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腾讯财经 > 财经新闻 > 金融市场 > 正文

详解美元危机与超主权货币体系改革

2009年12月02日08:19期货日报我要评论(0)
字号:T|T

  美元危机来袭?

  经济全球化的今天,由次贷危机引发的金融风暴迅速席卷全世界,主要经济体均受到重创。为了避免出现严重的经济衰退,各国政府纷纷推出强力救助政策,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运用到了极致。这些“强心针”在帮助经济走出困境的同时,也导致了一系列的不利连锁反应,政策的副作用日益显现,对现有国际货币体系的稳定性形成了冲击,甚至引发了市场对新一轮货币危机的担忧。美元作为国际贸易的主要结算货币与最重要的储备资产,其稳定性对国际金融市场乃至全球经济至关重要。但是,美元近年的持续贬值态势动摇了投资者的信心,随着全球经济从危机中逐渐复苏,美元结束了短暂的反弹重回贬值之路,令人们越来越担忧美元作为世界主导货币的前景。

  一、危机隐患重重

  经济学家通过对历次货币危机的大量研究发现,定值过高的汇率、经常项目巨额赤字、出口下降和经济活动放缓等都是发生货币危机的先兆。次贷危机缘起美国房地产市场的泡沫破灭,使得美国金融业受到重创,并迅速蔓延至美国实体经济,最终波及全球经济。此轮危机不仅导致了美国乃至全球经济大幅衰退,需求持续萎缩,失业率飙升,而且加剧了美国财政、贸易“双赤字”的局面,令美国的各项政策只能以救助本国经济为中心,无暇顾及汇率市场的稳定。这也进一步暴露了美元主导的世界单一货币体系的弊端,“美元危机”论甚嚣尘上,真可谓隐患重重。其中最明显的症状就是美国经常账户和财政“双赤字”情况日趋严重。

  美国双赤字与美元指数表现

  从20世纪80年代初期开始,“双赤字”一直是美国最主要的经济问题之一。政府过度支出一度被认为同时制造了财政赤字和经常账户赤字,但是,克林顿政府的实践否定了这一认识。1998年至2000年美国实现了财政盈余,经常项目赤字却并没有消失,反而呈扩大趋势。可见,“双赤字”不一定同时出现,政府过度支出也不是经常账户赤字的唯一决定因素,美国经常账户赤字更多的是美国居民过度支出和储蓄不足的结果,这与美国的居民消费习惯以及美国社会保障体系、住房按揭体系等鼓励消费的制度密不可分。经常账户赤字实际上是美国居民和政府支出超过其收入的部分,这部分过度支出需要外部融资来支持,如果外部资金不再支持美国日益扩大的过度支出,则美国将遭受美元恶性贬值和消费投资急剧萎缩的双重打击,进而危及整个世界经济的稳定,虽然美国政府致力于缩小经常账户赤字,但收效甚微。“9·11”事件之后,美国财政支出大幅增加,财政赤字迅速扩大,并带动经常账户赤字进一步增加。百年一遇的次贷危机爆发,导致美国政府支出再度急剧膨胀,财政赤字规模创出新高,预计2009年度奥巴马政府的财政总赤字高达1.42万亿美元,相当于美国国民生产总值的10%。

  不管是哪类赤字,都会造成美元投放的多,回笼的少,市场上流通的美元便会愈来愈多,供过于求,美元自然会贬值。而“双赤字”的进一步恶化,就等于进一步增加流通中货币的数量,从而进一步加剧货币的跌势。美国“双赤字”的风险日益显现,国际资本对美元资产的信心逐渐降低,美元面临持续贬值的压力。

  主要经济体央行利率

  最大的隐患来自量化宽松货币政策大行其道。2008年12月16日,美联储宣布将联邦基金利率下调至0—0.25%的区间,创下历史最低记录,封闭了利率政策的调整空间。但是当时世界经济仍无转机,于是2009年3月18日,美联储发表声明:在未来6个月购买总额3000亿美元的长期国债。同时,美联储还宣布将再购买“两房”担保的房产抵押债券7500亿美元,追加购买1000亿美元的机构债券。这标志着美国开动“印钞机”,正式进入“量化宽松时代”。随后主要发达经济体纷纷效仿。各国央行在连续降息之后,利率调节手段也没有了施展的余地,都竞相使用量化宽松货币政策,目的都是为了促使本国经济复苏,避免本国货币在贸易中处于不利地位。但是作为主要国际储备货币,尤其是美元,其泛滥必将引起以其标价的大宗商品价格上涨,通胀预期加强,使本就处于经济衰退中的世界经济复苏之路更加困难。

