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95期

外汇储备跌破3万亿大关,专家称:降的好,继续!

2月7日,央行数据显示1月外汇储备跌破3万亿美元关口。国家外汇管理局有关负责人表示,我国外汇储备规模虽已略低于3万亿美元,但仍是全球最高水平。中国人民银行(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国民经济研究所所长樊纲认为,从长期来看,外汇储备下降是一个好消息。

国家外汇管理局有关负责人7日就2017年1月份外汇储备规模变动情况答记者问时表示,从1月份的情况看,央行向市场提供外汇资金以调节外汇供需平衡,是造成外汇储备规模下降的主要原因。我国外汇储备规模虽已略低于3万亿美元,但仍是全球最高水平。

问: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最新外汇储备规模数据显示,2017年1月,我国外汇储备规模较2016年12月底下降123亿美元,已略低于3万亿美元,请问造成外汇储备规模下降的原因是什么?

答:截至2017年1月31日,我国外汇储备规模为29982亿美元,较2016年末下降123亿美元,降幅为0.4%。

由于适逢农历春节,居民境外旅游、消费等活动增多,企业偿债和结算等财务操作也会增加,带来相应用汇需求,成为外汇储备规模下降的季节性因素。另一方面,国际金融市场上非美元货币对美元的汇率总体出现反弹,使得外汇储备中的非美元货币按照计量货币美元进行报告时金额上升,则是促使外汇储备规模增加的主要因素。此外,外汇储备多元化资金的运用和收回也对外汇储备规模有一定的影响。总的来看,外汇储备在多元化、分散化的投资策略下,不同货币和资产之间有效发挥了此消彼长、风险对冲的效果,维护了外汇储备规模的基本稳定。

与上年同期相比,1月份外汇储备规模少降了872亿美元;与上月相比,外汇储备规模少降了288亿美元,降幅均明显缩窄。剔除掉汇率重估因素以后,外汇储备规模的同比和环比降幅也是明显缩窄的,这反映出我国跨境资金流出已较前一时期有所放缓,未来随着我国经济增长动能逐步增强,跨境资金流动会趋向平衡。

我国外汇储备规模虽已略低于3万亿美元,但仍是全球最高水平。实际上,外汇储备是一个连续变量,在复杂多变的内外部经济金融环境下,储备规模上下波动是正常的,无须特别看重所谓的“整数关口”。无论从绝对规模看还是用其他各种充足性指标进行衡量,我国外汇储备规模都是充裕的。当前,我国经济继续保持中高速增长、经常项目保持顺差、财政状况较好、金融体系稳健的基本面没有改变,这些有利因素都将继续支持人民币成为稳定的强势货币,也将促进外汇储备规模保持在合理充裕的水平上。

连平:3万亿美元并非外汇储备的底线?

市场对于外储跌破3万亿大关,虽有震惊,却并无意外。不意外,是因为外汇储备持续下降已有一段时间,2016就出现“外储跌破3万亿美元”的预测。好比空中漂浮的气球,迟早要落地。说意外,是因为从外储从2014年6月的高峰3.99万亿美元,滑落至3万亿美元以下,仅用了两年半时间。眼下的29982亿美元,是2011年2月来新低。

“3万亿美元并非外汇储备的底线。”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表示,如果按照IMF对外汇储备充足率的测算,无论参考固定汇率制度,还是参考浮动汇率制度,我国目前的外汇储备规模都较为充裕。

从当下对外支付能力来看,外汇储备需要至少满足3个月的进口,目前这部分外汇需求约4000亿美元;从债务清偿能力看,外汇储备需要覆盖100%的短期外债,目前本外币短期外债规模为9000亿美元左右。这么看来,即便已经在“3万亿”以下,但外汇储备仍绰绰有余。

樊纲:外汇储备下降并不全是坏消息

“从长期来看,外汇储备下降是一个好消息。”在央行1月7日公布数据显示中国的外汇储备在2016年下滑到3.01万亿美元后,中国人民银行(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国民经济研究所所长樊纲1月9日在上海接受彭博电视采访时如是说。

樊纲解释:“不要忘记,外汇储备下降并不意味着美元流出了中国,而是留在了商业银行的账户上,这意味着,中国官方的外汇储备减少了,但中国的商业银行可以用这些美元去投资高收益的债券等其他金融资产,总的来说,外汇储备下降并不全是坏消息。”

但他同时表示,“当然,没有任何一个国家的央行希望看到外汇储备出现剧烈的波动,他们希望下降是平稳的,一夜之间外汇储备从3万亿美元变成2万亿美元,是不行的。”

