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600期

范剑平 :贯彻新理念 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

我们实现中国梦两个梦想的第一步应该很快就会看到结果。在房地产增速减缓的情况下,我们的基础设施必须加快。我们过了2027年以后,我们的基建高潮就过去了,到那个老龄化程度的时候你也没钱了。所以这是我们工程规模的关键十年。

国家信息中心首席经济师 范剑平国家信息中心首席经济师 范剑平

经历了前几年的调整,最近两年,中国经济的回升,很多人说用挖掘机增速最能反映中国经济的走势,但是因为量的阶段可能受到诸多影响,所以中国工程机械行业与整个经济一样,可能要转向高质量增长的阶段。

贯彻新发展理念,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

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正处在转变发展方式、优化经济结构、转换增长动力的攻关期,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是跨越关口的迫切要求和我国发展的战略目标。必须坚持质量第一、效益优先,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推动经济发展质量变革、效率变革、动力变革,提高全要素生产率,着力加快建设实体经济、科技创新、现代金融、人力资源协同发展的产业体系,着力构建市场机制有效、微观主体有活力、宏观调控有度的经济体制,不断增强我国经济创新力和竞争力。

在当前,2017年中国经济阶段中,我们如何来看经济形势,可能眼光也要发生变化。可能要从质量变革,效率变革来看中国的增长形势。我们今年三季度已经连续9个月保持了高速增长,首先是一个就是非常平均平稳。对于经济增长速度,我们仍然是世界上速度第一,在十八大以来,我们中国增长速度平均下面是7.2%,同期世界增长速度是2.6%,发展中国家是4%,所以中国遥遥领先。

对于我们现在6.7~6.9的增长,我们现在是减速了,但是这个速度到底是合理还是不合理,未来有没有提高,还是会减速,由经济速度率来决定,因为劳动力市场由四大要素来支撑,我们把四大潜力都发挥作用的时候,我们可观看的速度就是我们的潜在增长率。

“十三五”时期我国年均经济潜在增长率为6%-7%

对于中国来讲,我们目前的十三五时期,我们的潜在增长率还会不断减速,根据我们的预测,中国的潜在增长率将从2010年10.6%,将来回减到2030年的3%,这个减速有三大原因,第一个就是我们影响经济的外在约束条件发生变化了,比如说环境,党中央对我国环境承载能力的判断,已经达到或者接近上限。我们把一部分不含环保成本的低价角逐者驱逐出市场,有利于我们整个经济增长质量的提高,它可能会影响我们一部分出口,因为中国过去,我们用牺牲自己的环境来出口创汇,但是发展到现在我们再也不能这么干,所以环保使我们国家的产品质量提高以后,可能有一些国家,他们承包中仍然不包含环保成本,所以价格竞争力没有我们这么高,我们不能跟他们比拼,我们更要依靠质量进步来提升竞争力。

第二个我们经济增长速度会减缓的原因是我们经济增长的内生条件,比如说人口因素,中国的老龄化这几年加快的速度越来越快,我们GDP中间不得不拿出一部分钱来养老,我们消费率未来会不断上升,而投资在GDP中的比重投资率会不断下降。过去中国是靠投资为主导拉动经济的增长,一个国家GDP的增长速度,长远来看,归根到底还是看投资,所以投资力的下降会影响我们潜在增长率。

潜在增长率下降的第三个原因是中国GDP的总量越来越大,再往上增长一个增长点的增量也会越来越大。我们今年如果将要增长一个百分点,需要7.4万亿的增量,这个GDP放在4年前可以增长两个百分点,5年可以增长一个百分点。所以经济减速是个自然现象。

我们过去更要追求高速度,保增长就是保就业,但是中国的就业形势发生了变化,独生子女政策,使我们劳动力不断减少,老龄化到来,使我们退休的年轻人越来越多。所以2010年以后,我们每年劳动力都会减少。这个劳动力的变化,使中国就业压力减轻,国际上一般都认为,实现充分就业不等于劳动力都找到工作,总有一些人把上个工作辞掉,找新工作,这叫交叉十年。所以失业率5%叫自然失业率,但是我们今年连续7个月就业率低于5%。我们现在工资上涨已经偏快了,今年上半年,中国老百姓,城乡居民可支配收入是7.3%,我们人均GDP增长速度和老百姓的收入相比,老百姓收入的增速以后高于GDP0.9的百分点,所以我们GDP增速慢,就是因为我们工资增长快。

所以我们今后更多要考虑这样一个速度,我们所付出的金融+杠杆的代价是不是太大了。从未来几年来看,我们经济在好转,这部分好转有一部分是产业结构升级造成。我们上半年工业增长6.9%,但是有两大族群不依靠房地产的增速,比原有的速度高了6.2%的百分点。但是这两个产业族群加起来,现在占我们工业的比重,44.4%,仍然没有超过50%。什么时候他们能够超过50%了,我们可以说工业结构升级取得了根本性进展,现在有进展,但还不是根本性的。所以这一次经济的好转,根本原因还不是产业升级。而是房地产。我们房地产形势的好转,但是背后是金融加杠杆的代价太大。

