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出品
当阳光照进事实
2016-03-22 第106期 往期回顾

比亚迪经销商之死:刘鹏和他的新能源车赌局 人参与了讨论

导语:作为汽车业供应链中的重要一份子,销商刘鹏之死,是新能源汽车大发展背后一道缩影。在刘鹏的故事中,补贴诱惑、厂商角力,甚至是骗补事件,都穿插其中。刘鹏付出生命代价的结果,给巨额补贴下的新能源汽车行业,敲响一声警钟。

在中国中东部城市南京,一个家庭正陷入悲痛之中。造成悲痛这一结果的直接诱因,是家庭的顶梁柱刘鹏。就在数天前,他以自缢的方式结束了尚在壮年的生命。

事发后,刘鹏的母亲不断诉说着这样的一段话:3月9日上午,我试图通过变卖自己的金银首饰,来替债台高筑的儿子挺过难关,但是,就在“找钱”的路上,传来了刘鹏自缢的消息。

在拥有近千万人口的南京市,刘鹏的身亡事件是微不足道的。然而,在拥有万亿产值的汽车行业,刘鹏之死产生了不小影响。在刘鹏去世数小时后的3月10日凌晨,比亚迪公司通过官方微博发出声明称,“我司深表遗憾和惋惜”,“目前,公安机关已介入调查,相关结果以公安机关公布为准”。

刘鹏生前是比亚迪在南京市的一家销售商网络负责人。早在一个多月前的1月27日,双方基于新能源汽车返利数额的矛盾已经激化。此后,刘鹏三次以死相逼,试图从比亚迪换回更多新能源汽车返利未果。无奈之下,刘鹏将当地政府部门经其手返还给比亚迪公司的2000万元新能源车补贴扣留。然而,此举让刘鹏身陷官司之中,而原告方正是比亚迪公司。

同样在3月10日,一份书写于3月3日的刘鹏遗书曝光。在遗书中,刘鹏称自己将家里、妈妈和朋友、战友的住宅,都用来抵押贷款并借了高利贷以维系公司运转,从而“犯下了无法挽救的错误”。

身陷官司、抵押房产、背负高利贷,刘鹏生命里最后的一段时光像极了走投无路的赌徒。至死,诱使他走上绝路的新能源汽车巨额返利款项,最终并未如愿以偿地进入他的口袋。那么,刘鹏之死的悲剧,是怎样一步步酿成的呢?

踩中“股神”的步点押宝比亚迪

终年53岁的刘鹏,出生在军人家庭。朋友眼中性格活泼开朗他,年轻时,做过军人、百货公司职员,以及汽车品牌综合代理。

2003年,在南京汽车经销领域,刘鹏开始展露头角。彼时,经过多年汽车销售工作历练,自2001年以来代理哈飞品牌的刘鹏,和南京朗驰集团以合资的形式成立公司销售哈飞品牌,刘鹏成为这家位于南京大明路汽车街193号哈飞品牌经销店的总经理。南京朗驰集团官网显示,该集团是南京市交通建设投资控股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所属的国有全资企业,是南京地区最大的从事汽车贸易服务的国有企业。大明路汽车街于2001年5月建成,目前有相关企业400多家,经销60多个品牌,占南京小型乘用车销售市场60%以上份额。

新世纪之初,哈飞品牌以微型车领衔保持20%左右的年增长率,但后期转向轿车领域未得到市场认可,业绩屡屡下滑。刘鹏担任哈飞品牌经销店总经理期间,朗驰集团曾派人试图接管业绩不佳的这个门店,最终,“好胜心强”的刘鹏,选择全盘接管门店。

眼见着哈飞品牌每况愈下,不断受到上汽通用五菱等品牌在市场上冲击,接管门店后的刘鹏,开始寻找新的经销代理出路。就在这时,如日中天的比亚迪进入他的视野。

2008年,时值全球性金融危机,多数车企并未完成年度销售目标。而比亚迪却逆市上扬,在产销端实现按年100%的增幅。同一年,比亚迪新能源汽车迅速起步,领先同行。也是在那一年,股神“巴菲特”入股比亚迪,震动资本市场,也使得比亚迪一举成为中国车企冉冉升起的明星。

