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在上市公司中是一支庞大的队伍。截至2009年末,全部A股上市公司中有768家聘请了前政府官员甚至现任官员作为公司高管。这些公司聘请的前官员总数达到1599人,占A股全部3万多名高管总人数的比重达到5%。从数量上看,国企是容纳前官员的主要场所,占比超过7成。他们尽管是前官员,但在政府相关机构内仍有盘根错节的关系,这为减少来自政府的政策干预和行政管制创造了很少的软条件,从而能有效减少权力租金成本。而如果上市公司聘用的是现任政府官员,那对于减少权力租金成本的效用则更为明显…[详细]…[我要评论]
A股上市公司1599名前官员任职表
官员任职上市公司现状调查
1599位前官员任职上市公司 官系高管占比5%
    通过对全部A股上市公司进行统计,其中有768家聘请了前官员,总数达到1599人,占A股全部高管总数的比重达到5%。这些前官员中,有275人的原官职为科级及以下级别,其余1324人的官职均为处级或处级以上,甚至有11人为副部级以上高官。需要指出的是,在中国公务员编制体系中,一些央企负责人本身即为官员,比如,部级央企负责人是副部级官员等。[详细]
超七成投身国企 成前官员聚集地
    国企似乎是前官员的聚集地,针对1599名前官员的统计表明,其中,有1142人在国企任职,占总人数的71.4%,而在聘用了前官员作为高管人员的768家A股公司中,有483家公司为国企,占总数的63%。从另一个角度,目前A股市场有980家国企,其中,331家央企和649家地方国企。而聘请了前官员作为高管的国企数量占A股全部国企的比重达到49.3%,而上市民企的比重只有31%,这表明,在国企,聘用前官员的现象更为普遍。[详细]
最高年薪663万:华发股份董事长袁小波
    在A股公司的1599名前官员高管中,有907人在上市公司领薪,他们的平均年薪达到26.2万元。这些前官员中,年薪最高的是华发股份董事长袁小波,2009年的年薪总额达到663万元,袁小波曾担任珠海市劳动局局长、珠海市政府副秘书长。薪酬排名第二的是招商证券副总裁孙议政,2009年总薪酬达到587万元,孙曾在中国证监会上市部信息披露处担任副处长一职。[详细]
最高身价2.3亿:四维图新财务总监冯涛
    在1599名前官员中,有134人持有所在上市公司股票,占总人数的比重为8%。下海官员的持股比重远低于市场平均水平,这与前官员们多集中在国有企业有关,而国有企业一般很少运用股权激励手段。因此,进入国企的前官员一般都较难获得股权激励,而一些进入民企任职的前官员则获得了股权而身价暴增。值得一提的是,在持股市值最高的10名前官员高管中,有6人任职的上市公司为民企,这表明,前政府官员在进入民企之后获得的了巨额利益,这相对于进入国企来说要有诱惑得多。[详细]
1 2 3
视频报道
官员任职上市公司高管主因分析
第一:大型央企仍由政府指派官员担任管理者
    出于对支柱产业的控制,以及对经济与金融安全的考虑,目前,我国的大型央企多未实行职业经理人制度,企业的最高层管理者多由政府直接指派。比如,中国石油、中国石化、工商银行、长江电力等大型央企的负责人都由国务院直接任命。[详细]
第二:官员政绩不佳被“下放”至上市公司任高管
    我国公务员队伍中,由于存在一定的裙带关系,因此,除非发生违法乱纪行为,否则很少有官员因政绩欠佳而被清除,这种情况下,一些政绩不佳的官员很多被指派至国有上市公司任职。比如,中体产业董事长谢亚龙原本是国家体育总局田径运动管理中心主任,后任国家体育总局足球运动管理中心主任。[详细]
第三:部委机构改制上市后官员改任公司高管
    我国原先存在的矿务局、港务局等部门在改制后,局内大量官员进入上市公司任职,由于他们多数具备相当的专业素质,因此这种现象实质上也有利于企业改制后的短期经营稳定。比如,芜湖港目前的20人高管团队中,居然有9人为前官员,占比达45%。[详细]
第四:官员主动“下海”自愿进入国企任职
    不可否认,存在大量的官员进入国企任职,一方面,在不考虑官员“灰色”收入的情况下,上市公司高管从报酬方面要优于官员薪资,另一方面,一些官员也可以利用其在政府机构的关系为国企争取更多的利益。比如,华发股份董事长袁小波原本在珠海市担任劳动局局长、政府副秘书长。[详细]
官员任职上市公司高管现象小调查
您如何看待官员任职上市公司高管这一现象?
