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腾讯财经 > 媒体封面秀 > 中国经营报 > 正文

华西村“高楼梦”:转型需要新地标?

2010年01月14日14:44中国经营报
字号:T|T

  华西村为什么突然要建这么一栋高楼?这真的又是一个形象工程吗?高楼建设的大笔资金从何而来?

  从地标华西金塔俯瞰,华西村的别墅区整齐划一。但村支书吴协恩认为,金塔已不能代表如今华西村的需要和形象。

  “中国第一村”华西村要建中国第八的高楼!消息一出,引来诸多质疑,但人们的兴趣明显不在这座大厦上,反而对这个名号响亮却依然显得神秘的村庄充满了好奇:华西村为什么突然要建这么一栋高楼?这真的又是一个形象工程吗?高楼建设的大笔资金从何而来?吴仁宝对自己曾经“辖区”内的这座高楼,持何看法?……一系列的追问,远远超过了对这座中国农村第一楼的关心。

  如果一切顺利,328米高,世界排名第15位,全国排名第8位的“增地空中新农村大厦”(以下简称“大厦”),将在2011年4月竣工。

  华西人希望,这栋大厦能成为华西村新地标和著名旅游景点。

  但华西人没有想到,村里将建这座摩天大厦的消息发布出去后,引来的却是铺天盖地的质疑。

  转型需要新地标?

  “我们也没想到,造一个楼会这么轰动。”面对记者,华西村党委副书记赵志荣首先否认了这是华西村的自我炒作。

  华西村建高楼的事情被媒体报道出于偶然,起因是此前村里换届选举,吴协恩再次连任村支部书记,有记者过来采访此事,顺便把华西村要建高楼的事情也一并报道出去。

  故事就此开始了。这栋大厦就是吴协恩提出来建的。2003年,当了华西村48年村支书,一手带领华西村走向富裕的吴仁宝宣布退休,并宣布推荐四儿子吴协恩为村支书惟一候选人。在父亲的无与伦比的影响力下,吴协恩如愿全票通过党委会的选举,接替了父亲的职务。

  当年,吴仁宝退休和吴协恩父子交接棒,引得舆论一片关注。

  而在当上村支书的第一年,吴协恩便在坚持集体制的大方向不变后,开始了自己对华西村的新一轮变革。

  以前每位村民名下的股份分红,因为吴仁宝老书记不拿,大家都不敢拿,现在,吴协恩鼓励大家拿;以前被老书记禁止的KTV和舞厅,也以康乐中心的形式出现。而经济方面,吴协恩则被公认强过父亲—吴仁宝退休时,华西村的年销售额将近100亿,6年后,吴协恩将这个数字变成了450个亿。

  另一方面,吴协恩开始酝酿村子转型,他希望华西村的经济能从以前的以工业为主转变为以第三产业为主。

  在吴协恩的构想里,华西这个目前依靠工业支撑的村庄,将彻底向第三产业转化,而旅游业,将成为华西村重要产业—由于“中国第一村”的名头,华西每天都会迎接规模不小的考察团和大批游客。

  游客参观的景点很多,最主要的地方是华西地标建筑金塔。这个在1996年落成,由吴仁宝亲自设计的建筑,顶部是一个金黄色葫芦,共用了3.5公斤黄金镀成。塔顶挂着的“中国华西”四个大字,是江泽民总书记在当年4月20日参观华西村的时候亲笔提的字。金塔1楼为购物中心,2楼是餐厅,3楼是康乐中心,其中有保龄球馆等,4楼、5楼是会议中心,6楼到14楼是客房,15楼是观光楼。在15楼上可以俯览华西村“不中不洋,不城不乡”的全貌。

  据华西村统计,2009年,一共有200多万人参观了华西村,按照现在每张通票120元的价格,门票收益达到了2亿元。而华西的转型也收到了良好的效果,根据村里的资料,2009年,第三产业和服务业在华西村产业销售中的占有率是23%左右。

  随着华西村的逐渐转型和发展,金塔这个10多年前的地标建筑,已经不能代表如今华西村的需要和形象。因此,一个高大、具有现代气息的地标建筑,在吴协恩看来不可缺少。

  决议、资金无阻力?