仍然没有完全摆脱对房地产的依赖,2017年上半年房地产销售和贷款大超市场预期

现在房地产去库存好转,2014年2015年总量都不到5万亿,但是2016年一年就干出了5万亿。2017年上半年房贷仍然是30.8%,高增长。在高贷的影响下,所以房地产去库存加剧。我们现在房地产在售面积消化的时间只有5.1个月,这个时间超过12个月,就是库存偏大,小于1个月就是库存偏小。房地产去库存付出了巨大代价。

对于中国来讲,不能老这么干,未来中国继续靠房地产支撑经济增长这个路子是走不远的,必须及时切换经济增长动力,这一次专门讲到了动力的变革,我们旧的增长动力实际上靠低成本优势,廉价要素驱动的增长模式,靠这个增长模式,一个国家可以从低收入国家变成中等收入国家,但是如果你想从中等收入国家变成高等收入国家,跨越中等国家收入陷井,就必须转变驱动型创新的增长模式,但是我们过去十几年对科技创新的投入,严重不足。

党中央国务院早在16年就制订了一个规划,争取到2020年让中国初步成为一个创新型国家。什么叫创新型国家?有国际标准,就是投入要超过GDP2个点以上。但是规划结束那年,2010年没有到2%,只到1.75%。所以十二五规划不敢定那么高,定了2.2%。结果到到了2015年,还是没有到达2%。所以今天出现经济增长动力转换青黄不接。冰冻一尺,非一日之寒。为什么制造投资投不出去,最最关键的是缺乏技术储备。所以要想让制造业投资重新起来,要建设制造强国,先要从增加科技研发的投入,没有科技投资的高增长,就不会有未来制造业的投资回升。

对于未来经济中国的形势,我们中国经济就靠房地产这根支柱撑着,我们正在加班加点要砌新的支柱。我们未来要稳房地产,进什么?就是国内的产业升级和国外的一带一路。我们现在不能贸然把房地产这根支柱动摇了,所以对待我们房地产,我们所有政策围绕着一个稳字,但是工作力度要放在科技创新国内产业升级和国外一带一路,争取更大的国际发展空间,这就是未来中国经济稳中求进的主要内容。

经济增长的金融杠杆代价太大

金融要回归本原,为实体经济服务,我们中国前几年加杠杆都加到房地产去了,所以出现了金融杠杆率的问题,表面上看,我们金融贡献很大,作为世界上最发达的美国,他们的房地产创造的GDP不过占他们7%左右,而中国是8.4%以上,这不是金融业的发达,这是金融业的虚胖。所以我们金融要回归实体经济,下一步金融更多要支持我们科技创新和一带一路。对于整个国家来讲,我们上半年这种靠房地产和金融二轮转,虽然把经济增速搞到6.9%,比去年的6.7%高了0.2个百分点,但是从结构来讲,并不适合我们发展的力度。

7月份以后的经济减速是宏观调控主动所为

所以下半年要加快房地产调整的力度,和金融去杠杆,这几个方面的政策,会让我们的经济增速略为放缓。7-9三个月经济有所回落,但这是我们宏观调控主动作为,经济增长质量在回落中逐步提高,因为我们对于房地产这一块从金融方面,开始有了各种限制,但是对于我们企业这个实体经济所需要的资金,正在加大力度。中央出台了一个政策,就是提前3个月宣布到明年1月1号开始降低粗存款准备金率。我们要加快实体经济的贷款,减少房地产的贷款。过去中国存款准备金率,都是今天晚上晚上,明天开始降低,我们这次为什么要提前三个月,目的就是为了引导资金流向,所以对于今年下半年,甚至明年,如果说经济增长速度有所放缓,固定资产也所放缓,我们也不要担心,因为这个减速是非常有限的。我们是有保有压,一增一减。

十九大提出加快建设制造强国

对于建设制造强国来讲,我们中国制造业的发展空间还非常大,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和我们制造业深度融合,而且整个实体经济要在中高端消费,创新引领,绿色低碳,共享经济,现代供应链,要培育新的增长点,整个产业要向中高端迈进,培育若干先进制造业的集群,中国高铁算是一个成功案例,后面我们有很多行业,可能都会来逐步逐步的赶超。工程机械行业目前中国就量甚至就我们的水平在国际上已经开始领先,但是下一步如果和人工智能相结合,进一步发展,这个就是我们工程机械行业,将来在世界上站到价值链中高端,成为未来产业链集群重要的选择。

我们现在遇到了一系列新的国情变化,中国最近几年,机器人增长非常快,原因是我们的年轻劳动力明显减少,去年世界机器人增长了13%,而中国增长了27%,机器人增长如此之快,跟中国人口结构变化非常有变化。我们80后有2.28亿人,80后需要结婚用房的时候,就是房地产最火爆的时候。到了90后的时候,我们发现90后的人口只有1.75亿人,比80后减少了23.23%,00后比80后减少了35.96%。

中国在十年,二十年,年轻人数量如此下降,这就是我们房地产,我们工程机械必须面对的新国情,对中国来讲,我们每年新增长的劳动力数量要大于这年退休的老人,所以每年劳动力总量都净增长几百万人。