在这样的背景之下,刘鹏决定加入比亚迪经销商行列。当然这一决定,此后数年最终改变了他的命运。

2009年4月,以刘鹏女儿为法人代表的南京尚迪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简称“南京尚迪”)注册成立。4个月之后,南京尚迪比亚迪经销店正式开业。刘鹏妻子告诉腾讯财经《棱镜》,当时江淮和长城等汽车品牌,也曾提出入网合作,都被刘鹏拒绝。

南京尚迪的门楣上贴着“冤”字南京尚迪的门楣上贴着“冤”字

刘鹏“入伙”比亚迪成为经销商,踩中了中国乘用车迅猛发展的步点。在中国汽车市场高速增长的2009年和2010年,乘用车销量同比增幅分别为52.93%和33.17%。当时,也是比亚迪经销商网络发展最快的时期,经销商网络几何倍数增长扩大至1200家。

在长达3.4公里的大明路汽车街上,最多时曾有6家比亚迪经销店。分网销售及经销商数量的增加,导致经销商之间竞争加剧。而南京尚迪的生意,也从盈利变为微利。竞争的加剧,使得比亚迪开始优化经销商网络。同样,南京尚迪和另一家比亚迪经销商苏舜亚通,也不得不“从战略层面考虑”进行合作。

一年多后,江苏省苏舜集团有限公司抽回股金,刘鹏成为苏舜亚通实际控制人和经营者。

2012年,由于整合需要,南京尚迪成为苏舜亚通旗下二级经销商。工商资料显示,苏舜亚通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于2009年6月份成立,注册资本480万元,2012年3月江苏省苏舜集团有限公司和刘鹏分别认缴出资额288万元和192万元。其中,公司第一大股东为国有企业江苏省苏舜集团有限公司。

一位南京尚迪员工对《棱镜》称,一年多后,江苏省苏舜集团有限公司抽回股金,刘鹏成为苏舜亚通实际控制人和经营者。

由此,同时拥有苏舜亚通和南京尚迪的刘鹏,成为比亚迪在南京当地重要的经销商之一。

新能源车契机成为赌局的开始

苏舜亚通和南京尚迪的多位员工认为,刘鹏生意的分水岭出现在2012年。

这一年,比亚迪希望将“环保生意”新能源汽车,推广至南京市场。于是,比亚迪公司相关工作人员找到刘鹏,希望作为当地重要经销商的他,可以为公司在当地市场销售拓展出一份力。

经营比亚迪多年的刘鹏,似乎也急需要这次“赚快钱”的机会。

《棱镜》了解到,比亚迪公司下达给苏舜亚通和南京尚迪两家店每个季度的销售任务约为600辆。“根本完不成任务,”上述员工称,区域经理为了完成自己的任务,拼命给4S店压任务。

于是,库存压货是刘鹏门店经营中常有的情况。一位一线城市比亚迪经销商,也向《棱镜》证实了当时库存压力大的说法。该经销商称,2014年全年他的门店共销售汽车1600多辆,但当年11月时的单月库存,就高达400多辆。2015年之后,由于比亚迪新能源汽车的走俏,库存状况得以改观。

库存使得刘鹏所辖两家店的资金链并不宽松。一方面,之前的销量任务目前没有完成,经销商需要向银行支付尾款购买“库存车”;另一方面,经销商还需要支付新的保证金去提取更多的车辆。这导致的结果是,经销商不但需要贱卖车辆,填补之前的资金漏洞,还需要筹措更多的资金进行运转。

于是,“去库存”、“赚快钱”,成了刘鹏摆脱当时经销中遇到问题的关键。而新能源车销售多是公对公业务,拿下一个大单就可以完成一个季度甚至半年的销售任务,更重要的是,还可以获得利益可观的销售补贴。

