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告摘要

货币向哪里去——四大市场锁定货币流向
除了传统的实体经济交易需求之外,资本市场、资产市场的货币需求 量大量增加,央行和商业银行体系也以央票、存款准备金等多种方式 吸收货币。
货币流动是价格变动的领先指标
同年看,股市资金和实体经济资金之间存在此消彼长的反向变动关系, 跨期看,股市资金流动领先商品市场一年,领先房地产市场一年。实 体经济资金流入领先CPI 两年,股票市场中资金流入与价格指数保持 着高度的一致性,房地产市场资金净流入领先房价一年。
以资金流向领先指标对各市场未来价格趋势的预测
房地产市场:房地产市场单位风险的收益补偿降低,资金净流入增速 回落。2010年房地产市场资金净流入2.42万亿,增速为15.8%,预计 2011年房地产市场资金净流入为2.55万亿,增速大幅回落至2.9%,由 此计算,货币因素将推动2011年房价增幅2.04个百分点,2012年为0.37个百分点。
股票市场:以流动性指标拐领先与股市拐点四个月的时间来看,预计股市趋势性拐点或出现在下半年。
实体经济:按照领先两年时间推算,从货币因素对物价的影响来看,2012 年和2013年CPI将出现快速回落,2013年CPI将略低于2012年。
[详细报告可点击查看:中国货币流向对物价和资产价格的影响及预测 ]
民生证券简介

民生证券有限公司成立于1986年,注册资本21.77亿,注册地为北京,是全国性综合类证券公司。公司具备中国证监会批准的证券经纪;证券投资咨询;与证券交易、证券投资活动有关的财务顾问;证券承销与保荐;证券自营;证券资产管理;证券投资基金代销;IB业务;代办系统主办券商等各项业务资格。[详细]

民生证券研究所

滕 泰 首席经济学家

郝大明 宏观分析师 策略分析师:张 琢

联系人:张 磊、钟正生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28号

民生金融中心A座16层 100005

货币的四大流向

从四大流向看货币供求新结构
    在货币供给发生改变的同时,货币需求结构也在发生深刻的变化。除了传统的实体经 济交易需求之外,资本市场、资产市场的货币吸纳量大幅增加。总体来看新增货币流向分为四类:
   流向银行体系:流向央行和商业银行体系,主要指发行央票净吸收货币、存款准备金冻结大量货币以及金融债、闲臵资金等形式沉淀的大量货币。
   流向资本市场:流向股市、期货市场和金融衍生市场等资本市场。
   流向资产市场:指流向房地产市场、艺术品市场、收藏品市场等资产市场的货币。
   流向实体经济:指流向实体经济,支持实体经济的货币。
    保守估计,过去10年来仅股市所带来的货币需求高达9.6万亿以上,房地产市场所带 来的货币需求则高达8.9万亿以上,期货市场、衍生品市场、艺术品市场等创造了大量的货币需求 。
  市场预期和风险收益匹配关系决定分流,流量 多寡决定各个市场的价格水平,潮涨潮落,货币在各个市场间被创造、被释放、被吸收; 跌宕起伏,各市场价格水平实现上涨下跌的循环。

资本市场与资产市场的货币创造功能

股市“吸纳 -创造 -释放 -毁灭货币”的过程
    从资本市场对货币的创造过程来看,共包括四个阶段其核心在于创造货币和毁灭:1、吸纳货币阶段:指股市从谷底慢回升至估值中枢的。2、创造货币阶段:指股市延续吸纳,预期收益快速上升从估值中枢继续上行的阶段。3、释放货币阶段:指股市从谷峰慢回落至估值中枢的。4、毁灭货币阶段:指股市延续释放,预期收益快速下降从估值中枢继续下行的阶段。这一阶段,股票市场下跌趋势得到确认;收益快速下降,股票市场引力减少的同时,股票市场惯性下跌,股票市场由资金净流出引发的下跌与股票惯性叠加,股票是在减少大于资金净流出,货币被毁灭。
市场引力决定资金流向
    从资金来源范围看,股票市场和房地产的较企业宽泛。企业的资金供给一般均属于国内机构投资性,而股票市场和房地产的除了构投资性金之外,还包括本国居民、国际投资机构甚至国外居民。
    从资金紧缩带来的影响来看,生产性企业获得资金后,生产恢复的速度通常受品周期、上下游供需等因素影响,要2-4个季度; 而而股票市场和房地产面临紧缩后的宽松时,交易量价格可以迅速恢复。
低潮期预收益出现底部拐点,资本市场吸纳货币
    资金流动逻辑:预期上涨——资金流入本市场——准货币在资产市场膨化确认 上涨预期——增加的货币追逐供给相对稳定的资产 ——资产价格走高——资产通过银行杠杆创造货币供应量——资金大量快速流入产市场——
    瓦解产品市场价格上行动力:准货币逐渐流入资产市场导致增加的供应并没有流入产品市场,资金并不随货币供应量增加; 流动结果:资产价格向上,物价向下,也就是资产膨胀与通货紧缩并存并存悖论。
高潮期预收益出现顶部拐点,资本市场释放货币
    资金流动逻辑: 预期下跌——资金流出本市场——准货币在资产市场蒸发确认下跌预期 —— 减少的货币追逐供给相对固定资产—— 资产价格走低 资产价格走低—— 货币在资本市场内被毁灭——资金大量快速流出本 市场—— ……
    增加产品市场价格上行动力:准货币逐渐流出资本市场导致虽然供应没有增加,但股市流出资金入产品市场,产品市场货币被创造出来,增加的货币追逐供给相对固定的产品,产品价格走高。

