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腾讯财经 > 正文

解读央行上调准备金率 选择此时有何深意?

2010年01月13日10:00北京商报我要评论(0)
字号:T|T

  过往戏言身后事,不经意间到眼前。在市场普遍认为央行最早会在今年一季度末上调存款准备金率的背景下,央行却在昨晚公布,定于1月18日起,上调存款类金融机构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不含农信社等小型金融机构)。

  一切看似来得很急。但是,央行和市场预期打这个时间差的目的是什么?是通胀的影子越发真实,还是新年首周银行放贷6000亿元传闻引发恐惧,抑或是警示市场货币政策拐点已经到来?其实,在存款准备金率上调背后,还有更多的疑问,等待时间和市场来解答。

  选择此时上调有深意?

  央票发行的异动,曾令市场普遍预期,央行最早将在二季度上调整存款准备金率。

  截至上周末,央行已通过公开市场连续13周净回笼流动性,累计回笼高达8510亿元。而从1月7日开始,央行又启动了提升公开市场操作中标利率的进程。当日3月期央票利率开年即突然上升4个基点,到1.368%,随后具有风向标意义的1年期央票则在本周二跟进上调8个基点,到1.840%。

  一系列的异动,都指向昨晚央行上调存款准备金率的那一刻。但为何比市场预期的要提前了数月呢?

  “政策指向信贷快速增长。”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指出。

  近日有消息称,进入2010年,商业银行几乎以每天近1000亿元的速度发放贷款,第一周已达到6000亿元。而央行在刚刚召开的2010年经济工作会议上曾强调,金融机构要“把握好信贷投放节奏,尽量使贷款保持均衡,防止季度之间、月底之间异常波动”。

  此外,除了继续全力保增长,如何管理不断上升的通胀风险,也是目前政策的重点之一。

  截至去年11月,CPI在4个月中出现3次环比上涨,PPI更是连续8个月环比上涨,显示国内的通胀压力已经越来越严重;而在刚刚过去的12月份,通胀指标的跳升可能会更为明显。

  “此项措施显示了政府对控制通胀的认真态度;在同比CPI指标处于较低位置的时候采取此项措施,也颇有未雨绸缪的意味。”安邦咨询分析师李明旭称。

  为何只上调0.5个百分点?

  专家认为,从历史来看,0.5个百分点的调整幅度不算大,使央行对泛滥流动性的实质回收作用有限,主要是为了对商业银行突击放贷予以警告。

  数据显示,从1984年央行按存款种类规定法定存款准备金率开始,存款准备金率至今一共经历29次调整。其中最大调整幅度为单次上调2%,还有一次是单次下调2%。此后曾4次上调1%,两次下调1%,18次上调0.5%,3次下调0.5%。可以看出,央行惯用±0.5%的利率数据来轻度调节货币政策。本次上调0.5%,也属于轻度调节范畴。

  央行此前最近一次调整存款准备金率,是在2008年12月25日。为应对金融危机对我国经济的冲击,自2008年9月以来,我国曾连续4次密集下调存款准备金率,从17.5%的历史最高点下调了近4个百分点,保证了银行体系拥有充足的流动性,支持实体经济复苏。

  另一只靴子还在半空?

  在央行四种宏调手段中,除了加息以外的三种都已经在金融危机后新一轮复苏周期中使用过了。未来还有哪些调控手段可能上马呢?

  “面临迫在眉睫的政策剧烈调整预期,反倒可能令金融机构加快放贷步伐,以便在紧缩的大门关闭之前,完成预期信贷任务。这可能令后续还出台定向央票。”鲁政委表示。

  央行曾在去年二季度针对贷款冲高商业银行发行千亿惩罚性定向央票。

  另外,强烈的紧缩预期,将赋予银行更强的议价能力,贷款利率将会上浮。在货币政策遏制信贷冲锋作用有限的情况下,监管风险可能上升。

  鲁政委还认为,年内准备金率还有继续调整可能,加息时点也可能提前。

  他指出,从目前的情况看,年内准备金率未来还有2-3次上调可能,而加息时点也可能提前,但具体尚需观察央票利率上升速度来确定。但必须指出的是,从目前法定存款准备金率的情况看,未来能够继续使用的空间已经不大。

  信贷增速将大幅度收敛?

  公开资料显示,所谓存款准备金,是指金融机构为保证客户提取存款和资金清算需要而准备的在央行的存款,央行要求的存款准备金占其存款总额的比例就是存款准备金率。

  以本次存款准备金率上调为例,大型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提高至15%,中小金融机构则保持13.5%不变。也就是说,银行每吸收100元存款,将留15元放在央行,而用剩下的85元放贷。“这明显是在收紧银根,意在使信贷增速有所收敛。”对此,北京大学中国金融业研究中心副主任吕随启这样表示。

  新年第一个月就选择使用如此硬性的调控手段控制放贷速度,在专家眼中,央行的举措是在未雨绸缪。此前有消息称,新年第一周,新增信贷额度为6000亿元,“且不论这个数据的真实性,单从消息引发的市场关注上可以看出,市场在等待央行的态度。这个数据明显与今年信贷合理充裕的工作目标背道而驰。此时不提高准备金率,银行业信贷增速很可能出现一个背离预期的情况。”吕随启这样表示。不过,上调存款准备金率,是否真的能够使信贷增速大幅收敛恐怕还是未知数。相关人士算了一笔账:以截至2009年11月末的数据测算(存款余额60.67万亿元),此番上调将冻结银行信贷资金3000亿元人民币左右。“这个数据目前来看不会拴住银行信贷员放贷的腿,但至少使银行感到了桎梏。”相关人士表示。

  银行借此逃过资本红线限制?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一方面,存款准备金率上调,银行部分信贷额度“作废”;另一方面,不少专家认为,存款准备金率上调,将加大银行存贷比的利润压力,央行可能会就此“放手”,短时间内不再提银行资本充足率红线上调的问题,银行因此能够避免一次夹缝中生存的窘境。

  就在年前,有关高速放贷之后银行将执行怎样的资本充足率水平一点,引发市场热议。有消息称,银监会有意提高大型银行资本充足率至13%,银监会随之澄清;此后,有关资本充足率到底是“12%”、“11%”等数字的传闻从未消失。

  “大家都担心银行业在去年这样特殊的背景下,资本坏账有所抬头,虽然不良贷款余额和不良贷款率一直保持双降趋势,但监管层时刻警惕风险扩张的意识也是很有必要的。”对此,一位银行业内人士这样表示。而光大集团董事唐双宁在近日的相关会议上,也表达了对不良率上升的担忧。

  “即便逃过潜在的资本新红线限制,银行业今后的路不一定平坦,央行手中还有‘加息’杀手锏,银行恐怕无法绕过控制信贷增速这一点。”业内人士这样表示。

  • 打印
  • RSS
  • 手机看新闻
  • 分享到空间
  • 复制链接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 ·
  • ·
  • ·
  • ·
  • ·
  • ·
  • ·
  • ·

热点推荐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