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澳洲总理陆克文:局外人的宿命和选择

导读 频繁在中美两地穿梭的陆克文是一位多元文化者,他曾经活跃在世界政治舞台的中央,如今以独立观察者的身份审视变化中的中美关系。面对变幻莫测的全球贸易关系走向,“局外人”陆克文如何完成自己的使命?

导读 频繁在中美两地穿梭的陆克文是一位多元文化者,他曾经活跃在世界政治舞台的中央,如今以独立观察者的身份审视变化中的中美关系。面对变幻莫测的全球贸易关系走向,“局外人”陆克文如何完成自己的使命?

采访:马腾

撰文:王丹薇

编辑:丁磊 许文苗

和嗜咖啡如命的西方人不同,陆克文爱茶。

 

在约定的采访时间,陆克文健步走进房间,用熟练的中文和摄制组每个成员打招呼。落座后,他看着桌子上茶具问,这里有茶吗?不等回答,陆克文打开茶壶盖,对着这个拍摄“道具”说,“哈,是假的”,然后唤来工作人员说:“泡点茶来。”

坐落于纽约上东区公园大道725号的亚洲协会,是陆克文过去两年工作的地方。它是1956年由洛克菲勒家族的约翰·D·洛克菲勒创办的非盈利、非政府、无党派的民间组织,也是美国颇具影响力的亚洲政策研究机构。

 

对陆克文的访问,被安排在亚洲协会的顶层会议室。这间东西南三面环窗的通透大会议室平日总是高朋满座,陆克文在这里接待过数不清的中美政要商贾。

 

2013年,陆克文告别澳大利亚政坛,前往美国哈佛大学任教。2014年9月,他和前美国财长亨利·保尔森的一次谈话使其成为亚洲协会政策研究院主席。研究院设在纽约和华盛顿,目前已经成为亚洲研究和分析的一个中心,中美关系是研究所的重要课题之一。


陆克文从中学开始学习汉语,根据他的英文名字Kevin Rudd的发音,汉语老师给他取了“陆克文”这个中文名字。这位“中国通”笑着解释,“克文”是征服经典文学的意思,在汉语语境中,克文听起来比凯文(Kevin)高级很多。

 

凯文(Kevin)成为克文的过程,是陆克文人生中一个奇妙的化学反应。此后,这位G20国家的前总理,既活跃在世界政治舞台的中心,又是错综复杂局势的旁观者。他和中国、美国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见证了这两个国家之间的亲昵与矛盾。这位多元文化者试图以第三者的视角给出一个解决方案,陆克文告诉《财约你》,与美国梦和中国梦不同,他有一个人类梦。


中美“双城记”

在亚洲协会政策研究所,陆克文已经工作两年多。


他频繁地在纽约和北京穿梭,过着“双城生活”。工作之余,他每天跑步游泳,还要喂猫遛狗。在采访中,陆克文数次提到儒家文化对自己的影响,他深信“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陆克文告诉《财约你》,如果在家里可以让猫狗和平共处,那么中美关系就不是什么难题了。


中美关系是陆克文目前的研究重心。作为世界前两大经济体,联合国常任理事国,中美关系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双边关系。改革开放之后,中国的经济实力不断上升,影响力已经遍及全球,在全球事务上有了更大的话语权。中美关系也在波澜壮阔的世界历史变局中不断发展,而新上任的美国总统特朗普给这对双边关系增添了不确定性。


2016年,无从政经验、无外交政策相关经历的地产大亨特朗普当选为美国总统。竞选期间,特朗普喊出“把工作机会带回美国”的口号,并在贸易关系上对华表现强硬。他在竞选演讲中承诺要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并对中国产品征收45%的惩罚性关税,同时在社交网站上指责中国制造贸易壁垒。


“特朗普是一个独一无二的总统。我从没看到过这样的总统,我也不认为美国人见到过这样的总统,中国人也肯定没见过。”在陆克文看来,特朗普政府推行明显的贸易保护主义政策。作为美国最大的贸易逆差国,中国首当其冲成为特朗普采取措施的对象。

走马上任之后,特朗普在多个场合声称中国和其它国家在美国倾销钢铁,未来美国或许会对钢铁进口实施配额并征收关税。2017年8月14日,特朗普签署行政备忘录,要求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依据1974年贸易法的301条款,对华不公平贸易行为展开调查,此次调查的重点是“涉嫌侵犯美国知识产权和强制美国企业技术转让,尤其是美国企业被迫与中方合作伙伴分享先进技术”,以确保美国的知识产权和技术得到保护。


随着特朗普政府宣布对华启动“301调查”,各界对中美贸易未来的担忧情绪日益严重。有分析观点认为,中美之间的战略竞争态势变得突出起来,似乎正在取代过去以合作为主导的关系发展态势。


陆克文不认同特朗普的贸易保护主义政策。他对《财约你》说道,近三十年来,包括中国在内的亚洲地区经济的快速增长离不开自由贸易、资本和技术的流通。


“开放经济贸易为大家都创造了财富,”这位美国民间智囊团领袖强调,如果有人要掀起贸易战争,那会演变成经济战争,“如果这些发生了的话,那么我们共有的财富就会崩塌”。


局外人的困境

在悉尼、纽约或者北京,当你置身一间“联合国”酒吧,不同国家的顾客会呈现迥异的民族特性。澳大利亚人通常周到随和,乐于张罗。

 