 

更有效的货币政策:从总量控制到流向疏导

政策有效性: 筑堤堵水难度风险双加大
    简单加息手段正面效果不 及预期,负面效果不容忽视原因有四:其一, 加息难以抑制信贷资金需求;其二,加息将大国外净资产增的压力;其三,加息将大成本推动型通胀压力;其四:加息将抑制消费。
政策指向1:改总量控制为流量调节
     通过管理风险补偿预期实现“由堵变疏”,利用资本市场和产等池子”吸引过多的流动性,通导资金入股市和房地产场发挥层次本作用在实现融资结构调整、提高效率的同时有管理流动性。当前阶段,引导资金流向股市显然有利于房价和物调控目标的实现。
政策指向2:引导资金流向股市有利于物价、房价回落
    通过增加股票 市场中的供给 来稀释流入市场的货币,管理股票预期减轻产品市场价格压力。同时,从目前来看资本市场融规模仅占银行贷款融资规模的四分之一,资本市场直接依然偏小,引导资金流向股市,有利于多层次资本市场的建设。

2011年下半年各市场资金流动预测

(一)单纯货币因素推动货币因素推动2011年房屋销售价格指数增2.04%

    根据我们的测算,2010年房地产市场资金净流入2.42万亿,较上年增长15.8%。预计2011年房地产市场资金净流入为2.55万亿,增速为2.9%。
  由此计算,单纯货币因素推动2011年房价平均增幅为2.04%,2012年为0.37%。房地产市场资金流入放缓的原因在于受房地产调控政策影响,房地产市场预期收益下降,风险上升。

(二)流动性指标显示:股市拐点将在下半年
     分析资金流动对股票市场的价格影响,股市资金流动与股价具有同步性。2007年和2009年股票市场资金分别净流入5.15万亿和3.18万亿,股市分别上涨97%和80%,2008年净流出2.49万亿,股市下跌65%。
   对股市涨跌的判断需结合货币供应量、房地产市场资金净流入量和实体经济资金净流入量综合分析。未来两年货币供应量将总体保持稳定增长,房地产资金净流的资金吸纳能力将逐步减弱,实体经济净流入量增速稳中趋缓,预计股市资金净流入量将逐渐增加。随着股市风险收益关系的变化,预计趋势性上涨行情或将在下半年出现。
(三)单位GDP货币量下降,推动CPI下半年软着陆
    实体经济资金净流入会引起物价指数的上涨。然而在有过剩产能的经济体中,产量的调整会平抑价格的调整,所以实体经济资金净流入首先提高产能利用率,然后才能影响物价——实证研究表明,这个传导过程大致需要两年时间。因此实体经济的资金净流入指标——单位GDP货币供应量领先物价两年。
  例如2007年这一指标较上年下降,相应2009年CPI为-0.7%;而随着2008年、2009年单位GDP货币供应量增速都高达12%,由此推动2010年、2011年的通胀水平则迅速提高3.3%和4%左右;而2010年单位GDP货币量增速回落到2%,2011年增速趋近于零,预示着中国的物价指数将于2011年下半年高位回落,2012年将成功实现软着陆。

宏观报告撰写分析师简介

滕泰,经济学博士,先后毕业于复旦大学和上海社会科学院。曾在美国沃顿商学院做访问学者,人民大学、中央财经大学兼职教授,现任民生证券副总裁、首席经济学家,中国证券业协会分析师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主要研究领域为宏观经济、国际经济和财富战略等,代表著作有《财富的觉醒》,《新财富论》、《投资银行》等。
郝大明,宏观经济分析师。本科毕业于厦门大学统计学专业,硕士毕业于山东大学财政学专业,博士毕业于首都经济贸易大学劳动经济学专业。先在政府统计机构工作9年,有丰富的工业统计和GDP核算工作经验,后从事宏观经济研究预测工作3年。精于数据分析,擅长实证研究。2010年加盟民生证券,主要从事经济增长和物价等主要宏观经济指标的跟踪预测,对宏观经济主要运行趋势有比较准确的把握。
张磊,宏观经济分析师,毕业于暨南大学金融学专业,经济学博士,对外经济贸易大学金融学博士后。2010年加入民生证券,对宏观经济、金融运行规律有深入的理解和把握,注重宏观经济基本面分析,通过发掘经济变量波动的内在逻辑判断宏观经济走势,专于海外经济研究。
张琢,策略分析师,中国人民银行研究生部金融学硕士。2007年加入中国银河证券研究所从事策略研究工作,2010年9月加盟民生证券研究所。精于数据分析,拥有独特的策略分析框架和成熟的资产配置研究经验。
钟正生,宏观经济分析师。经济学博士,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师从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院长杨瑞龙教授。2007年7月-2010年10月在中国人民银行从事宏观经济和货币政策研究工作,对宏观经济形势有较好把握,对货币政策运行有较深理解。2010年10月加盟民生证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