您认为官员任职高管对于上市公司有怎样的影响?
您是否支持官员“下海”任职上市公司高管?
官员任职上市公司“背后的故事”
谁为前官员扎营? 交行、川投能源居首
    对A股公司高管团队的前官员人数进行分析排名。结果表明,交通银行和川投能源的高管团队中均为13名前官员,是A股公司中最多的;其次为南京银行,人数达到10人。在交通银行聘任的13名前官员中,董事长胡怀邦原为中国银监会监事会工作部主任、纪委书记,原审计署副审计长郑力担任公司的监事。[详细]
七成前官员“挂职不干活”
    无论从公司层面,还是从官员层面,多数官员弃官从商的目的并非参与企业经营。这印证了之前的判断,企业聘官员并不看重其“工作能力”,高薪聘来挂个闲职,其背后的用意和目的只能意会,不能言传。而作为官员来讲,无需参与经营,自然轻松很多,并且,公司愿意付给他们的薪酬一般要较公务员工资优厚得多。不过,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企业对官员的所求,远比“参与经营”要复杂得多。[详细]
他们给上市公司带来了什么?
     聘用前官员能给上市公司带来什么?对于国企尤其是央企而言,不过是行政任命罢了,而对民企而言,效应一言难以蔽之,更多体现在数据无法反映的层面。比如获得更多的政策倾斜和扶持力度,减少可能遭受到的行政管制,减少公司因违规而受到的监管惩罚等等。除了上述隐性好处,前官员对上市公司还可能带来下述两个方面的实际利益:
     第一,税收优惠,包括营业税金和所得税。在我国,税收优惠主要有优惠税率、税收减免、即征即退、出口退税等多种形势,前官员的任命可能有利于公司从相关税务部门获得更多的税收优惠。
     第二,政府补助。各种形式的政府补助可以直接增加上市公司的净利润,如果经营方面盈利不理想,再加上来自IPO、再融资、退市等方面的盈利压力,政府补助就显得尤为重要。聘用前官员,客观上可以帮助公司获得更多更及时的政府补助。[详细]
引发权力寻租隐忧
     如今,官员下海从事自己原来所管辖行业的情况逐渐增多,他们很容易就利用自己的资源和关系提前获得商业信息,从而在市场交易中独占鳌头,这引起人们对于权力寻租的担忧。这在证券业尤为突出。统计结果表明,有34家公司的高管团队中包括了23名前证监会官员。
     虽然目前政策对政府官员下海的“冷冻期”有着明文规定,但一些官员下海既没有“冷冻”,也没有规避行业,这必然存在让权力转化为金钱的土壤。如何让官员下海能真正推动市场经济的发展,而不是带来更多的不公平竞争,这恐怕是组织部门需要思考的问题。[详细]
相关阅读
     证监官员退休后最喜欢的去处是上市公司和基金公司,因为这些企业都在证监会管辖范围内,业务方面有着密切联系,而且这些官员或多或少都能为企业带来一些特殊关系和好处,企业当然乐意供养这么一个大有用处的“闲人”。目前有34家上市公司聘请23名前证监会官员担任高管。[详细]
     川投能源总共有19名高管,前政府官员就占13席,是非金融类上市公司中前官员最多的一家。不只数量多,而且官员级别高。公司现任董事长黄顺福就是正厅级官员。副董事长赵德胜原为南充市副市长,董事李文志目前仍任四川省政府办公厅正处级职务。[详细]
网友热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