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腾讯财经 > 产业 > 能源 > 正文

上海用电负荷创新高 “燃煤”之急如何化解?

2010年01月15日16:24中国新闻网我要评论(0)
字号:T|T

冷空气席卷申城,上海入冬以来极端最低气温昨天刷新——徐家汇最低气温-3.7℃,青浦最低气温-7.5℃。

本市冬季用电负荷创新高,1月13日晚6时45分,达2034.5万千瓦;华东电网昨最高负荷1.324亿千瓦,也创历史新高。

全市发电机组状态良好,最高出力1645万千瓦,创历史新高。

电力部门昨天对闵行、松江、青浦等区的1763户工业企业限电75分钟,共30万千瓦时。

电网平安度峰,电煤居功至伟。发电机组如果缺了煤炭,恰如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上海不产煤,却一刻也离不开煤。

近日,记者走近这个貌不惊人的“幕后英雄”——从遥远北方煤矿里的黑疙瘩,到上海火力发电厂的主要原料,它们经历了怎样的长途跋涉?

1月13日下午2时,金山区漕泾镇,漕泾电厂货运码头。冬日的午后,阳光明媚得有些刺眼,却依然难挡海边的凛冽寒风。3.5万吨级货运海轮“安平2号”静静停泊在岸边,等待卸货。

煤炭是船上的唯一货物,专供火力发电厂使用,更准确地说,它们被称为“电煤”。这些不起眼的家伙能否及时送到,事关发电厂的正常运行,更关乎全市的电力供应。

天寒地冻 带病寻煤

“安平2号”的这批电煤,来自内蒙古自治区多家煤矿。不远千里把它们请来的,是上海电力燃料有限公司。

“目前,上海平均每天发电总量1500万千瓦时,其中八成来自火力发电。我们的主要职责之一,就是为本市近10家火力发电厂采购电煤,约占全市电煤总需求量的1/3。”上海电力燃料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姚惠琴的话,得换个思路理解——他们一旦停止工作,上海本土的火力发电量将骤减1/3,可能波及的企业和家庭,多到难以想象。

对姚惠琴和她的同事而言,每年至少要采购电煤1300万吨。主要货源在内蒙古等北方煤矿,都经水路运到上海,除了少数走长江航道,超过九成由海运承担。

天寒地冻时,寻煤之路格外艰辛。

去年12月,经营部经理朱琦在母亲病重住院时,远赴内蒙古,走访汇能、西蒙等7家煤矿,落实30万吨优质神木煤炭资源;入冬以来,总经理赵龙弟带领几名业务骨干,冒着低于-20℃的严寒,多次到内蒙古出差,反复与当地煤矿洽谈,落实电煤供应;姚惠琴和年近退休的冯本骏,不久前都动过大手术,术后不到一个月,两人不约而同地走下病床,北上寻煤。

为了运煤 常常出差

除了到内蒙古落实煤源,姚惠琴更常去的,是港口。

找到合作煤矿,只是第一步。随后,必须确保电煤及时装车,运到秦皇岛港、天津港、京唐港、黄骅港等北方主要港口,再护送它们马上登船,来上海。

程序看似简单,操作难度却不小,尤其是这个冬天。我国北方不少地区早在金秋十月便大雪纷飞,气温骤降。元旦过后,强降雪再袭北方,上海也频遭强冷空气。

姚惠琴特怕冷——她怕上海降温,许多家庭提早开空调取暖,全市用电负荷和电煤需求量陡增;她更怕北方冷,影响电煤运送。

但麻烦的是,上海暴冷时,北方港口更冷,还常伴有大风和迷雾,这是海轮最害怕的。姚惠琴回忆,去年11月,浓雾多达11天,许多船只被困港口,最严重时,秦皇岛港滞留近270艘货船。“我们既要祈求老天保佑,又要不断跑腿、磨嘴皮子。”她常常刚和煤矿谈妥,尽量把煤炭送到滞留期较短的港口;转身就要赶到港口,协调货轮靠泊装运,尽快发船。出差是常态,一个月倒有一半时间在北方港口吹海风。

“我们对口的发电厂,每天共耗煤4万多吨,一个月前,总库存不到40万吨,只够用一星期。”7天,是电煤库存的生命线。因为从北方港口往返上海,约6天,还得加上装卸货时间,“错过一个周期,就可能耽误7天。”

为煤护航 劈波斩浪

货轮缓缓驶出港口,护航任务移交给中国海运(集团)总公司。中海集团是运输电煤的主力,占据全市电煤运输量的90%以上。其实,船员们早在开船前就忙开了。

“冰冻严寒、狂风迷雾,给航行带来很大隐患,必须加强对船舶设备的检修和养护。”中海集团运输部副总经理金义松介绍,1月4日上午,华德轮停泊黄骅港,船员们头顶暴雪,身裹棉衣,奋战3个多小时,修复货舱盖;同一天,秦皇岛港外锚地,“玉龙山”轮船员在寒风中抢修开舱马达,从傍晚忙到次日凌晨,终于解决机械故障;第二天,“安平2号”在天津港外抛锚,甲板积雪厚1米,气温接近-20℃,近30名船员合力扫雪,保证当晚顺利靠泊装货。这两天,四十来岁的广州籍水手黄锦裕在“安平2号”值班。一周前在天津港扫雪,他曾出过力。“海上工作就是这样,只要能保证这些货尽快送到就好。”踩着甲板上一地碎煤屑,黄锦裕若无其事地说。

