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 > 正文

深航清除李泽源印记 股权争夺再添迷局

2010年01月08日00:00华夏时报王潇雨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对于深圳航空有限责任公司(下称“深航”)处在这个敏感时期内而言,任何一个细小的变化都可能被无穷放大。

1月5日,负责飞行安全并兼任公司旗下鲲鹏航校校长职务的副总裁陈龙突然因“个人身体原因”辞职,使得深航再一次被推到舆论的风口浪尖。虽然深航方面否认被外界广泛认为是“李泽源嫡系”的陈龙辞职与李被协查有直接关系,但一场“去李化”运动早已在公司内部展开。而一直被视为中国国际航空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国航”,601111.SH,0753.HK)囊中之物的李泽源所持深航股权,亦将迎来新的争夺者。

着手“去李泽源化”

“对于公司之前所签订的一系列与地方的合作协议,我们现在的原则就是有法律效力的继续履行,而一些框架性的协议则要重新理顺。”深航新闻发言人刘航1月6日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坦言。

刘航所说的一系列协议,正是李泽源入主深航后这几年间与国内诸多省市自治区签订的一系列战略合作或是合作框架协议,尤其是在去年一年内,深航“几乎每个月都在和地方政府签约”。这也使得深航在民航业整体低迷的2008-2009年间显得异常“惹眼”。

“我们要根据公司现在的实际情况来作出新的判断,重新评估一些框架性的协议,从而做出一些调整。”刘航表示。

与重新理顺和调整公司业务布局相比,抹除李泽源在深航留下的其他印记显然更容易些。早在去年12月初“刚刚出事”之时,深航从办公楼通向食堂的走廊的消息栏里面李泽源的讲话、会议的宣传照片就已经被撤下。

一位深航内部员工在与记者交流时透露:“这个公司处在中国开放程度最高的城市,但在内部管理的很多方面似乎更像是上个时代,比如说领导喜欢整理‘语录’、开会搞‘批斗’,所以很多同事还是挺希望能有些变化的。”

对此,刘航认为:“每个管理者都有他自己的管理方式,所以这些评价虽然带有一定的夸张成分,但并不代表公司之前的管理存在问题。”

陈龙的离职也只是深航一系列人事变动中最新的一幕。除了国航方面派驻的两位高管之外,原中国民用航空中南地区管理局广东监管局党委书记、局长李双臣前来接替陈龙之前所负责的飞行安全工作。

刘航表示:“公司目前的情况下安全压力比较大,陈龙在健康情况不理想的状况下选择辞职也可以理解,而李双臣的到任体现了局方对深航的支持,同时飞行员出身的李也完全可以承担起对公司安全工作的监管重任。”

而据一位深航内部人士透露说:“公司前董事长李泽源之子李默已经去了美国。”记者多方求证均未能进一步证实此消息,也无法与李默取得联系。

南航介入升级股权争夺

目前李泽源案尚未进入司法程序,但其所持的65%深航股权将易手似乎已经成为业内一致公认的事实。尽管国航在取得这部分股权的进程中似乎先行一步,但中国南方航空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南航”)似乎并不甘于被国航如此轻松地“堵在家门口”。

“如果说没想法肯定不可能,但是具体该怎么做还需要通过多方面反馈的信息。”南航一位内部人士在对《华夏时报》记者谈到深航股权归属时表示,“特别是上级主管部门对此事的意见。”

南航董事长司献民也在前段时间对深航事件作出回应,表示将关注其进展。

据悉,南航与深航渊源颇深,深航目前的主要负责人李昆以及刚刚离职的副总裁陈龙之前均在南航任职,深航的快速崛起也对与其处在同一区域的“老大哥”南航构成了不小的威胁,因此南航谋求控股深航显得顺理成章。

“当年深航国有股股权拍卖的时候,南航也曾经考虑参加竞拍。”一位南航内部人士此前在与记者交流时曾透露,“但是经过全盘考虑,我们拿本准备竞购深航的资金建立了北京分公司,现在看来,这步走得非常关键。”

记者从南航得到的最新数据显示,南航北京分公司在首都机场的吞吐量自2006年成立之后至今是处于增长状态,2009年前11个月已经达到进出港航班共计6.9万班次,进出港旅客999.5万人次。由于李泽源的强势介入,国航收购深航布局华南的构想并未实现,南航也在这几年间构筑了其以广州、北京为双枢纽的庞大国内航线网络,并在国内市场份额上牢牢把持着头把交椅。而随着李泽源事发,曾经的“关键棋子”再度掉落在这两家明争暗斗多年的公司面前。尽管此时的深航与彼时的深航相比已经有了诸多变化,对两家企业市场战略起到怎样作用也并不明朗,但机会面前,相信谁也不会轻易放弃。

[责任编辑:jbyao]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