  二、美元长期衰落不可避免

  布雷顿森林体系解体后,美国主导建立的牙买加体系实际上是单一美元本位的世界货币体系,美国利用美元在国际货币体系的霸主地位,独享了巨大的利益,一是无偿得到铸币税,二是通过增发货币降低流入他国美元货币的交换价值。在零和博弈中成为注定的获利方,反映出美元本位固有的缺陷。各国对此耿耿于怀,欧洲诸国甚至联合起来发行欧元来对抗美元。但是,美国凭借其强大的综合实力,依旧保持了美元的独霸地位。美元目前在国际外汇储备和世界贸易中的比重仍在60%以上,而且石油等全球大宗商品都以美元计价,以至于世界经济与金融市场高度依赖美联储的决策。然而当全球性的经济危机肆虐,美联储却无暇顾及自身承担的所谓“世界央行”职责,只能全力应对美国自身经济危机。问题是美联储推行的量化宽松货币政策,维护美国利益的同时,恰恰会破坏其与各国货币间的汇率稳定性,损害他国利益,加剧金融市场的动荡。美元同时充当美国主权货币和国际货币,内在矛盾和冲突无法避免,这个“特里芬难题”至今尚未解决。

  美国国家信用下降,影响到投资者对美元的信心。美国政府长期实行宽松货币政策和扩张性财政政策,美国国债规模不断膨胀,尤其是布什父子任美国总统期间,国债总量加速增长,国债占GDP的比例持续飙升,甚至在2008年突破了70%。根据矗立在纽约曼哈顿广场上的国债钟显示,从2007年9月28日开始,美国国债总量以平均每天38.7亿美元的速度增长,目前总量高达11.9万亿美元,美国人均负债3.9万美元。其中,外国投资者持有美国国债规模达到3.45万亿,外债规模占GDP的比例已处于25%的国际公认警戒线水平。而美国借入的债务都是以美元计价,美元不断贬值对美国十分有利。美国人借大量的债务,用以支撑其过度消费,然后通过弱势美元政策损害债权人利益,美国人到期偿还的实际价值就越少。可见,美国政府的财务状况日益恶化,国家信用受到影响,降低了投资者对美元的长远信心。

  根据IMF公布的数据,2008年美国名义GDP约占全球的23.5%,稳居第一,日本以8.1%的份额名列第二,中国排第三,占比约为7.3%。但是从历史数据变化角度可以清晰地发现,美国和日本的比重都在下降,尤其是经过购买力平价调整后,主要经济体的GDP全球占比更能凸显出发达经济体总体经济实力与新兴经济体的经济实力之间的差距正在被缩小,尤其是中国的经济实力在快速增强。而且这种趋势似乎不可逆转,美国的经济地位受到挑战,美元的世界霸主地位自然难保。

  三、美元短期地位犹存

  近几年美元倍感来自内外部的压力,但当次贷危机肆虐全球时,各类资金疯狂追捧美元,导致美元强劲反弹,再次验证了美元主导货币的地位。中国等新兴经济体建立“超主权货币”的提议虽然得到广泛共识,但都被一次又一次的国际金融峰会有意“搁置”。其实,美元自布雷顿森林体系建立时取得世界主导货币以来,历经多次挑战,但又绝处逢生,究其原因就是美国政治、经济、外交、军事等各项综合实力强大,牢牢掌控着现行国际货币体系。

  根据IMF公布的数据,截至2009年第二季度,美元、欧元、英镑日元占全球外汇储备比重分别为62.8%、27.5%、4.3%和3.1%,美元是各国主要的外汇储备。虽然自1999年欧元正式启用以来,欧元作为外汇储备比重由17.9%上升至27.5%,但欧元比重仍不足30%,美元的主导地位较稳固。次贷危机虽然源于美国,但美国经济所受影响似乎比其他发达经济体小,经济复苏前景也较好。IMF最新发布的主要经济体GDP增长率预测,2009年美国、欧元区、英国和日本GDP年同比增长率分别为-2.6%、-4.8%、-4.2%和-6%,2010年则分别为0.8%,-0.3%,0.2%和1.7%。可见,其他货币不具备取代美元的实力。美国的国债市场是相对低风险高回报的市场,而且其深度、广度及流动性无与伦比。而使用欧元的资本市场是非常分散的,意大利政府债券的质量值得怀疑;德国政府债券数量不太多,短期债券数量更少;法国、西班牙的国债市场也不太发达;英国国债的二级市场流动性很小,人们一般都让国债自然到期,而不是在到期之前自由买卖。此外,日元国债数量很大,但回报率极低;人民币还不能自由兑换,中国的资本账户还不够开放。所以在短期内,很难想象有任何现成的货币可以取代美元。中国、日本、英国和欧佩克作为美国国债的主要持有者,利益与美元地位被迫捆绑在一起,更不愿意看到美元崩溃而遭受巨额损失,甚至增持美国国债以支撑美元。

  • 打印
  • RSS
  • 手机看新闻
  • 分享到空间
  • 复制链接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 ·
  • ·
  • ·
  • ·
  • ·
  • ·
  • ·
  • ·

热点推荐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