  吴协恩的想法首先获得了他父亲的支持,这是最关键的。

  虽然吴仁宝已经退休,但他依然参与村里的事务,他巨大的政治影响力牢牢覆盖着这个村落。在村里,人们提起他,会恭敬地称“老书记”,而华西的领导群,在接受采访时也不时用“老书记说”来回答问题。

  华西村的议事规则一般是由书记提出议程,先召开正副书记会议,然后召开党委会会议。华西村党委是该村的最高权力机构。

  建设“增地空中新农村大厦”,这一现任村支书和老书记的建议,在村党委会没有遇到任何阻拦就获得了通过。

  之后,他们召开了村民大会,就这个计划征求村民意见。据记者了解,现场没有进行投票,但有村民当场表示了反对,不过,反对的声音很快散去:村里的领导挨个去做工作,反对的村民最终放弃了不同意见。

  大厦是请深圳一家著名设计院设计的,为了汲取灵感,村领导和设计师们曾考察了包括迪拜在内的多个国家,光是设计费,就高达1亿元。

  尚在建造中的大厦被称作奢华并不为过。按超五星级酒店的标准设计,总建筑面积有20多万平方米。内设35部电梯,速度在10米/秒以上,居国内首位。大楼可供2000多人居住、3000多人同时用餐,另外还有空中360度的旋转餐厅,可供500人用餐,将是目前亚洲最大的空中餐厅。

  大厦主体由三个圆柱形楼体拼成,取意“三足鼎立”,里面有五个空中花园和以“金、木、水、火、土”五行为主题的五层会所和旋转餐厅,中央顶部设有一个直径50米的球体,就像一颗璀璨的明珠。预计总投资25亿元。

  25亿元,对仅依靠钢铁、电厂、毛纺、化纤等工业年销售就达到300多亿的华西村,并不算大数目。此外,华西在旅游、房地产、物流等第三产业的投资上,还有将近百亿的收入。根据华西村提供的数据,两者相加的产值是450亿元。

  由于老书记农民出身的特点,“不喜欢欠别人钱”,华西村一直严格禁止负债经营,因此,华西村几乎不向银行贷款,也不存在外债一说。

  吴仁宝在每日例行的给游客和考察团作报告时,提到此事,不无骄傲地说,华西村将所有的开支刨光除尽,今年还能剩下30亿元。“我们拿去25亿修楼,还有5亿元剩下,5亿元,等于一个县级市一年的财政收入!”讲到这里时,坐在讲台上的老书记,单手大力往下一挥,观众席底下顿时响起一阵热烈的掌声。

  相比老书记的豪迈,吴协恩则显得谨慎许多,他用了约半个小时给记者详细讲解了华西村的产业链和收入状况,以证明华西村有能力盖这栋大厦,并表示,做这件事情时,村民都已经知道并理解。

  “我们修这个楼可以改善居民生活质量,何况,这样可以节约土地。”吴协恩说,由于多代同堂,华西人一直喜欢住大房子,这占用了工农用地的土地资源,虽然农民喜欢脚踏实地的感觉,但他相信可以用大楼里的生活质量、用经济杠杆来解决这个问题。

  建高楼不如改善民生?

  2008年,在特意选择的黄道吉日里,大楼开始动工。但从动工的那天起,有一种隐隐不满的情绪在华西村周围飘动。这,来自于华西村兼并的村落。

  21世纪初,组建“大华西”是华西村史上的一件大事。

  2001年—2002年,华西村分批将周边20个村合并,组建成“大华西”。大华西村有3.5万人口,面积达35平方公里,足以比上一个乡镇。而当年华西村的富足,也让组建大华西村的计划,得到被合并村村民全票通过。这些村落,被俗称为“周边村”,而以前的老华西村,则被称为“中心村”。

