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腾讯财经 > 媒体封面秀 > 21世纪经济报道 > 正文

华中电网“电荒”背景:电煤库存全纪录

2010年01月11日00:2321世纪经济报道
字号:T|T

华中电网“电荒”背景:电煤库存全纪录

本报记者 梁钟荣 深圳报道

  

  继湖北、重庆拉闸限电之后,中国产煤重镇山西的省会城市太原亦于1月6日开始拉闸限电。这是该市自2008年7月以来第一次拉闸限电。

  “河南这儿的煤炭供应局势十分紧张,我们现在只能先保证自己的坑口电厂、省内的煤炭供应,省政府对企业也是如此三令五申。”1月7日,平煤集团天安运销公司主任丁郑平告诉本报记者,平煤集团有10个战略合作伙伴,除却河南省,多分布于湖北、江西与安徽,但如今多数也已不能顾及。

  华中电网目前主管河南、湖北、湖南、江西、重庆、四川六省市,目前六省市电力供应已全面告急。

  记者了解到,湖北、重庆和河南等三省市从1月4日开始实施限电和让峰等有序用电措施,仅1月5日这一天,河南让电295万千瓦,湖北限电292万千瓦,重庆限电67万千瓦、拉闸20万千瓦。四川、湖南、江西用电量亦多次刷新历史纪录。

  国家电网公司对外联络部新闻处副处长刘心放表示,多个省份在冬季同时刷新电力电量历史纪录的现象在华中电网尚属首次。现在国家电网施行的是需求化管理模式,协调及有序各个电网之间的供需关系,“目前每天通过华北、西北电网支援华中电网的电力达到1亿度”。但他同时坦承,“缺口比较大,1亿度还不能补上”。

  目前在电煤库存上临近或低于警戒线的六省市均在省外急寻煤源,并寻求国家电网更多电力支持。随着1、2月气温的进一步下降,华中电网用电需求还将持续增长。

  库存纪录

  根据目前的用电负荷水平预测,1月份华中电网每天电煤消耗约80万吨,当前电煤供应每天约65万至70万吨左右。若维持此供应形势,全网每天将消耗电煤库存10万吨左右,春节前将有更多的火电厂因缺煤停机,“电荒”有可能进一步加剧。

  煤炭专家黄腾指出,水电装机容量约占华中电网的40%,但2009年该区域来水不足,其中湖北、湖南、江西三省电煤85%依靠区外调入,电煤供应则成为左右电网供应安全的主要因素。“先前因为电厂对煤价上涨形势估计不足,加上各省都在加紧抢煤,补上库存缺口确实有一定压力。”

  国家电网调度中心的数据显示,目前华中电网营业范围内直供火电厂、电煤库存515万吨,仅够维持10天,但电煤库存的安全区间为15天。

  细分起来,1月5日,江西各火电厂的电煤库存仅为85万吨,远低于该省政府提出的230万吨的库存要求;同日,湖北全省电煤库存仅余119万吨,较去年同期减少186万吨,仅能支撑11天用量;彼时,湖南各火电厂共计存煤169万吨,可用天数25天,但6日的煤炭缺口已达5万吨;6日,河南电煤库存120万吨,仅够8天使用,有近76万吨电煤缺口;重庆目前则有日均10万吨的电煤缺口。

  四川省电力公司生产技术部副主任张星海坦承,目前四川电网库存电煤132万吨,未进入预警范围,但全网每天消耗电煤13万吨,每日购煤仅有9万吨,有4万吨缺口,“若寒潮天气对四川盆地持续影响,用电负荷与用电量预计还会有所上升,四川电网供需形势将日趋紧张”。

  作为应对方式之一,各单位均派出专门队伍至秦皇岛港、山西、内蒙古等地求煤,但煤炭供应形势则不容乐观。

  湖北省发改委能源处的李迎伟对记者承认,依照湖北目前的装机容量可以满足本省的电力需求,但今年来水较少,水电发电量骤降,使得更多依赖火电。但该省电煤自给率仅有3%,“故此现今更多向四川、安徽、河南等省份购煤,并同时争取国家电网更多的外购电援助”。

