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鄂生:金融改革新方向,一行三会如何协与同?

近日,备受市场瞩目的第五次全国金融工作会议在北京召开,会议强调要加强金融监管协调、补齐监管短板,设立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强化人民银行宏观审慎管理和系统性风险防范职责,落实金融监管部门监管职责,并强化监管问责。 回顾过往,五年一度的金融工作会议已成为中国金融业改革的风向标。金融监管体制如何改?一行三会是否“分久必合”?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原副主席蔡鄂生,纵横金融监管领域30余年,且看他如何拨开云雾,解读金融监管方向与改革路径,评析中国新经济现象。

近日,备受市场瞩目的第五次全国金融工作会议在北京召开,会议强调要加强金融监管协调、补齐监管短板,设立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强化人民银行宏观审慎管理和系统性风险防范职责,落实金融监管部门监管职责,并强化监管问责。 回顾过往,五年一度的金融工作会议已成为中国金融业改革的风向标。金融监管体制如何改?一行三会是否“分久必合”?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原副主席蔡鄂生,纵横金融监管领域30余年,且看他如何拨开云雾,解读金融监管方向与改革路径,评析中国新经济现象。

大咖小课

蔡鄂生:金融体制改革 路在何方?

金融监管体制的历史沿革

 

监管体制改革是什么? 原来就一家人民银行,人民银行全管了。后来因为有了上市公司,资本市场要发展,央行肯定不能去管上市公司。开始是形成证监会,后来变成了银行司、非银司。之后因为保险机构的发展,非银司又分出一个保险司。而保险业在过去的概念里头,就是一个单独的行业,应该是跟金融业所谓并行的概念。现在把保险作为一块,因为保险也搀和到资产管理、险资,包括产品CDS(信用违约互换)这些东西里,变成了一个大金融改革。

 

看历史发展过程,任何国家的改革在监管体制上都是有很深刻的发展。经济发展、金融发展都存在背后的问题,还有社会和政治问题。1983年1月份去学习美国的监管体制。当时美国人讲监管体制,包括OCC(货币监理署)、财政部、存保、联储、州银行管理局、储贷协会等等,实际上也有针对这个架构有一些考虑,要讨论金融监管体制改革。但是这里的设计概念是根据1929年发生的大危机造成的所谓的分业,这个理念来创建的,再通过不同管理部门权限控制下的机构,但机构类别是不一样。英国也有合分,澳大利亚也有。

 

为何要改?利与弊的较量

 

中国金融监管体制的改革,第一是必须要改革,为什么要改革?不是说简单的合并不合并。机制要怎么设、机构怎么调是一回事。但是监管对于市场出现的新的问题怎么去管,怎么样更有效,这是另外一回事。

金融监管体制改革 路在何方?

 

监管体制也是整个监管当中的一部分。金融体制改革一定要包括运动员、裁判员,然后从宏观政策、微观政策上分析,再就是公司机构要解决什么问题,监管部门要解决什么问题,这是一整个的系统。

 

现在能治理的乱象,可以马上下手治理的是一个问题。未来这些机构能够平稳健康发展的架构设计又是一回事,应该在治理乱象的过程中来进行探讨。

 

要说简单的是把金融体制改革的问题,定义在机构的合与并的问题上,那太小儿科了,那就变成了一个所谓的权力或部门之间的利益问题。研究金融体制改革和讨论政治改革要有基础,基本的理论和实践。问题是这两家合了、那两家合了,那合的概念是要解决什么问题?中国金融体制改革要往市场化方向改。    

大咖开讲

蔡鄂生:欲速则不达 经济发展切忌急功近利

避免房地产“大跃进”

 

房地产发展的速度和它的需求是在一个过程当中,现在的教训是怎么防止过快。所谓过快实际上是多方面的,一个是发展理念上,中国老话讲:欲速则不达,急功近利。我们社会的发展是一个长期的目标,所以任何事情在大跃进的情况下就会出毛病。现在我们讲经济发展的本质是什么?就是质量和效益为中心,不管什么行业,都要讲质量和效益。

 

为什么房地产价格往上涨?特别是房子价格往上涨,这本身就是值得思考的问题。一般的产品都是通过发展在竞争之后达到高点,利润会下降。但是房地产为什么现在是只高不降?这里有它所需求的一个基础。但是更主要的还是社会资金杠杆率、流动性问题,以及大家对生活水平提高的诉求,对此有一些支撑。但对这种高价格的合理性,从老百姓的需求来讲肯定是有很多不满意的状态发生。