实际上,为了应付现金流压力,苏舜亚通、比亚迪和光大银行签署的三方协议,使得苏舜亚通在光大银行具有2500万元的授信额度。

在三方交易中,刘鹏实际控制的苏舜亚通向比亚迪提取新车时,只需以车辆合格证向广大银行作为抵押物,并支付15%-25%的保证金,就可以从比亚迪处提取价值2500万元的车辆,同时,光大银行为苏舜亚通替提供向比亚迪的现金垫付。新车销售后,苏舜亚通需要支付剩余的尾款换取车辆合格证还给购车者。不过,新车并未顺利销售,余款也要在3个月之内还给光大银行。

于是,“去库存”、“赚快钱”,成了刘鹏摆脱当时经销中遇到问题的关键。而新能源车销售多是公对公业务,拿下一个大单就可以完成一个季度甚至半年的销售任务,更重要的是,还可以获得利益可观的销售补贴。

《棱镜》通过了解发现,在新能源车市场推广上,一直存在着一定的地方保护问题。虽然国家对于新能源车的推广和支持力度不断加大,但地方政府都有自我保护的品牌和对象,因为新能源车涉及到大额现金补贴。以比亚迪生产的、售价在200万元左右的纯电动公交车K9为例,国家和南京地方补贴合计可达150万元。

上述南京尚迪员工回忆称,为了能够让当地政府购买新能源汽车,刘鹏动用了一些公关手段,最终,比亚迪高层与当地政府相关人士成功见面,并促成了一系列合作。

《棱镜》并未直接证实这一说法的真实性。不过,比亚迪财报显示,2013年12月27日,比亚迪与南京公共交通(集团)有限公司共同出资设立江南出租,双方持股比例分别为60%和40%。此外,比亚迪还获得了2014南京青奥会新能源汽车采购大单。

公开信息显示,2014年,比亚迪于完成对南京当地500辆纯电动的士E6和650辆纯电动公交车K9的交付。同时,第二批600辆K9的订购合同也进行签订。根据刘鹏家人的说法,比亚迪公司通过刘鹏售出E6车型和K9车型共计2000辆左右。

从表面上看,刘鹏、比亚迪公司、当地相关部门企业围绕着新能源汽车获得了三赢局面。一方面,刘鹏促成了新能源车在当地推广销售,势必获得一定返点;另一方面,比亚迪公司达成了地区推广和销售的目的;此外,比亚迪和相关企业的合资,使得当地政府吸引了相关投资。事实上,刘鹏成为多赢局面中的失意者。

新能源汽车销售返利多寡,成为刘鹏和比亚迪公司的争议焦点。多位南京尚迪员工转述刘鹏原话称,比亚迪相关人员当初口头承诺每售出一辆电动公交车K9,刘鹏所属公司可以获得5万元—10万元补贴,之后,返利标准下降至2万元/辆,最终,可以落实的返利标准只有2000元/辆。

南京尚迪大厅里,停着10多辆因为拿不到车辆合格证被退回的汽车南京尚迪大厅里,停着10多辆因为拿不到车辆合格证被退回的汽车

若以上述提及的1250辆K9为总数,按照2万元/辆计算,刘鹏所属公司的税前收益应为2500万元;而若以2000元/辆计算,刘鹏所属公司的税前收益仅为250万元。如果2万元/辆的补贴说法成立,则刘鹏所属公司可能的潜在损失高达2250万元。

“一想到可能会有几千万收益,他前期的(公关)投入很大。”一位熟悉刘鹏的知情人士向《棱镜》表示,刘鹏认为自己的贡献比厂家更大,应该获得更高返利。但比亚迪则认为,南京市场是靠前述合资公司那种“资本换市场”获得的。

刘鹏的母亲对《棱镜》表态认为,作为“比亚迪五星金牌经销商”,刘鹏在比亚迪新能源汽车进入南京市场的过程中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对此问题,比亚迪官方回复腾讯财经《棱镜》称:“公安在介入调查,一切以他们官方公布为准。”