2017年中国人口数量红利彻底消失

中国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在2017年人口红利将会彻底消失。我们把人口分成两部分,一部分是被抚养人口,就是老人和小孩,一个是劳动力人口。我们劳动力人口越高,对世界经济越有利。中国的独生子女政策,使我们劳动力占总人口比重迅速上升,我们比65%高出来这部分,就是我们的人口红利。

比65%高出9.5个百分点,你比别的国家多9.5%的劳动力,少9.5%的人吃闲饭,这个当然有人口红利。但是这个涨潮很快,退潮也很快。2016年已经下降到了29.6%,今年会下降到65.6%,所以人口红利迅速消失了。人口红利多的时候,中国正好改革开放,我们成功用上了人口红利。现在现在人工智能的发展,我们需要开发人口红利质量。我们中国由数量增长,转向高质量增长,这个大背景下,我们必须要完成产业技术的转变。

未来十年50%的工作将被人工智能代替

对于整个世界来讲,现在人工智能技术你愿意不愿意,它都会来,而且发展得非常快,从阿尔法狗到阿尔法zero,我们从人的算法到机器人算法更加容易。所以现在阿尔法zero与阿尔法狗下法是1:0,我们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确实太快了。对于工程机械来讲,这是中国的一次机会,过去每次产业革命爆发,我们中国都是处于落后者,是追赶者。人工智能新一轮科技国家,中国现在和发达国家处于同一起跑线上。我们认为这是一个新的机遇。我们甚至认为中国和美国,会是人工智能胜出的国家,大家认为美国的技术原创和中国在模仿、消化吸收,合成再创新方面,这两个国家能力各求千秋,可能都各有优势。

未来在人工智能、工程机械等方面,可能比欧洲、日本走得更快,因为中国还有一个大国市场优势,中国的市场现在令发达国家垂涎三尺。有人说一个国家市场大,人人都是穷光蛋,没有购买力,那不是市场大。我们中国是世界各国居民收入增长最快的,我们人口数量和收入都是世界第一,这两个指标乘起来,才是世界潜力,世界弹性。我们是这两个指标最大的国家。所以这个为我们国家各个行业,包括我们工程机械行业,在这么一个高速成长的市场中,为我们企业提供了更多的市场机会,尤其是市场试错的机会。

加快培育具有重大引领带动作用的人工智能产业

在这样一个大背景下,我们中国的科技创新只要加大投入,应该说中国的人非常勤奋,非常聪明,希望在人工智能方面,我们可以比发达国家走得更快一点。这个转型时间非常紧迫,因为世界上有个规律,就是我们衡量一个国家的现代化大概可以分为四个阶段。GDP是个地理概念,只要在我们中国国境线之内,社会企业所有创造成果都是我们的成绩。无论你在境外境内都是你的GNI。当你人均GNI在4126美元就是属于低收入阶段,到12735美元就是中等偏上收入阶段。再往上12375美元就是高收入阶段,过了这个阶段以后,经济收入会从高速增长转为低速增长。

中国进入老龄化与现代化赛跑

我们经常说未富先老,什么叫富?大家记住就是高于12375美元。什么叫老?65岁以上算老人,如果65岁以上的比重达到7%,你就是老龄化,如果你达到了14%,你就不是化了,你就是地地道道的老龄社会。如果过了这个数,那你就是完完全全的老龄社会。英国是1930年为22429美元,日本1970年为15162美元,韩国1999年是12778美元,我们中国是未富先老。我们2047年会达到21%。所以中国达到7%的时候,我们没有进入高收入国家,现在还剩最后一个希望,就是2027年,就是在老龄社会达到14%之前,能不能把中国人均GNI搞到12375美元以上。这个十年就是中国老龄化和现代化赛跑的十年。这个十年如果我们中国继续炒房地产那就完了,我们就会调入中等收入陷井境。只有加快产业结构升级,加快一带一路的建设,我们才有可能在2027年进入高收入国家。希望很大。

我们需要更多科技创新,我们目的要引导国家资金的流向变生转变,要整个国家把未来一段时间的主要精力放到产业结构升级和一带一路上。在这个过程中,中国我们说稳中求进,就是对房地产,我们还不能贸然把它泡沫一下子捅破,所以现在限购,限售,缩小成交来限定泡沫,所以我们既要抑制房地产泡沫,又要防止大起大落。未来中国加快多渠道供给,租售并举的住房制度,让全体人民住有所居。

我们实现中国梦两个梦想的第一步应该很快就会看到结果。在房地产增速减缓的情况下,我们的基础设施必须加快。我们过了2027年以后,我们的基建高潮就过去了,到那个老龄化程度的时候你也没钱了。所以这是我们工程规模的关键十年。

文章来源:第一工程机械网

更多精彩内容欢迎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原子智库(AtomThinkTank)更多精彩内容欢迎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原子智库(AtomThinkTank)
版权声明:本文系腾讯财经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投票

确认投票
范剑平
国家信息中心首席经济师
微信扫码 订阅专属投资管家

往期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