  周边村村民希望能够在华西村的带领下,共同富裕,过上跟华西村一样家家户户分别墅、分小车的生活,但未能如愿。

  兼并后的改变,的确是有的。华西村委委员吴蕴芳介绍,周边村在合并至“大华西”后,村委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给老人发放养老保险金,周边村居民开始和中心村村民享受同等每年300斤的大米,以及粮油、其他生活用品等约2000元的生活补贴,还有每年一次的免费体检。吴蕴芳说,在福利方面,华西村一年给周边村发放的花费超过了7000万。被征地的居民,华西村会为他们新建住宅区,这一片区的房价,会因为他们被征地给予一定的优惠。

  但这些改变,并不能让周边村的居民满意。

  “上班挣的钱也不多。”老陈是一名周边村村民,在村里的工厂干了几年后,他选择了跑黑车,每天在村口搭载好奇的游客游览华西,每次100元。在老陈等周边村居民看来,他们跟中心村的村民存在着巨大的差别,而最大的差别是,中心村的村民拥有股份。

  老陈抱怨,中心村的村民个个可以靠每年的巨额分红得到别墅和汽车,而周边村的村民却只能自己掏钱购买,中心村村民的房子都已从普通别墅换到了欧式别墅,而他们周边村的有些村民却因华西村发展而遭遇拆迁,买不起房。

  周边村民也曾试图变成中心村民,但鲜有成功者。根据华西村的规定,加入华西村户口,除非你有较高的专业水平,或者对华西村有贡献。按程序先须由企业推荐,再由党委会评议,每年的名额只有两到三人。

  种种落差,让周边村村民心中有些不平衡。周边村一位姓章的村民说,以前还发生过有周边村村民对房价不满意而给领导写公开信的事件。当时邻镇的向阳村为村民提供的房子只要1万多,而华西村为周边村民提供的房子虽然是别墅,但动辄就要20万。村民把公开信贴在金塔旁的墙上,“结果就是这个人做检讨。”老陈说,对于这些“不公平”,他们也没办法。

  而此时华西村拿出25亿盖大厦,更让周边村人觉得心中添堵。“虽然说入住的人还没定,但肯定不可能是周边村村民。”周边村村民章某不满地哼了一声。在他们这些周边村居民看来,用来盖大厦的25亿元更应该用在周边村,为他们改善生活条件,发展经济,而不是去搞“空中农村”—他们偷偷给大厦起了这么个名字。

  相比周边村村民们的腹诽,外界的质疑更加激烈和直白。除了质疑资金来源、建楼动机,吴仁宝四子一女都在华西村或华西集团担任高管的背景,被再次反复提起。有人甚至毫不客气地认为,华西已经变成了一个家族企业

  对此,吴协恩显得很坦然:“如今外面有质疑,很正常,他们没来过华西村,不知道这里的真实状况。”

  言及自己曾全票当选村支书,他表示:“的确有老书记的原因,但大家也是看我的实力。”他解释,当初他其实不太愿意去做这个领头人,因为责任太重了。在当选前,他跟父亲谈了一次,吴仁宝让他不要多想,只要把村里的事情一心一意做好就行,“社会上像我们这样的家族是越多越好。”

  至今,吴协恩认为,集体资金统一使用更有整合后的优势。集体不缺资产,个人也富裕,这样的集体控股、个人参股的模式很健康,并不需要去改变。“别人怎么说无所谓,这样的模式就是最适合华西村的。”

  附:华西村概况

  华西村,位于江苏省江阴市华士镇,1961年建村,最初面积0.96平方公里,人口1500多人。在吴仁宝老书记的带领下,率先发展村办企业,在经济建设方面取得巨大成就。1999年华西村股分公司发行的3500万A股在深圳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成为全国第一家农村经济综合开发的上市公司。

  2001年6月份以来,通过“一分五统”的方式,将周边16个村纳入华西共同发展,形成一个面积超30平方公里,人口超3万人的大华西。如今,华西村年产值约450亿元。

  面积仅占中国版图千万分之一的华西村,几十年来却创造了多项全国第一,因而被赞誉为“天下第一村”。

  3

  1 >>

  (时代周报 猪流感)

  • 打印
  • RSS
  • 手机看新闻
  • 分享到空间
  • 复制链接
  • ·
  • ·
  • ·
  • ·
  • ·
  • ·
  • ·
  • ·

热点推荐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