 

不要借养老名义开发房地产

 

在老龄化过程中,还要考虑新生力量和新的劳动力产生过程的问题。因为现在社会发展和城市的发展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是未来劳动力的预测。

 

另外还有在中国老年社会问题的形成,包括养老设施的建设、老年人服务也好,跟国外有不太一样的地方。像发达国家可以搞高档养老社区、养老地产等等一些配套设施。在中国的国情下,主要是讲究社区养老,在小区当中建设配套设施,不可能太高档了。在养老的问题上,对未来老年社会下的设施发展来讲,也要结合中国国情,不要说借着搞一些养老名义也去盖房地产,那不是为老年社会、不是为老年人服务的。


中国外汇储备不会大幅度流失

 

外汇储备规模下降,就是我们这一段经济发展变化所产生的,有正常因素,也可能有一些不正常的因素,都会存在。

 

但是不可怕,所谓不可怕就是在这种过程当中,外汇下降的情况下,人民币占款的一些变化。对于整个的宏观政策和整个经济的发展,如果把它处理好了,不会出现储备大幅度流失的情况。但是现在简单地来说,有人说是保外汇,有人说是保汇率,还是不能够偏颇,因为汇率跟储备都有密切联系。

 

说资本项目的开放有序这是对的,如果说现在盲目要求资本项目开放,那肯定是不对的。如果遇到问题以后又把资本账户管得严严的,那也不行,对推进人民币国际化进程肯定会有影响,所以一定要把汇率储备、人民币国际化和实体贸易综合起来考虑。


大咖请回答

蔡鄂生:股市涨楼市跌是美好的愿望

网友提问:什么时候楼市能降下去、股市能升上来?

    

蔡鄂生:如果想让房价往下走,股市往上走,这都是美好的愿望。经济活动一定是波浪形的,按照马克思价值理论来讲,价格是围绕着价值。从政治经济学层面讲,通过波动来找到经济发展的价值,就是要探索规律,这是要做的事情。老百姓希望买了股票是涨的,买楼是便宜的,买空调也是便宜的。现在这些东西都能满足了,就剩比较难的东西。但不可能采取这种概念,这里有一些结构问题,还是要从土地、政府、开发商,包括银行贷款等等整体上来考虑。

    

网友提问:年轻人应该创业,还是买房?

   

蔡鄂生:买房子是为了住,特别是现在的政策,比如杠杆压了以后负担得起吗?负担不起。这几年调控,国家出了很多政策的引导,包括银行、各地方政府都出台了很多政策,但是政策效果还得要有一个过程才能体现。

     

网友提问:为啥越有钱越不开心,什么是社会责任?

    

蔡鄂生:十八大以后,大家的舒适度、愉快的心情和信心是增长的。其他地方的GDP增长是有一个问题,单纯地说GDP的增长,不和全球化、不和各国政策结合起来是不行的。

 

为什么现在贸易保护主义抬头,所谓民粹一些思想意识上升,就是因为基尼系数问题。习主席在去年杭州G20峰会上专门讲了基尼系数的变化。全球化过程中,为什么基尼系数反而还提高了?这就是在发展当中所产生的问题,就是说没有把握社会的平衡发展、均衡发展,使一部分人的财富增长发生了一个快速增长的过程。这个必须得靠经济的手段,比如说通过税收来调节,当然也有一些是比较复杂的问题,而不是单纯经济上所能解决的。

 

对于企业家、搞实业的人来讲,最基本的社会责任就是把自己的企业搞好,把自己员工的水平提高起来。而不是自己的企业还没搞好,就光给外面捐钱。国家有些地方就发生过这种事,为了取得一些资源或民意就去捐钱,结果企业搞得一塌糊涂。这叫尽社会责任了吗?完全称不上社会责任,那是一种不良的风气。现在讲税费减少是一回事,但是企业发展能够通过正常的税收费用交给国家,这就叫尽到社会责任了。


《大咖,请回答》团队

出品人:马腾

监制:王世玲

制片人:张雪琴

编导:吴婷、Nina

运营推广:郭峰、万越宁、孔志涵、陈兴杰

更多精彩内容欢迎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原子智库(AtomThinkTank)

0 条评论

添加评论

Copyright © 1998 - 2017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