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腾讯财经 > 2010亚洲金融论坛 > 正文

远大空调董事长张跃:各国应平等享有碳排放权

2010年01月21日11:01腾讯财经我要评论(0)
字号:T|T

腾讯财经讯 1月21日,远大空调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裁张跃在2010亚洲金融论坛上表示,气候是目前公认的唯一公共资源,每一个人都应该平等的享受公共资源。他建议,低于世界人均碳排放的国家可以出卖碳排放权,高于世界人均碳排放的国家需购买碳排放权。

张跃指出,气候是目前公认的唯一公共资源,每一个人都应该平等的享受公共资源。2010年全世界人均碳排放是5吨,如果这个数据被大家认可,凡是低于5吨的国家,它事实上就可以出卖碳排放权,凡是高于5吨的国家就需要购买碳排放权。

他认为,碳交易的最后结果就是贫穷国家不至于极度贫穷,而富裕国家支付的费用也不多,但是这两种国家都关注一个问题,富裕国家怎么样少购买一点,贫穷国家怎么才能多出卖一点。事实上,追求生活质量提高的同时,或者追求生活成本降低的同时,也带来了碳排放降低。(小饭)

以下为张跃的发言实录:

张跃:今天我谈一个大家比较关心的中国话题。中国的崛起令很多人担忧,经常有人问我,中国经济会怎样增长,中国经济的增长会增加多大的污染。其实不仅仅是对中国、对发展中国家,全世界经济界对发展中国家都有某种恐惧。由于发展中国家未来的发展是肯定会增加二氧化碳的排放,或者可以这样说,在未来的发展中,发达国家会出现减少二氧化碳排放的趋势,但是发展中国家则会出现非常急剧的增长趋势。中国目前的二氧化碳排放量是4吨左右,接近全球5吨的平均水平。非洲的排放量不足1吨,印度的排放量也只是1吨多。如果这些人口众多的发展中国家将来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开始增长,达到4、5吨,这个世界会怎样?不用说在COP会议、COP15会议中达成了什么协议,或接下来的COP16会议将会达成什么协议,其实人类如果按照一个简单的预期,约35-40亿人口将来急剧增加二氧化碳排放,这个地球是要崩溃的。芝加哥气候交易所可能再有100个,全世界所有地区都会面临到气候问题。气候问题很严重,大家关注到我们世界上所有的问题,其实直接或者间接的都跟气候有关。包括几天前的太子港发生的这场地震。因为海平面上涨后、江河平面上涨后,地质发生什么情况都不奇怪。

我在过去10年间一直关注气候变化,我也是联合国环境署可持续建筑促进会副主席。我一直希望在建筑领域来推动节能减碳。但是我留意到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就是这些在全世界范围内这种很明显、很有效、不需要成本的减碳的行动,启动得非常慢。比如在中国,类似这样真正的低碳建筑,可能是万分之一。即使在欧洲也是非常慢的,欧洲是主导国家,但是你在大街上看全是单层玻璃,其实消耗能源非常巨大。现在有一个什么办法遏制发展中国家碳的急剧增长呢?

我今天要谈的话题是排放权与人权的问题,其实我们可以从另外一个角度来推动全球的节能减碳,那就是什么呢?那就是我们西方的普遍认同的一种价值观,就是人人生而平等。每一个人都有权利享受公共资源。对国家来说,这个国家的道路是公共资源,国家的医疗可能是公共资源。对一个地球来说,气候就是绝对的、也可以说目前公认的唯一的公共资源。现在有些国家较多地占用了这个资源,如发达国家年平均排放量都在10吨左右,发展中国家年平均排放量在约2、3吨。这是一个世界上唯一的非常重要的公共资源,而且这种公共资源可能出现悲剧式的逆转。在这个时候,我们应该把这几个问题放在一起来考虑,如人权、全球经济的均衡发展、全球地缘政治的稳定或者整个社会的安定,包括我们现在所看见的恐怖分子、某些地方发展核武器或者是其他的战略性危机,其实这些问题是可以放在一起来考虑的。现在考虑的方法,国家做的探索就是碳排放权。根据目前统计,2010年全世界人均碳排放是5吨,如果这个数据被大家认可,凡是低于5吨的国家,它事实上就可以出售碳排放权,凡是高于5吨的国家就需要购买碳排放权。目前在欧洲二氧化碳碳购买普遍的价格是20欧元/吨,那么,拿美国为例,美国现在人均排放量为20吨/年,那么美国就要购买15吨,即人均拿出300欧元。中国目前是是4.5吨/年,那么,如果中国出售半吨,就能赚回10欧元。同理,印度可就可赚60多欧元。而非洲可以通过出售碳排放量去获得差不多人均90欧元。最终的结果将是,贫穷国家不至于极度贫穷,富裕国家支付得很少,但是这两类国家都在关注一个问题:富裕国家怎么样可以少购买一点,而贫穷国家怎么才能多出售一点。事实上,我们在追求生活质量的提高的同时,在追求生活成本的降低的同时,也降低了碳排放。

有些西方环保主义者说,21世纪最大危机就是中国、印度碳排放的增长。对这两个国家,如果用这种方式的话,我相信碳排放将会很快降下去。以中国为例。中国有非常强劲的经济增长的潜力,我们身处中国的制造业,因此明白中国的制造业潜力有多大。中国人脑袋非常好用,亦非常勤奋。另外,中国目前的劳动力资源庞大无比。如果我们不采取这样的措施,或者明白到,通过减排,我们可以降低成本或可以获取收益,中国的增长、中国未来增加的碳排放会是一个非常惊人的数据。比方说,五年后、十年后可能达到十吨,这是完全有可能的。目前在全世界范围内,大家关注的都是CDM或者其他的全球协议,但我们发现,在哥本哈根会议或者各国政府在各个单边、多边会议交流中,确实看不到未来减排的希望。我觉得减排的希望一定是两个方面,一方面,我们用一些非常现实、非常简单的方法,迅速推行这些简单方法来实现减排,另外一方面,就是要有一个非常强而有力、可持续、简单的全球的碳交易,而且这种交易完全没有交易过程中间的成本。

[责任编辑:violazhang]

相关专题:

2010亚洲金融论坛
  • 打印
  • RSS
  • 手机看新闻
  • 分享到空间
  • 复制链接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 ·
  • ·
  • ·
  • ·
  • ·
  • ·
  • ·
  • ·

热点推荐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