就这样,从2009年担任比亚迪经销商的刘鹏,并未躲过双方合作的“七年之痒”。而是基于新能源车返利问题,与比亚迪陷入利益“摩擦”。

扣下乘用车补贴,博取电动公交车返利

在刘鹏的公司,现在已经没有人能够说清楚,为什么当初他与比亚迪一方没有签订电动公交车返利协议。不过,仅仅凭借口头协议,刘鹏实难通过法律手段获得利益补偿。于是,他决定铤而走险。

通常情况下,为了鼓励普通乘用新能源汽车消费,汽车制造商或经销商会为消费者垫付国家和地方补贴,销售车辆的实际价格排除了补贴部分,国家和地方补贴下发后再归还给垫付者。乘用车消费者需通过汽车制造商的授权经销店,购车并由经销店提车并出具发票;而纯电动公交车K9这样的商用车,因为购车客户均为企业或机构用户,则直接从汽车制造商处提货并开具销售发票,补贴直接发给汽车制造商。

具体到比亚迪相关车型,像比亚迪纯电动汽车“秦”的地方补贴会先打款给南京尚迪和苏舜亚通,K9的补贴会直接打款给比亚迪公司。比亚迪和刘鹏控制两家公司之间,会根据销售协议中的垫付情况进行事后分配。

由此,由刘鹏控制两家公司销售出的新能源车地方补贴近2000万元,在下发给刘鹏公司之时,他做出扣下这部分补贴款的决定,希望能够以此为筹码,与比亚迪谈判,拿回承诺过的大部分电动大巴K9和部分E6的返利。

但刘鹏的铤而走险,未能成功。比亚迪对刘鹏实际控制的一级经销网点苏舜亚通提起诉讼。3月10日,比亚迪在官方微博表示,“刘鹏既是苏舜亚通的总经理,也是南京尚迪的总经理”。“双方公司多次协商未果,我司迫不得已于2015年11月12日对苏舜亚通公司提起法律诉讼。在此之后,我司从未对刘先生个人进行追债。”

比亚迪官方称,“苏舜亚通公司在收到地方政府拨付的本应属于我司的近2000万元新能源汽车补贴款后,未支付给我司。同时,苏舜亚通公司在经营过程中还拖欠我司约1000万元货款,总计欠款约3000万元,至今已超过9个月。”

“比亚迪起诉了之后,公司的资金全部被法院冻结,法院也到店里查封了新车。”上述南京尚迪员工称,从2015年9月份开始,比亚迪陆续拒绝向南京尚迪提供新车,并关闭南京尚迪的销售系统和售后服务系统。本由刘鹏以女儿名义,与他人合资的南京嘉远汽车服务有限责任公司,负责比亚迪E6出租车的售后维修业务,也逐渐转由江南出租车公司负责。

比亚迪起诉后,深圳市龙岗区人民法院对该经销店的车辆进行查封比亚迪起诉后,深圳市龙岗区人民法院对该经销店的车辆进行查封

该人士进一步称,因为没有了新车销售和售后服务的收入,加上资金冻结,公司资金链很紧张,以致于无法从银行拿回抵押的车辆合格证。车主们在无法上牌的情况下纷纷退车,进一步增加了资金链紧张程度。

另一位接近刘鹏的人士告诉《棱镜》,为了能够让经销店维持下去,刘鹏抵押了家中、母亲和朋友的房子,甚至从民间借来高利贷200万元。到2015年年底时,刘鹏和比亚迪仍未达成协议,一边没有进账,一边还要付房租、员工工资、供应商欠款和客户退车款,导致资金链断裂。