谈及资本管制,樊纲再度强调,任何政府都不希望出现大的波动,从现在来看,中国资本外流控制措施是有效的,金融市场也已经做出了反应。他表示,在其看来,中国不太可能出台进一步控制资本外流的措施。

樊纲表示,过去三四年,人民币是被高估了,人民币还将继续进行国际化,人民币的跨境使用在增加,加入SDR意味着人民币获得了国际储备货币的地位,这也同时意味着,中国不需要那么多的外汇储备,中国的经济增长依然强劲。

余永定:外汇储备破2万亿才是更大的风险

“中国现在最关键的问题是保外汇储备,而不是保汇率。”2016年12月18日,在北大国发院第一届国发论坛上,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原中国人民银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余永定这句话语惊四座。

他认为汇率不会引起太大的问题,而如果死守住汇率的话,外汇储备就会越来越少,当外汇储备跌破某个门槛的时候,贬值压力就更大了。“不干预的话,我们还能保留着充足的弹药,如果需要的话我们可以动用这种弹药,维持中国经济的稳定。”

2016年12月25日,余永定在人文经济讲座上,发表了题为《8·11汇改后中国的汇率政策和汇率体制改革》的演讲。在演讲中,他再次表示,人民币汇率不值得保,应该让其自动浮动。其中一个理由就是,保汇率会影响到中国货币政策独立性。而在美元进入升息周期的情况下,也就意味中国的货币政策只能跟着收紧。

余永定同时提出,不应该保汇率的观点,除了基于货币政策独立性受影响、外汇储备消耗等政策成本的考虑之外,他还认为,中国是全世界最不怕汇率贬值的国家,因为中国是经常项目顺差最大、外汇储备最多的国家,同时中国的经济增长速度世界第二,中国政府管理能力非常之强,这样一个国家的汇率不可能一贬到底。

余永定认为,即使人民币汇率出现大幅度贬值,这种影响也是有限的。因为通常意义上货币危机会造成的问题,对中国可能都不是问题或造成的影响都不大,不必害怕这些东西。余永定认为,特朗普正式就职前是放开人民币汇率的一个机会期。

“现在所采取的通过某种方式引导控制汇率逐渐贬值,希望贬值压力逐步消失。现在已经用了1万亿美元外汇储备,我们还有至少5000亿美元到1万亿美元可以使,希望这个过程中出现什么事情,比如美国发生金融危机,资金往中国这儿跑,人民币就稳定了。如果我们采取这种政策的话,逐渐贬值这样一种方法就是不断流血,不断使用外汇储备,最后外汇储备跌破2万亿美元,那时候谁也不相信了,这时候压力就更大了。这种选择我认为并不是一种很好的选择。”余永定在演讲中说。

丁志杰:中国应该继续降低外汇储备

在“货币金融圆桌会议·2016冬暨IMI2016学术年会”上,对外经贸大学校长助理丁志杰指出,目前人民币汇率水平可能已经出现低估。他认为,金融危机以后,中国杠杆不仅没有下降反而增加了,原因在于中国经济是由外而内加杠杆,外汇储备是被动变化的,中国货币发行完全美元化。建议中国应该继续降储,外储不降,汇率难稳;央行也要瘦身,否则资产价格难稳;同时,资本流动也要强化流入管理。

丁志杰表示,保汇率和保外储要二选一,这种说法是不对的。保汇率不成立,保外储更不成立。保外储可能会出大问题。外汇储备是一项资产而不是财富。最近两年半外汇储备较快的被动下降,引起各界担忧有其合理性。不合理的地方是大家不自觉地把资产视同财富。作为一项资产,有可能多了,也有可能少了;有可能是好资产,也有可能是坏资产。外储的变动是好还是坏,取决于当前外储的状况。考察外储的状况,要放在相关资产负债表——对外资产负债表和央行资产负债表中分析。

“用特洛伊木马比喻外储有些过,但确实有些类似。”丁志杰说。他认为,外储不降人民币汇率难稳。因为最核心的问题是外储大了反而变弱了,对外开放绩效难有根本改善,只有强了才对汇率稳定起到支撑作用。大家担心外储不够用,比如中国“一带一路”战略要用,其实这是在没办法的时候才去做的战略性使用。

丁志杰进一步解释,总体来说中国现在外汇收入是大于支出的,如果把金融渠道的亏损去掉,中国每年有两千亿可以增加投资。

本文综合自:央行观察、南方日报、华尔街见闻、智谷趋势、澎湃新闻、中国企业家杂志等

更多精彩内容欢迎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原子智库(AtomThinkTank)更多精彩内容欢迎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原子智库(AtomThinkTank)
版权声明:本文系腾讯财经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投票

确认投票
原子智库
微信扫码 订阅专属投资管家

往期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