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局内人”高西庆:我眼中的好人、坏人与机制

导读 高西庆是北京街头寻常的骑行者。目前,他的身份是大学教授;此前,他曾是部级高官;再早之前,他曾修过铁路,当过钳工。六十余年间,巨大的身份反差,让高西庆变成了一个有故事的人。

导读 高西庆是北京街头寻常的骑行者。目前,他的身份是大学教授;此前,他曾是部级高官;再早之前,他曾修过铁路,当过钳工。六十余年间,巨大的身份反差,让高西庆变成了一个有故事的人。

采访:马腾

撰文:刘鹏

编辑:丁磊

鸭舌帽、蓝衬衣、黑裤子、运动鞋,4月京城的春天里,高西庆着一身干练休闲的装束,跨在自行车上赴约而来。

若非熟识,你很难将高西庆这样的形象,与一位部级高官身份联系在一起。生于上世纪50年代并自称“饥饿年代幸存者”的高西庆,曾有过多种身份。

他修过铁路,当过钳工,读过夜校,并最终在30岁那年凭借自身努力,越洋赴美考取杜克大学法学院。在那里获得博士学位后,他成为华尔街第一位获得律师执照的中国人。但在1988年,他放弃了这一令人艳羡的身份,返程回国。

高西庆的这一决定,甚至惊动了美国前总统尼克松。彼时,尼克松亲自写信给时任中国外贸部部长的李岚清,挽留高西庆待在美国。但青山遮不住,才子要东归,在海外求学工作8年之后,高西庆还是回到祖国。

回国后,高西庆参与创建了中国证券市场,并历任证监会首席律师及发行部主任、中银国际执行总裁。在1999年,他重返证监会担任副主席,随后转任全国社保基金、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并在中投总经理职位上退休。

从中投卸任之后,高西庆在清华开了一门课,安心教书,这似乎更符合他的初心。作为中国资本市场的创始人之一,高西庆的身份随着工作几经变更,但唯一没变的就是学者身份。

不过,作为资本市场的开创者,高西庆对于资本市场并未停止发表自己的观点。丰富的经历给了他与众不同的视野,也正是源于这些经历,他笃信市场的力量。在《财约你》专访中,谈及目前的金融监管、政府职能等议题,高西庆开出的灵丹妙药便是市场化,以及简政放权。

好人、坏人与机制

《财约你》节目录制当天,恰逢证监会公布前发审委委员冯小树“小官巨贪”一事。

高西庆面对镜头谈及对此事看法,称其症结在于监管机构手中权力依然过大,应当继续简政放权。其次,应提高监管从业者的待遇,以增加他们在面对物质诱惑时的抵抗力。

公开资料显示,自上世纪90年代初期即进入中国资本市场的冯小树,工作历程辗转深交所、证监会等,曾任第七、第八届主板发审委兼职委员,其在2006年6月至2007年4月期间,参与审核通过了27家上市公司IPO首发申请,否决了6家公司首发申请。

业界对于冯小树的专业水平普遍评价不错,但作为掌握公司上市与否大权的发审委一员,冯小树利用工作便利,以岳母彭某嫦、配偶之妹何某梅的名义入股拟上市公司,并在公司上市后抛售股票获取巨额利益,其交易金额累计达到2.51亿元,获利金额达2.48亿元。

从业良久、口碑良好的冯小树,缘何堕入深渊?这再度将市场的视线拉回到谁来监督作为国内股票发行“把关人”发审委的问题上。自1993年发审制度设立以来,发审委在发挥专家把关的功能,提高发行审核工作的公信力方面发挥了很大作用,但由于其审核程序并不透明、存在寻租空间等而饱受诟病。

高西庆将其归结为机制设计问题。“现在被抓住的一些人里面,有时候大家可能会感到很吃惊,说这个人不错的,可是他为什么犯了这么大的错误?这就是机制的问题,机制设计得好的话,坏人不好做坏事,可是机制设计不好的话,好人也可能变坏人。”

他具体阐述称,证监会目前掌握的权力过多过大,因此会出现一些无法制约的现象。“世界上任何国家,没有一个证券市场监管者有这么大的权力”,高西庆说道,“应该继续简政放权,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要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作用,所以政府去做自己应该做的事情,市场的问题,应该让市场来解决。”

