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腾讯财经 > 2010年冬季达沃斯论坛 > 正文

达沃斯年会:官商激辩金融监管

2010年01月30日14:40金融时报我要评论(0)
字号:T|T

自本轮危机爆发以来,在金融监管问题上的官商对立从来就没有停止过,而这种对立在本届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年会上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民众的愤慨之声迫使各国政府在金融监管领域频出重拳,而达沃斯论坛非官方的性质为全球金融巨头提供了齐声申辩的机会,处于中立立场的专家学者则试图从更超脱的视角指点江山。无论这场博弈的最终结果如何,围绕金融监管的严肃思考对于后危机时代的全球经济和金融业健康发展都将产生积极意义。

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所结构金融研究室主任殷剑锋1月29日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欧美目前推出的监管新规中有直击要害的部分,也有反应过激的举措。经过政府与银行业的交锋对决,伴随各国国内压力的缓解,预计未来金融监管将更趋于理性。

政府挥舞“大棒”

事实上,早在论坛开幕以前,这场围绕金融监管改革的激辩就已在人们的意料之中,原因是去年末今年初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本来立场存在明显差异的欧美监管当局突然密集出招,让不少金融巨头感觉有些“发懵”。先是对银行业征税在欧、英、美三地开花,目前欧元区尚停留在动议阶段,但因其是征收银行税的始倡者,预计迟早会出台更明晰措施;英国则于上月宣布将对银行员工超出2.5万英镑的奖金按50%征税;美国十多天前提出征收“金融危机责任费”,虽费率仅为0.15%,但象征着从严监管的大棒已然挥起,上周又以限制银行从事自营交易和设定负债市场份额上限的新规提案予以确认。不出人们所料,这种基调又被各国政府高官带到了达沃斯论坛。

开幕首日,加强金融监管的鹰派代表人物法国总统萨科齐开宗明义,直言赞成美国总统奥巴马所提限制银行规模和交易行为以及英国首相布朗所提对银行投机行为增税的做法。他说,如果没有各国政府先前强力干预,金融系统早就“彻底崩溃”。在监管与市场的选择上,萨科齐称“金融、自由贸易和竞争只是手段而非目的”,而“银行的角色也不应该是去投机”。相反,他强调必须通过加强监管确保银行坚持分析信用风险,评估贷款人还贷和金融经济增长的能力。“要拯救资本主义,我们只能改革并使得这个制度更加道德。”他说。萨科齐火药味十足的言论直接导致围绕金融监管的讨论迅速升温。

欧洲央行行长特里谢28日对媒体表示,美方提议与欧央行“立场一致”,即确保银行业专注于为实体经济提供融资。他同时强调,银行业应反思其以往运营模式,接受高盈利模式不再的现实。英国财长达林亦表示,英国面向金融行业征收超额资金税的做法正在“发生作用”,称其前往达沃斯的目的之一就是要说服银行家们改变其既有经营“文化”。以白宫经济顾问萨默斯带队的美国代表至今尚未就监管问题发表言论,但一周之内两令连发,美国政府的态度不言自明。

相比之下,加拿大总理哈珀的表态要温和一些。他在28日的发言中表示,加拿大将敦促各国采取足够强劲的金融监管,以避免重演危机。“如果不解决监管不充分的问题,我相信后果会比危机前更糟糕。”哈珀警告。但他同时强调金融监管必须有正确的目的,不能过度。“加强监管的关键是鼓励审慎经营这种文化,而不是在微观层面管理行业。”他说:“加拿大不会对本国监管行业采取过于专制或严厉的监管。”

银行家“揭竿而起”

面对来自政府的监管高压,银行家们在达沃斯论坛上“揭竿而起”,不放过任何一个表达质疑的机会。普华永道会计师事务所在达沃斯公布一项民意调查,大约60%的银行负责人“极其”或“相当”关注过度监管所带来的风险。

论坛首日,英国巴克莱银行总裁罗伯特·戴蒙德就对媒体表示,“没有证据表明,令所有银行变得更小”可避免引发新一轮金融危机;如果认定“大”等同于“坏”,因而缩减银行规模,那么“就业、经济、特别是全球贸易和经济”将受负面影响。“拆分大银行是否有助于经济复苏?回答很明确——否。”英国渣打银行首席执行官彼得·桑兹说。德意志银行首席执行官阿克曼亦警告说,如果监管措施过于严苛,“所有的人都将变为输家”。

黑石集团CEO斯蒂芬·施瓦茨曼的言论更加犀利。他说,如果政治家们继续拿金融业“开刀”,且监管方面的不确定性迟迟无法消除,那么银行业将惜贷,从而危及经济复苏。“金融机构会感觉遭到围攻,它们会选择撤退。”施瓦茨曼说:“因为它们不知道今后要交多少税,不知道资产总额限制会是多少,不知道什么生意还能允许做。不确定性太大了。而实体经济环境中的不确定性却没这么严重。”

学者建议理性监管

在欧美政府高压出拳之后,本次论坛上学者们的态度显得更加保守和理性,所发表的言论也大多围绕监管措施的针对性和警惕过度监管等话题。芝加哥大学商学院教授拉古拉迈·拉詹认为,危机爆发后,政策制定者和监管机构将太多的精力集中于金融部门的薪酬、红利等外围问题,而忽略了本该解决的最重要问题,即提升银行透明度和加强风险管理。

纽约大学教授鲁宾尼认为,奥巴马提出的金融监管新规本身代表着正确的方向,但只削减银行规模还不够。除了解决“太大以至于不能倒”的问题,现在还要关注“太多以至于不能倒”的问题,认为应警惕“许多小机构冒同样风险”可能带来的危害。他同时警告,过度监管可能会扼止经济增长,如果发达经济体的做法被发展中国家效仿的话,这种危害可能更大。

殷剑锋认为,目前有关征收奖金税和金融危机责任费这样的做法是恰当的,有利于金融机构抑制过度冒险的行为,也符合“多赚钱多交税”的原则。但是,禁止银行从事自营交易这类的措施未免走得太远,低操作性决定了这种措施一旦实施,可能会带来无穷大的监管成本。“要区分投机交易和用于对冲风险的交易几乎是不可能的。”他说。殷剑锋认为,未来银行业的监管最主要的是解决透明度问题,包括加强场外衍生产品交易的透明度,设立中央清算中心,同时建议公正、公平、公开的银行交易(包括自营交易与代客交易)披露机制。(陶冶)

[责任编辑:azurezeng]

  • 打印
  • RSS
  • 手机看新闻
  • 分享到空间
  • 复制链接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 ·
  • ·
  • ·
  • ·
  • ·
  • ·
  • ·
  • ·

热点推荐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