流行一时的湘财荷银伞形基金,李克难就在一系列传闻之后在湘财荷银低调谢幕,这不得不说是个遗憾。

李克难离开湘财合丰后,作为湘财证券的副总裁,短暂到香港学习了一段时间,几个月后,加入当时的汉唐澳银筹备组再次上路。

筹建信达澳银基金,遭遇的困难甚至更多。

原本按计划,汉唐澳银将在2004年10月开业,正积极准备产品,这意味着在离开湘财荷银半年后,李克难可以在新的平台重新施展拳脚。

2004年,当信达澳银基金公司原中方股东汉唐证券被托管时,李克难和他的基金筹备组一片茫然。

这是距计划中的开业仅一个月,汉唐证券由于巨额不良资产被中国信达资产正式接管,“和当时的其它合资基金公司一样,汉唐澳银希望开业不久就开始发新基金,没想到等来的却是大股东关门的消息,”公司当年人士表示。

对于筹建平安大华基金的困难,李克难应有预期。

辞任信达澳银

与告别湘财荷银时一挥衣袖相比,离开信达澳银,李克难引来一片惋惜。

李克难任职于信达澳银基金公司四年,从2004到2008年。2008年4月17日,李克难正式宣布离任,由董事长何加武先生代行总经理职务。

当时正处于筹备精华配置基金的关键时期,基金公司逐步走上正轨后,李再次选择离开了。李克难辞去总经理职务显得有些仓促。

一个月前,2008年3月21日,第三届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年会上,李克难还以信达澳银总经理的身份作“专户理财,通向多元化资产管理之路”发言。

即使如此,四年下来,李克难的能力还是受到认可。

作为汉唐澳银基金总裁李克难代表部分股东进行引入新股东的谈判。据了解,实力强大的保险公司成为李克难全力引进的对象,与各方几经商谈,李克难及汉唐澳银基金管理层与中国人保等机构都进行了深入接触。

由于当时保险设立基金公司存在障碍,汉唐的股权由汉唐的托管方信达资产接管,与保险公司的合作不得不中止。

从2006年信达澳银开业成立,到2008年4月去职时,信达澳银旗下拥有领先增长基金,管理规模超过100亿,应当说已经逐步摆脱了生存危机。

为何离开一手创立的信达澳银,外界不得而知,在离开信达澳银之前,并没有太多的人能够预料。

信达澳银甚至有点措手不及。

直到2009年2月17日,信达澳银基金才发布公告,聘任王重昆为公司总经理。此前王重昆为信达澳银基金的副总经理,兼市场总监。此时,距前任总经理李克难于2008年4月27日的离职公告已经过去近10个月的时间。

“至少从表象来看,信达资产方面并没有预计到李克难的离职,否则,不会在今年2月份才聘任总经理,李克难主动离开的可能性更大,”业内人士分析。

2008年4月,挥别一手创建的信达澳银基金,李克难前往在平安大华基金管理公司筹备组,第三次主导筹建工作。

性格强人

李克难为人耿直,能力也比较强,这是其老同事的评价。

“是个很能干的职业经理人,尽管道路有些曲折,但能获得三家公司股东的信任,这本身就是能力的体现,”曾经的同事对李颇多褒奖。

然而,也正是这样的性格,使得其往往成为栽树人,却没有消受树下乘凉的快乐。

李克难在信达澳银从筹建到逐渐发展,在公司运营走上正轨之后交出权杖,从常理上似乎很难理解李克难的选择。

在信达资产管理接手后,李虽然一开始即带领汉唐澳银,为公司的成立立下了汗马功劳,但“李克难是汉唐证券时期的筹备组负责人,在汉唐证券被信达托管后,虽然还是作为中方股东的代表,但对于四大资产管理公司之一的信达资产而言,掌握话语权只是早晚的事,”

“实际上,李克难后期在信达澳银的话语权有限,只能感叹时运不济”,有知情人士透露,“李性格较为耿直,而信达方面也比较强势,最后的结果必然是李的离开”。

在湘财荷银的后期,李克难的离开同样带有悲情色彩。

“应该说平安的平台还是更好些,平安在资本市场的实力和影响毋庸置疑,可能对李克难更有吸引力,”熟悉李克难人士认为,“对于筹建基金公司,没有人比李克难更有经验,在平安大华,李克难的空间更大。”

“筹备工作一切都很顺利,监管层批复下来,我们就可以正式启动了”,电话中,人在深圳的李克难充满信心。

用其名字“克难”来形容,李克难基金业的从业经历,似乎最为恰当。

[责任编辑:emilyshi]

  • 打印
  • RSS
  • 手机看新闻
  • 分享到空间
  • 复制链接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 ·
  • ·
  • ·
  • ·
  • ·
  • ·
  • ·
  • ·

热点推荐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