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腾讯财经 > 财经新闻 > 综合新闻 > 正文

专家称目前户籍制度将公民分成不同等级

2010年01月27日07:33经济参考报方烨白田田我要评论(0)
字号:T|T

本报独家专访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原副院长、中国人力资源开发研究会会长刘福垣

经济参考报:现行户籍制度存在的最主要问题是什么?

刘福垣:最主要的问题是城乡分治。同样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却分成了城市居民和农村居民两等。由于我们城乡的差距这么大,拥有城市户口和农村户口的人得到的国民待遇相差很大。

实际上,现在这种户籍制度是一种身份制度,按地域和职业来划分户口,就把人的身份区别化了,使公民分成了不同等级。特别是2 .5亿的农民工承担了当代产业工人的职能,创造的G D P超过50%,但他们还背着农民的身份,这个必须得改变。

造成分工和身份分裂的户籍制度的存在,说明我们的市场经济和社会主义社会结构没有最后形成。现在要搞市场经济,就必须取消这种以社会分工和地域来区别人们身份的户籍制度。在这个过程中,不仅是户口的变化,更是社会分工和社会身份的变化。

经济参考报:户籍制度改革的重点和难点是什么?

刘福垣:从技术上讲没有什么困难,难就难在工业品和总工业品的分配制度。现在医疗、教育、住宅等由政府负担的社会保障部分,城里人得到的多,农村人得到的少甚至很少。

如果大家都是同一种户口,就应该获得同样的国民待遇。这深层次地反映了财政分配 体 制 等 一 系 列 问题。所以加速人口城市化,着眼点不是户籍账面登记的变化,而是财政分配体制的变化,是全体国民的公民化过程。现在我们既有享受特权的公民,又有没享受到国民待遇的公民,要统一按照市场经济,按照国家和纳税人的关系来重新塑造社会结构,使大家的社会身份都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

经济参考报:户籍制度改革的突破口在哪?

刘福垣:社会保障是户籍制度改革的突破口,没有社会保障,户籍制度改了也等于没改。社会保障要靠政府,政府掌握了那么多的社会资源,是完全有能力做到这一点的。想明白了这个问题,户籍制度问题就能够很快地被解决。

对于广大农民来说,只要农民交出土地,劳动力真正转化为商品了,真正成为市场关系的主体了,就应该有资格享受社会保障。当然前提是农民必须交出土地,因为土地是农民的社会保障,不交出土地,说明还没有改变小农的社会身份,农村的生产方式就不能变革“拿土地换社保”,只要占了农民的土地,就得给农民社保;农民要社保,就得交出土地,它是等价的。

经济参考报:如果说户籍制度改革并不困难,那为什么这么多年的改革似乎并没有达到人们的期望值?

刘福垣:我们现在说的和做的,想要努力的和实际的情况差距很大。从主观愿望上讲,我们希望解决户籍制度问题,但实际上一拖再拖,而且没有把这个过程看作是生产方式、社会结构统一的过程。

户籍制度的变化是随着市场经济的发育程度一步一步来发展的,是将被中断、扭曲和阻碍了的关系理顺。只要分工发生变化,身份就要相应变化。只要纳入了市场经济体系的人,就要享受社会保障;没纳入市场经济体系的人,他们的困难就要依靠社会救济来解决。所以说,户籍制度不是一张纸的问题,整个社会结构、分配制度都在这里面。

经济参考报:户籍制度改革会不会遭遇地方政府尤其是“迁入地”的阻力?

刘福垣:这个问题关键得看政府的治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凭自己的身份证,身份证号就是税号,在哪看病,在哪养老,当地政府就得承担社会保障的钱,这部分钱的总平衡最后要靠中央政府转移财政支付。

社会保障是政府行为,甲地乙地的问题不需要考虑,走到哪就在哪享受社会保障。只要地方政府向中央政府交了税,地方在社会保障上花了多少钱,中央政府都“通存通兑”,不过对地方政府的税收不能像以前那么便宜。这样,中央政府提供社会保障不会存在资金问题,而是举手之劳,同时也不会像农民工养老保险转移接续那样,产生很大的操作成本。

刘福垣认为,现行户籍制度的最主要问题是城乡分治,城市居民和农村居民得到的国民待遇相差很大。户籍制度改革是全体国民公民化和财政分配体制变化的过程,突破口在于政府承担社会保障。户籍制度和社会保障的问题解决了,农村的问题才能够得到解决。

(经济参考报)

[责任编辑:violazhang]

  • 打印
  • RSS
  • 手机看新闻
  • 分享到空间
  • 复制链接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 ·
  • ·
  • ·
  • ·
  • ·
  • ·
  • ·
  • ·

热点推荐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