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腾讯财经 > 股票 > 股市杂谈 > 正文

对证券业形势的五个基本判断

2010年02月01日05:07中国证券报我要评论(0)
字号:T|T

根据过往的经验,证券公司对每个年度的形势判断多是从经济层面和政策层面来推演市场变化,以此为依据制定自身的应对策略。但我深切地感到,在经济层面、政策层面之外,证券行业内自身的发展演变对公司经营管理的影响作用更为直接,力量日益加大,它构成了行业形势的主导方面。本着这种出发点,我们重点对行业自身的形势进行了分析,形成了以下五点基本判断:

判断之一:证券行业已进入“常规状况”,行业内因开始发挥主导作用。

今年是证券市场、证券行业的第20个年头。前17年证券行业一直处于一个“非常状况”,“非常状况”的四个明显标志是:行业外部因素大于行业内部因素,由于外部因素大,整个行业基本上处于“靠天吃饭”的状况;一些重大外部因素往往导致市场巨幅震荡,股价齐涨齐跌;证券公司机会性收入大于经营性收入,大行情来临,所有公司盈利甚丰,当市场低迷时,所有公司普遍陷入困境,极端时可能导致全行业亏损;由于行业收入与经营管理水平关联度极低,所以整个市场投机盛行,违规作弊普遍,一个时期,真是“洪洞县里无好人”。

直到2008年,行业这种“非常状况”才真正开始向“常规状况”转化。特别是2009年,我们在平淡、温和的市场中走过,不知不觉我们静悄悄地迈入了2010年的门槛。在平淡、温和的市场背后,行业内部的变化实际上更为频繁、更为广泛、更为深刻。可以预见,随着创业板的开设和融资融券、股指期货的推出,中国资本市场将迈上一个新的层次。行业进入“常规状况”给我们最深的启示是,行政牌照的意义降低了,由行业垄断得到的商业机会减少了,公司发展越来越依赖我们自身能力。

判断之二:证券市场仍处在初级阶段,市场将会给行业带来巨大商业机会。

中国经济总量已位居全球第三,根据林毅夫的预测,到2030年中国经济规模有望赶上美国。2009年10月,索罗斯在匈牙利中欧大学的演讲中,谈到国际的变化和中国的崛起,他认为国际资本主义需要进行重新调整,中国正在以它特有的方式崛起。所以,现在全世界很多经济学家都在总结中国的经济模式。目前我国资本市场各项主要指标相对于经济总量仍然很低,直接融资与间接融资的比例只有约20%,股票融资更是占比不到3%。因此,证券市场具有广阔的发展空间。

结合当前的状况,我认为市场将会从四大领域向我们展示巨大的商业机会:首先是公司上市。目前我国股市共有上市公司1700家,随着创业板的推出、国际板的开设以及三板的扩容,未来每年将有大量企业走向资本市场。

另一个领域是并购重组。中国企业有两个基本特点:一是超大型国有企业。据统计,2009年全球市值最大的10家公司中国占了3家。二是众多中小型企业,中小型企业具有很强的通过并购重组扩大规模的内在需求。随着中小企业、创业企业上市数量的增加,必然伴随企业买卖潮的出现,带来巨大的并购重组业务机会。

财富管理领域也潜力巨大。2009年底,中国居民储蓄总量达到26万亿,财富增值的需求极为强烈,据波士顿最新发布的报告,2008年中国百万美元资产家庭数已在全球排名第三,中国财富管理市场未来将成为“全球发展最快的市场”。

最新的就是衍生产品领域。目前我们基本是一个现货市场,我们的衍生工具极少,但衍生工具反馈给我们的机会是最有资本市场特点的。我记得在2005、2006年,上交所宝钢和武钢两只权证的交易量就超过了当时整个市场的交易总量。不过,现在融资融券、股指期货已经进入准备程序,我相信,衍生产品很快会成为证券公司新的战场。

判断之三:市场复杂程度日益加深,证券公司的专业水平、中介能力决定获利程度。

2009年,事实上我们已经经历了两种截然不同的市场现象:一方面,交易佣金大幅下滑,全年佣金费率下降幅度达到33.09%,佣金费率低至万分之五的证券公司已不是个别现象。这就说明以交易通道为主要内容的服务方式的专业含量越来越低,已经不能满足客户需要。另一方面,具有高度专业水平或新的服务方式的理财产品和定制服务却有极大的需求。举个例子,国信帮助发行的一只私募产品,尽管购买起点为1000万、盈利与客户分成20%,一周时间就卖出11.5亿。这表明财富增值寻找专业的方式多么迫切,如果证券公司没有这种能力,这个市场的机会就不会属于我们。从2010年开始,将是资本市场复杂度加速提升的阶段,从这个意义上说,今后证券公司的发展,决定因素不在规模的大小,而在专业水平的高低。

判断之四:行业内部专业水平、中介能力差异加大,必然导致证券公司之间的分化。

自2004年行业综合治理以来,证券业务集中程度明显提升。2009年底,十大证券公司占经纪业务接近5成,占投行承销量7成以上,占资产管理业务8成以上。在这种集中化结果的背后,更为深刻的变化,一是这种集中化程度提升是有系列的国家监管部门的制度作保障的,并非是偶然现象,也就是制度安排为行业集中提供了制度基础;二是人才、技术、客户等市场资源明显加速向大公司集中,使中小公司的竞争能力明显减弱;三是大型公司的商誉基本形成,品牌对业务发展的推动作用提升,进一步扩充了大型公司的发展空间,如果形成像高盛那样的“品牌精神”阶段,“赢者通吃”的局面就出现了。

判断之五:行业专业人才的市场定价机制隐约出现,职业经理人阶层正在形成。

德鲁克在论述21世纪的企业时,指出生产要素在变化,他把专业经理人团队、专业人士已经列为企业发展、经济发展的第四种生产要素;他又把人分为“知识人”和“服务人”,“知识人”是不可替代的,“服务人”是可替代的。所以,现在中国资本市场对人才的重视程度已经明显提升。我们首席分析师的定价、保荐代表人的价值基本形成一个社会隐约的价值区间,如果哪个公司对某些专业人士给出的相关安排不合理,很多公司私下都会把他挖走。所以,未来证券公司的竞争越来越表现为由直接对客户的竞争转向对人才的竞争。

国信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总裁 胡继之

[责任编辑:yuzedu]

  • 打印
  • RSS
  • 手机看新闻
  • 分享到空间
  • 复制链接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 ·
  • ·
  • ·
  • ·
  • ·
  • ·
  • ·
  • ·

热点推荐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