至此,原本打算通过做好比亚迪经销商为女儿留下一份家业的刘鹏,却由于迷恋销售新能源汽车的返利赌上身家,进而走上了抵押房产、拆借高利贷的不归路。

以命相赌,最后一搏

一位跟随刘鹏10年之久的员工这么评价他:刘总一般不好意思对人发火,我几乎没见过他给别人发火,应该是看得开的人。

然而,至2016年春节前夕,刘鹏仿佛变了一个人。2016年1月28日,是比亚迪起诉刘鹏所属公司纠纷案开庭的日子。而在此时点一天之前的1月27日,刘鹏在比亚迪总部附近一家宾馆内服药自杀,后被比亚迪员工送往医院抢救生还。

刘鹏希望以此种方式向比亚迪施压,以换取相关补贴。然而,在一个讲求证据的社会中,刘鹏的做法并未产生任何效果。

知情人士对《棱镜》称,刘鹏希望以此种方式向比亚迪施压,以换取相关补贴。然而,在一个讲求证据的社会中,刘鹏的做法并未产生任何效果。

此后,刘鹏又曾两次自杀未遂。一次发生在2016年大年初三,去位于连云港的舅舅家拜年时,刘鹏选择用炭火试图中毒的方式自杀,后被亲属发现送往医院救治生还;一次发生在当地一家酒店,刘鹏再次试图服用安眠药来结束自己的生命,那一次仍然被强求生还。

而第四次自杀,命运之神没有再眷顾他。3月9日上午,刘鹏7点15分左右来到经销店。随后,门店库管发现了自缢的刘鹏。“真的没法再活下去了。”门店库管对《棱镜》转述了3月7日刘鹏对他说过的话。

“活泼开朗”的那个刘鹏走了,“不好意思对人发火”的刘鹏也走了。留下的是没有开庭的案件,以及一堆债务,还有令他执着不已的新能源车返利款。

除了这些,还有一项待解之谜。据《棱镜》了解,刘鹏生前曾举报过自己经营网点存在骗取新能源汽车补贴行为,概括起来共涵盖两方面的内容:

其一,在南京市地方政府为了防止新能源补贴外流到其他城市时,规定购车者必须提供身份证复印件,“非本地户籍的需一并提供一年以上的在宁社会保险基金缴纳证明或个人完税记录”,当时该店或为一些无法不具有这些资质的购买者办理相关手续;

其二,在2014年通过该经销商销售给江南出租的240辆纯电动E6,当时直接出具车辆合格证,并未进行付款和交付。在汽车行业,汽车制造商或者经销商通常在年底时,会采用先出具车辆合格证的方式让销量数据变得更好看,而事实上这些“已售车辆”并未真正售出,而算作经销商库存在后期出售。

以前我把经销商和厂商的关系比作鱼水关系,但事实上水可以离开鱼,鱼要离开水则会马上就死。后来有人说这是“夫妻关系”,我说夫妻关系也不对,厂家还可以找小三小四。有人问那到底是什么样的关系?现在大家异口同声地说是博弈关系。

针对刘鹏的上述举报信息,《棱镜》做过数天调查核实,但仍无法确定上述信息是否属实。

如今,大明路上仅剩一家比亚迪经销店营业。这家名为雨田比亚迪经销店半小时内,经历了6-7批顾客进店咨询。销售人员称,该店每月销量为100辆左右。当提及南京尚迪店歇业时,该门店销售人员称,从表面上看是竞争减小,但消费者也会因为网点的减少,在购车时有售后维修不方便的顾虑;同时,这对整个品牌的形象也是损伤。

中国最大的经销商之一庞大集团董事长庞庆华曾表示:“以前我把经销商和厂商的关系比作鱼水关系,但事实上水可以离开鱼,鱼要离开水则会马上就死。后来有人说这是“夫妻关系”,我说夫妻关系也不对,厂家还可以找小三小四。有人问那到底是什么样的关系?现在大家异口同声地说是博弈关系。”

3月13日,刘鹏的追悼会召开。他对新能源汽车的热情以及他的生命,一同不复存在。就在同一天,工信部部长苗圩在两会期间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已经发现一些地区个别企业存在骗补行为,无论涉及到谁都会严肃处理。

版权声明:本文系腾讯财经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读后感: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