  记者同时获悉,此前一直为电源输出河南、贵州、安徽等地也出现供电紧张局面,贵州省甚至于元旦左右赴重庆买电。

  安徽省经委信息处人士告诉记者,该省目前正在敦促四大煤矿集团与省内电企衔接,首先保证省内的电力供应,“要输较大量的煤炭到外省,难度较大”。目前安徽电煤库存仅够4天燃用,离正常保证7天发电需求、约90万吨的电煤存量有较大缺口。

  黄腾认为,目前煤荒仅为局部、短时现象,“主要因为前期电企存煤不够及对经济预判存在误差所致”,随着临近春节天气逐渐回暖,地铁及海港运输恢复正常,“在供应方面会有效的缓解这一紧张局面”。

  各诉苦衷

  “电荒”之下,电煤两方的煤炭合同谈判步伐明显加快。煤炭市场网数据显示,截至8日上午8时,2010年全国煤炭产运需衔接已初步汇总46617万吨,而今年铁路部门为电煤跨省区调运预留的运力为7.2亿吨。

  李迎伟苦笑说,在10、11月份还有许多煤老板登门拜访湖北的电厂寻求新年煤炭合同,“但现今形势反了过来,是电厂去求着煤老板们了”。

  “煤炭谈判持续一年多,现今都对煤价上涨形成共识,但没想到煤价涨得这么快。”湖北能源集团人士称,本月环比,煤价平均上涨了30-50元/吨之多,多的更涨了100元/吨。

  截至1月8日,据秦皇岛港最新价格汇总,普通混煤最高价格至630元/吨,环比上涨2%,山西主要煤种价格同比上涨27%—41%,创一年来煤价新高;广州港5300大卡的越南煤则上涨30元/吨,该港国际煤价普涨30%。

  “现在每天求煤的人数都比12月份有成倍成长。”丁郑平承认。他同时表示,煤企目前亦承担有相当大的社会责任,“我们现在是以420元/吨的价格供给电厂,但如若卖到市场,价格可以达到530元/吨”。

  一位煤企人士同时认为,电企应该为此次“电荒”负责,因其未做好充分库存,而目前全国煤炭供给相对平衡,只是缘于运输不畅所致。“年初煤情不好的时候,我们愿意在价格上稍微让步,但电企不愿签长合同,一直到11月还在拉锯,再加上新近的大雪天气及秦皇岛港封港,所以才会发生电厂煤炭库存不足局面”。

  “煤炭价格已经市场化,但电价却没有放开。年中煤价下跌,我们刚好到了盈亏平衡点,这时候怎么敢大量进煤,因为都不知道未来煤情如何。”湖北能源集团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内部人士叫屈。国家发改委去年上调的电价,仅一个月时间便被上涨的煤价“吃”掉,“整个电力企业前年一年亏损几百个亿,去年谁还敢冒这样的风险?”

  事实上,目前对于煤价上涨电煤两方已有共识,但在价格上仍有差异。电企希望涨幅在5-9%之间,而煤企目前提出的涨幅基本已在10%以上。

  刘心放认为,除却电力体制改革外,大规模的煤炭运输亦占据较多铁路资源,故此应让煤炭在坑口电厂消化,同时建设跨区域的输电工程。“目前西北地区富裕1亿度电,就是通过特高压电网输送过来,现在输送至湖北的支援电力,50%是从山西的特高压线路而来,其电力相当于每天向湖北运2.5万吨标准煤。”

  • 打印
  • RSS
  • 手机看新闻
  • 分享到空间
  • 复制链接
  • ·
  • ·
  • ·
  • ·
  • ·
  • ·
  • ·
  • ·

热点推荐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