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腾讯财经 > 财经新闻 > 综合新闻 > 正文

叶檀:中国不是金融危机的大赢家

2010年01月09日11:00南方报业网
字号:T|T

  中国被全球视为金融危机最大的赢家。1月5日,《华尔街日报》在一篇题为《金融危机最大赢家:中国》的文章中有如下表述。这个国家或许是本次金融危机的最大赢家。就在美国和欧洲的经济先后熄火之际,中国经济却一路高歌走过了这场“大萧条”。预计中国2010年的经济增长率将达到9%。现在这个国家正在将手里的资金派上用场。从沃尔沃到悍马,再到上周正式提出收购的CorrienteResources,中国企业正在世界各地抢购着业务和资产。

  从经济数据看,中国确实可以称为一枝独秀,但背后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也许要花十几年的时间来修补。

  积极的财政政策与宽松的货币政策恶化了中国的经济结构。央企攻城略地,在煤炭资源整合、资本市场融资、房地产等领域无往不胜。据国务院国资委主任李荣融披露,2009年中央企业利润总额将达到7500亿元,而在2009年初,中央企业上报的预算中,利润总额相加不过4000多亿元。2009年央企成为资本市场最大的获益者。2009年沪深两市IPO融资1856亿元人民币,而央企在境内外IPO融资额为1558亿元。如MIT斯隆管理学院黄亚生教授所说,中国的做法是国有企业代替私营企业。撇开敏感的国有、私有不谈,我们看到的是另一个结果,低效率企业大面积取代高效企业。

  严重的问题是,基于中国经济数据的美妙与央企赢利的增加,基于改革三十年权贵主义积弊难除,国进民退与民粹主义思潮结合,被视为社会重获公平、整肃腐败、减少污染的良方,获得了不少喝彩声。集规划经济、局部市场化、垄断经济于一体的经济模式,由此贴上了成功的标签,在民族自豪与底层不公平的躁动中,获得无数拥趸。

  中国还收获了部分仇恨。曾经是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如今的政论家保罗·克鲁格曼在2009年的最后一天,发表在《纽约时报》上的专栏文章标题就是《属于中国的新年》,文章将美国就业低迷、债务过多的责任推给中国,认为要摆脱困境只能与中国打贸易战,他用赞赏的口吻引述最近去世的凯恩斯派经济学 家 萨 缪 尔 森( P a ulSamuelson)的话说,当就业“低于充分水平”时,控制国家的经济以增强本国实力的重商主义政策实际上是恰当的。和中国打贸易战?克鲁格曼显然在虚张声势,如果中美大打贸易战将毁灭全球经济。但有一点是肯定的,克鲁格曼说出了不少重商主义美国人的心声,他们希望扼制中国的出口能力。这股力量不可小觑。

  而在中国国内,借助2009年巨额的货币发行量,已经形成了房地产市场化以来最大的泡沫,不少城市房价翻番。经过2009年一轮扩张,事实上中国继续实行经济扩张政策的内生动力已经不足。以银行为例,如果不补充资本金满足银监会提出的最低标准线,则中国银行业今年投放信贷的能力将受到严重约束。由此,新年伊始,中国国有上市银行再融资风声又起,有数位消息人士称,中国银行正准备再融资200亿人民币,而这应只是该行再融资计划中的第一步。也就是说,为了中国银行业有继续向大型项目与企业贷款的能力,他们得找到新的投资者。

  在中国经济数据复苏的进程中,还顺便帮助了大宗商品出口国。目前大宗商品与美元渐行渐远,而与中国需求越走越近。资源出口大国首先走出衰退阴影,澳大利亚等国还有余力率先加息。

  在金融危机之后,中国确实有所收获。

  最大的收获是,中国在全球业已展开的资源收购行动在金融危机期间大大加快,涵盖煤炭、原油、铁矿石等所有领域;中国汽车等制造行业正在积极并购全球的知名品牌。其次,此次拉动经济投资的基础建设以轨道交通与节能工程为主。危机过后,我们将以通胀的代价留下遍布全国的高速轨道交通网,留下足以夸耀世人的智能电网。

  简言之,中国在危机中收获了漂亮的经济数据、工程项目,为未来的建设打下了基础,却未能在制度建设上、创新能力上有寸进之功。这当然不是因为中国人天性缺乏创造力,恐怕与有些人迷信工程进步与经济数据提升足以笑傲世界,与越来越多的人才投身低效的国企与行政管理领域有关。(系每日经济新闻首席评论员)

  • 打印
  • RSS
  • 手机看新闻
  • 分享到空间
  • 复制链接
  • ·
  • ·
  • ·
  • ·
  • ·
  • ·
  • ·
  • ·

热点推荐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