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腾讯财经 > 财经评论 > 正文

扩大消费可成为经济增长政策吗

2010年01月15日03:01第一财经日报杨小刚我要评论(0)
字号:T|T

消费被认为是和投资、出口一样,驱动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之一;消费不振也被认为是目前中国经济的症结所在。于是,扩内需就理所当然成为中国经济下一步调结构和保增长的措施之一。

但是,目前这一命题受到来自经济学家的挑战。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张军教授近日连续发文,对此提出质疑。在他的《我们真的相信国内消费需求不足吗?》、《扩消费难为经济增长的政策》两文中,明确提出,由于统计的原因,我们实际的消费占GDP比重,应比我们看到的要高得多,消费不足的说法很可能夸大了问题的严重性。

在这个质疑下,他继而提出,扩大消费,不能成为拉动经济增长的长期政策。脱离中国经济发展阶段和人均收入的实际水平,呼吁扩大消费需求,不仅在理论上似是而非,而且容易误导公众。只有通过资本投资,持续提高一国人均的资本存量,劳动生产率才能增进,工资和人均收入水平也才能不断提高。

作为一种观点,张教授的文章提供了一种不同的声音和认识。对于全面理解经济增长的含义,为公共决策提供参考,都是有益和必要的,但对观点本身,笔者既不敢苟同,也认为很有商榷的必要。

首先,如果只是单纯提消费不能成为拉动经济增长的长期政策,那我们同样可以问,难道投资、出口就能成为拉动经济增长的长期政策吗?也不行。所以说,只是提出“扩消费难为经济增长的政策”没有错,但也没有意义。

任何时期的经济增长,都不能单纯依靠单方面的要素来拉动,而是综合动力的结果。只是在不同时期,侧重点和所占比例有所不同。至于消费、出口、投资应是怎样的比例,其实到目前为止,并没有一个标准。但从公开数据看,中国的投资率是不断上升的,消费率却在不断下降。投资率从1952年的22.2%上升到2008年的43.5%,消费率则从1952年的78.9%下降到2008年的48.6%。

其次,我们通常所说的启动内需、提倡消费,并不是说发发消费券来拉动一下那么简单,而是基于这样的角度:在拉动经济增长的动力中,消费应该有一个合理份额,目前缺乏的是合理和有效的消费需求。而居民消费比例太低,是因为跟GDP增长相比,居民收入的增长偏低,导致居民不敢消费。根据公开数据计算,改革开放30年来,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长39倍,而GDP增长67倍。

第三,消费支出不足,并不是一个整体情况,而是一个结构问题。即使如张军教授所说,我们消费不足的问题远没有现有统计数据反映的那么严重,但结构问题却无疑是严重的。这个结构问题,包括几方面的情况:

一是居民消费和政府消费的比例失衡。在去年7月的 “全球智库峰会”上,国家统计局局长马建堂表示,居民消费占GDP支出比重下降趋势明显,政府消费占GDP支出比重比较稳定,呈逐渐上升趋势。

二是因为贫富差距拉大导致居民消费分配不合理。中国改革基金会国民经济研究所副所长王小鲁的《国民收入分配状况与灰色收入》研究报告显示,目前城镇最高与最低收入10%家庭间的人均收入差距约为31倍。城乡合计,全国最高与最低收入10%家庭间的人均收入差距约为55倍。

按照经济学边际效益分析,对于富裕者,消费已经饱和,新增财富对他们的消费增加作用微小;而对于贫困者,需求远未满足,如果给他们增加收入,消费将明显增加,对商品的需求也很旺盛,这将大幅促进经济增长。

三是居民消费本身的畸形,住房消费(如果这也算作消费支出的话)占比太重,将对其他消费形成挤出效应,这也是目前讨论较多的话题。

所以,笼统谈消费不足是没有意义的,但否定消费对经济增长的作用也是不对的。提高居民收入,破解消费不足难题,既是解决当前生产过剩的手段,也将为投资驱动经济形成良性循环打好基础。(作者系本报编辑)

[责任编辑:jbyao]

  • 打印
  • RSS
  • 手机看新闻
  • 分享到空间
  • 复制链接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 ·
  • ·
  • ·
  • ·
  • ·
  • ·
  • ·
  • ·

热点推荐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