一顶旧棉帽把他大半个脑袋裹得严严实实,上唇的胡须裸露在寒风中,微微颤抖。

货船起航前,遭遇重重困难;航行途中,气候多变,风浪大,一路艰辛,可想而知。金义松说:“满载回航一般顺风,船载重量也较大;反而是空船逆风北上时,更难操控。”

送煤入库 争分夺秒

历经约3天奔波,1月12日中午,“安平2号”顺利抵达漕泾电厂货船码头。

货船靠岸后不久,下午2时,漕泾电厂一期两台百万千瓦机组工程1号机组完成168小时满负荷试运行,投入商业运行。它是上海第三台百万千瓦超超临界火力发电机组,单机发电能力居全市之首。以昨晚全市最高用电负荷2034.5万千瓦为例,其中近1/20的耗电量,满负荷运行的1号发电机组有能力独揽。

这无疑缓解了上海及华东地区的电力紧张,但对供应本就不富裕的电煤而言,又多了个需求大户。“1号机组每天耗煤8000到9000吨,等2号机组下月投产,耗煤总量还要翻一番。”漕泾电厂负责人邢连中介绍。

货船停靠码头,电煤迎来此次“长途旅行”的终点——发电厂负责卸货、接收,用2公里多长的皮带,将煤送入全市首个全封闭圆形储煤场。与传统的开放式长方形煤场相比,其煤尘和黑水污染更少。

漕泾电厂卸货时遇到一些小麻烦——由于煤源供应吃紧,一船3.5万吨电煤中,有些原煤个头过大,导致转运设备轻微受损,影响了卸煤进度。“我们一定想办法在最短时间内排除故障,只要能今天卸完,就不拖到明天,好让货船及早赶运下一批货。”身为电煤“享用者”的发电厂,“保电煤”那根弦,也始终紧绷着。

焦点关注走向市场,煤电期待握手言和

秦皇岛港煤炭库存持续降低,湖北、湖南、江西等多地电煤告急,拉闸限电。背后原因众多,如大雪低温,煤电需求量增大;电煤生产相对不足;运力紧张;能源结构不合理……但不少业内人士指出,根本原因在于煤电价格机制没理顺。

煤与电,在业内被形象地称为“市场煤、计划电”。近年来,由于电煤逐步与市场接轨,价格上涨,下游电价难以联动,导致电力企业普遍亏损,电力供应吃紧。“煤与电”的矛盾,常在遭遇极端天气或供需严重失衡时,以电力方面拉闸限电的形式集中爆发。

值得注意的是,上月中旬,国家发改委下发《关于完善煤炭产运需衔接工作的指导意见》,取消2010年度所有煤炭视频会、衔接会以及汇总会。

这意味着,从今年起,煤炭和电力企业将自主谈判煤炭价格,在保持煤电价格基本稳定的基础上,政府不再集中安排煤炭供需双方“集中衔接”。从长远看,这有益于推进煤电价格的市场化,理顺电煤价格和供需关系。

“除非能源规划关系到国家安全,政府部门才干预。一般的煤电之争,应让市场去解决。”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产业经济研究部研究室主任钱平对媒体表示。

国家电网规划将在2012年前建成“两纵两横”特高压骨干电网,将山西等煤电基地、内蒙古和河北风电基地、西南水电基地的电力送往京津冀鲁、华东、华中等用电量大的地区。届时,每年可跨区输送电量3000亿千瓦时,相当于送煤1.5亿吨。

煤电双方都在努力寻找共同利益点和平衡点,随着市场机制完善和输电网络建设双管齐下,紧张局面有望缓解,煤电企业期待握手言和。

焦点链接联合应急,确保电煤库存12天

为保障市民和企事业正常用电,上海各大电厂、运输企业及市政府有关部门组成联合应急小组,全力保障电煤供应。

上海市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迅速启动预案,加强协调,市海事局、口岸办、边检总站、发改委、财政局、交通港口局、铁路局、气象局及煤炭装卸公司等部门和单位通力配合。

去年12月,经信委组织多家发电企业,走访河北港口集团、中海集团及神华、中煤、伊泰等重点企业,保证本市电煤库存达12天以上;完善能源监测机制,去年11月以来,启动煤炭库存日监测、气象预报预警、港口调运动态报告等三项制度;开辟电煤运输绿色通道,优先保证运煤船优先靠泊;启动电煤库存考核机制,鼓励发电厂加大资源采购力度;完善煤炭储备应急体系。(新民晚报 曹刚)

[责任编辑:johnsonliu]

  • 打印
  • RSS
  • 手机看新闻
  • 分享到空间
  • 复制链接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 ·
  • ·
  • ·
  • ·
  • ·
  • ·
  • ·
  • ·

热点推荐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