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腾讯财经 > 财经新闻 > 即时报道 > 正文

龙鼎电子盘涉嫌价格操纵 交易蒜农血本无归

2010年01月23日08:22华夏时报我要评论(0)
字号:T|T

大蒜期货:不能交割的骗局

老实的蒜农可以变成期货高手吗?如果不能,等待他们的将是噩梦。

今年44岁的武银行是中国大蒜之都——山东金乡县鸡黍镇杜河村的蒜农,不过疯狂上涨的大蒜并没有给他带来幸福的生活,反而成为他噩梦的开始。

种了二十多年的大蒜,武银行好不容易积攒了20万块钱,看到鸡黍镇一位大蒜储藏贸易大户在寿光蔬菜电子交易市场上赚了大钱,2009年春节前武银行从朋友处借了30万元,凑齐50万元,怀揣着梦想进入了订单农业的代表——山东寿光蔬菜电子交易市场,做起了大蒜中远期订货交易。武银行没有想到的是,50万元的财富就此被席卷一空,还欠下市场几千块钱和一笔高利贷。

“现在真想一死了之,身无分文还欠下好多债,家里有两位80岁老人,抚养费没了,两个孩子一个上高中一个上小学,学费也没了,以后怎么办?孩子妈在大蒜加工厂上班,还不敢让她知道。”1月15日,武银行面对《华夏时报》记者声泪俱下。

“俺庄上做大蒜电子交易的可多了,附近每个村都有十几个,俺们都是种大蒜的,对这个大蒜期货不懂。”高建明是武银行邻村的伙伴,这位蒜农两年前卷入大蒜电子盘这种场外衍生品交易,亏了十几万。

《华夏时报》记者调查发现,山东金乡、江苏邳州这些国内的大蒜主要产区内,各种大蒜电子交易盘已经广泛深入到各个乡村,他们纷纷打着电子商务和订单农业的名义推广大蒜衍生品交易,四处设立代理商和交易商,大蒜之乡变成投机之城。

一家大宗商品电子交易市场的工作人员王先生向记者透露,大蒜电子盘将一无所知的蒜农拉入大蒜衍生品对赌,涉嫌操纵市场和金融诈骗,他们既当裁判又当运动员,电子盘的后台管理对每一位客户的账户情况了如指掌,大多数蒜农如同被宰的羔羊,财富被席卷一空。

江苏邳州宿羊山镇号称中国大蒜第一镇,2008年产蒜达到40多万吨,2009年锐减到20万吨。张平是宿羊山镇上的大蒜贸易商,2008年收蒜亏了40万,2009年仅收了100吨大蒜现货,却赚了20万。但是,由于参与了一个名为龙鼎电子盘的大蒜交易,他倒亏了30万。

“简直是流氓。我一吨3000多元的价买了90吨0911合约,想等到交割把蒜拉回来,哪怕给我垃圾蒜,我还能卖2.7元/斤,相当于5000多块钱一吨,可以赚20万块钱,结果一个蒜瓣都没有见到。”谈起龙鼎电子商务股份有限公司的大蒜电子盘,张平气愤难平。

张平告诉记者,龙鼎电子盘0911合约临近交割时,有高达5万吨大蒜持仓等待交割,创造了大宗商品电子交易的纪录。电子盘的价格在4700元,而现货价格高达7500元,只要多头坚持交割就会有巨额的期现套利收益。但是,让张平想不到的是,进入交割月,龙鼎电子盘宣布提高多头保证金,并停止多头新订,噩梦就此开始。市场上的空头以每天一吨的地量砸盘,迅速将盘面价格从4700元/吨砸到3800元/吨,最后多头只能被迫认赔平仓。张平就在那个时候被迫平掉大部分仓位,他的财富被洗劫了。

“龙鼎大蒜0911合约禁止多头新订提高保证金之后,空头就利用这个机会开始屠杀,多头毫无抵抗之力。”张平说,“很多蒜商不惜借高利贷保仓,但最终还是没有拿到大蒜,赔了钱。”

2009年11月8日是0911合约的最后交割日,当时仍然有大量持仓等待交割,龙鼎电子交易市场以空头无力履约为由将全部多空仓位强制平仓,所有账户全部清零,删除了0911合约和交易记录;按照3800元盘面价赔付多头20%违约金,并在当天夜里迅速打到各个交易商的银行账户里。张平至今不明白,银行夜里已经下班,为何能办理这么多对公业务?

由于龙鼎电子盘不能交割大蒜,空头可以继续合法屠杀多头,龙鼎电子盘开始继续上演大蒜牛市空逼多的奇观:1003合约从4800元砸到3600元,1005合约从4400元砸到3000元,张平就在不断的下跌中亏损了30万元,把去年大蒜现货收储的利润全部赔光。

“龙鼎电子盘的蒜比现货便宜一半,有便宜谁不想占,很多人都跑到龙鼎去买蒜,骗子通常都采用这种方法来吸引人上当。”张平有些后悔到龙鼎电子盘做大蒜交易。

谁是操纵市场的空头?

电子交易市场曾被宣传为带动亿万农民走上信息化和现代化的代表,农民通过这个电子商务平台,可以实现“先卖后种,先卖后储”的新型生产经营方式;这种订单农业只需缴纳20%保证金,就可以套期保值,抵御农产品价格下跌的风险,彻底改变了农民传统的思维和经营模式。但可笑的是,龙鼎电子盘大蒜中远期订货并不能交割,电子盘变成了一个纯粹的对赌工具。

龙鼎电子盘大蒜4000多元,而寿光电子盘的价格在8000元,现货价格在7500元左右,任何一个思维正常的蒜商绝不会选择在龙鼎电子盘卖蒜(做空大蒜),那么谁又是龙鼎电子盘的空头呢?

北京大学金融衍生品研修院院长助理袁晓纪教授是参加2009年商务部、工商总局、证监会、公安部、国务院法制办等五部委组成的国务院大宗商品交易市场调查组的专家成员之一,而袁教授调查的地方就是山东的电子交易市场。

1月20日,袁教授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说:“一些电子交易市场为了活跃市场交易,或吸引人气,通常利用手中的信息优势,人为制造一些行情,客户可能赚到了点数,但未必能赚到钱。”

2009年龙鼎电子盘的行为引发了蒜商的集体抗议,各地蒜商齐聚山东日照市,要求龙鼎电子盘公布空头名单,但龙鼎电子盘一直拒绝透露任何信息。

这些蒜农认为,龙鼎电子市场一直采取袒护空头的政策,经常规定涨停板不超过2%,而跌停板可以达到5%。“傻瓜都知道在电子盘上卖蒜肯定赔钱,那么,龙鼎电子盘上卖蒜的人是谁呢?”上述那位在电子交易市场工作的知情人士向《华夏时报》记者透露,“赌场老板赌的是筹码,赌场的筹码要多少可以有多少,而你赌的是真金白银,永远不可能赢。”

“一些电子盘利用模拟账户的虚拟资金开黑仓,与客户进行对赌,我知道有一个电子盘就开了三个黑仓,大量普通人的财富被洗劫一空之后,却散布谣言说是温州游资和山西煤老板在炒作大蒜,掩盖他们自己的犯罪事实;其实,所有交易记录都在服务器里,只要司法部门介入,很容易掌握电子盘的犯罪记录。”这位知情人透露。

  • 打印
  • RSS
  • 手机看新闻
  • 分享到空间
  • 复制链接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 ·
  • ·
  • ·
  • ·
  • ·
  • ·
  • ·
  • ·

热点推荐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