陆克文说,当酒桌上大家对某个问题争论不休时,澳大利亚人通常只给出建议,然后转身拿酒去,留给当事人自己思考和决定的空间。

 

陆克文10岁的时候,父亲不幸去世,他的母亲不得不在三周之内带着四个子女离开从小长大的农场。由于极度的贫穷,作为家中最小的男孩,陆克文没有享受到物质生活的厚待,他靠着慈善捐款被送往一所天主教寄宿学校。

 

孩子的世界有时不像童话般美好,陆克文儿时患有风湿热,导致心脏等身体器官受损,他用“艰难、困苦、不可宽容”来描述那段寄宿时光。在古板的天主教学校中,一位外来的体弱多病的小男孩,可能要接受来自街道孩子漫长的嘲笑。

 

定义人生的不是他所经历的,而是他如何去面对自己的过往经历。陆克文给人留下的印象往往是彬彬有礼而颇接地气, 跟随陆克文的高级顾问钱镜告诉《财约你》,童年的经历让陆克文细心周到,懂得怎样“疼人”。


作为唯一身处亚洲的西方大国,澳大利亚习惯了“局外人”的角色。这个角色有时与周围的环境格格不入,有时则和而不同。澳大利亚在国际舞台上的角色,一定程度上跟陆克文的童年遭遇相呼应,他对《财约你》说,澳大利亚必须认清自己是这条街上新来的孩子,而且是比较弱小的那个。

 

地理位置与文化制度的错位淬炼出了澳大利亚独特的民族性格,也成就了其在国际关系中不可替代的角色。陆克文说,局外人未必是劣势,澳大利亚虽然是西方国家,但是它身处亚洲,知道世界上有比西方更古老的文化,“理解这些文化的内在,是我们(澳大利亚人)的责任”。


亚洲拥有世界60%的人口,其经济产出规模预计将在2050年超过世界经济总量的一半。其中,中国的角色举足轻重,也将中美关系推到世界舞台的中央。一面是快速崛起的东方古国,一面是不愿意在任何事情上甘居次席的西方后起之秀。陆克文是那个在酒桌上招呼朋友的攒局人,他将自己嵌入时代的脉搏,每个“转身拿酒”的背影,都是现实和理想的权衡。


“局外人”虽然能够以第三方的视角观察,但在事态斡旋里容易陷入到无力感之中。陆克文执掌过澳大利亚政府,深知国家政府最终的决定和判断,更多是局内人谈判和博弈的结果,很难被“局外人”所影响。如今,作为观察者和独立的民间智囊团领袖,他更像是第三方的信使。

 

在批评者看来,陆克文的“局外人”角色存在天生的软肋。美国著名的亚洲观察人士阿什利·泰利斯认为,陆克文寻找共识并解决非核心问题的“婚约战略”并不能消除中美之间的巨大分歧。中美的之间的紧张关系并不只是简单的缺乏善意和外交机制,“这是在利益上根本性的分歧”。


外交家的宿命与选择

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几乎每个中美“信使”的政治成人礼,都是在时代驱动下完成,并对两国双边关系产生历史性影响。

 

1943年,宋美龄女士在美国众议院发表演说,陈述中国人民奋力抗战的情景。当年3月,宋美龄被选为《时代》周刊封面人物,封面上写道:“她和中国懂得何谓坚忍。”1971年,时任美国国务卿基辛格从巴基斯坦秘密辗转中国完成历史性的会谈,促成中美关系正常化;进入21世纪,美国前财长保尔森主导美中经济战略对话,推动美国经济与中国经济改革的大潮共舞。


这些历史上过往的外交官们,对陆克文产生一定影响。以基辛格为例,陆克文认为他对“如何理解中国”有两大贡献:首先,中国这样的古老国度不会轻易或者快速的转变对世界的看法,所以外界要有耐心;其次,促进中美关系应该润物细无声。

 

虽然在几轮中美关系起伏中起到了重要的作用,但是陆克文称对自己的重要性没有任何虚幻的想象,“和基辛格、保尔森等伟人相比,我不能相提并论。”

 

不过,基辛格倒是给了陆克文一个不错的评价。在陆克文结束第二任短暂的总理生涯之后,基辛格评价他是“罕有的集全球思想家和成熟的政策制定实践者为一身的前国家元首”。

 

在采访的结尾,陆克文对《财约你》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使命。至于自己的使命和愿景,陆克文称:“我希望政策制定者可以换一下思维模式,而不是被历史总会重复的宿命所禁锢。”

(感谢钱镜先生给予本次采访的大力支持)


《财约你》工作人员   

出品人:马腾

制片人:王世玲

总策划:丁磊

总监制:张伯玲

总顾问:黄晨霞

主笔:许文苗、耿荷

主持人:王丹薇、康路

技术总监:梁博謇

运营:孔志涵、王红月、赵碧澄、张仲浩

视觉设计:周一暄

摄影监制:祝仰腾、段煜冰

顾问:张雪琴、高燕、郭峰


《财约你》,一档高端人物访谈的媒体新实验。转载需注明来源,附上二维码。欢迎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微信号:caiyueni2016)。

Copyright © 1998 - 2017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