将不必要的权力交还市场,专注检查职能。这是高西庆心目中证监会最应做的事情。

“其他国家在资本市场做坏事被抓的几率很高,为什么我们国内这个几率就低很多?”高西庆发问后自己回答,“就是因为证监会有多重职能,忙于做审批,就没有精力抓坏人了。”

高西庆认为,以目前证监会工作人员的素质水平而言,“不低于世界上任何国家,甚至高于很多国家”,专注于检查职能,可以让证监会办事更有效率。

其次,高西庆认为,在简政放权之后,监管机构从业者人数也会相应减少,工资待遇将相应上升,可增加他们在面对物质诱惑时的抵抗力。

他以美国证监会从业人员工资水平例举,在2000年初时美国证监会待遇水平,与市场机构从业者待遇相差20%-30%。这一差距因无法吸引到更优秀的人才,而被彼时证监会主席表示“不能容忍”,随后由美国国会专门拨款8亿美元用以提高待遇水平。

“美国只有20%-30%的差距就已经不能容忍,在国内这个差距,5倍、10倍都不止。”高西庆表示,“在证券市场,国内监管机构可管的事务、应该管的事务还是没有那么多的,人员精简之后,可以提高工资,本来发给3000人的工资,发给1000人的话,每个人可以提高1倍半。”

金融体制改革重点不在分合

近年来,股市、互联网金融等领域,不断暴露风险,分业监管的模式和混业经营的趋势,不断产生矛盾,市场不断呼吁,应尽快完善金融监管的部际协调工作。

不过,在高西庆看来,金融监管的协调,重点并不在于分或者合。他例举称,在分业监管和合并监管上面,世界上都有极端的例子,“有些国家把所有的金融监管机构都合在了一起,管得怎么样,很难说。第二次大金融危机还出现了很大问题。”而对于分业监管,他例举了美国的金融监管体制,即便经历多次金融危机,但依然存在多个金融机构来分割监管权。“美国证监会比中国的证监会权力小得多,各管各的,他管得好吗,也不敢说,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也出了很多问题。”

因此他认为,解决金融监管难题的关键,不在于是分还是合,而在于监管思路、监管部门责任以及负责机制。

除去这些,高西庆还提议,应该通过全国人大或国务院,授权成立第三方机构,通过对关键数据的分析,对已发生的金融重大事件进行复盘研究,进而提供给决策者做判断。“中立机构告诉他们(决策者)发生了什么事,是否存在空档,如何解决?是扩展现有特定机构的权力,还是缩小特定机构权力,还是把机构合并起来,这才可以解决。不能说有了问题就合起来,因为连问题究竟是什么还没搞清楚,即便合并,能够起到的作用也很有限。”

对于成立第三方机构,高西庆认为,承担这一职能的机构,第一要中立,因为如果由监管层牵头来进行反思,首先“股民很难服气”,其次,让监管层评判自身,存在局限性。这一中立机构可以由专家组成,但需要给专家组充分地授权,以便于他们充分获得信息,从而做出客观、中立、有价值的判断。

“欧美大多数国家,以及香港,学术领域的带头人和政府之间的关系都很近,因为政府在不断地咨询这些人,而中国这样的事情很少,因此我们需要建立这样兼听则明的体制。”高西庆说道。

为国操盘的中投岁月

从参与草创资本市场,到两进两出证监会,高西庆的身份2003年再度转变,从设计者和监管者,转向全球化的投资者。

2003年2月,高西庆从证监会副主席转任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党组成员、副理事长,负责投资业务。

这是一个为全体国民理财的职位。但囿于彼时允许投资的范围仅为国债等有限领域,高西庆坦言自己在这一岗位上“很闲”,闲到“每天下午大概5点半6点就可以下班了”。

这一局面在高西庆任职几年后,开始慢慢转变。高西庆回忆,等到2006年,社保基金争取到海外市场投资的机会,并在全球范围内选出10家海外投资管理机构代为管理超过10亿美金的投资金额,加之政策对社保基金投资范围相应放开,当年社保基金收益水平即创下9.34%的历史新高。

取得骄人成绩的次年,高西庆的身份再度转变,这一回,他被放到了更大的舞台上去。

2007年3月,时任国务院总理的温家宝,在十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记者招待会上表示,中国将组建一个外汇投资机构,依法经营外汇,有偿使用,接受监管,保值增值。

当年9月,这一外汇投资机构——中投公司正式成立。时任国务院副秘书长的楼继伟,出任中投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时任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副理事长的高西庆,出任中投公司副董事长兼总经理。

如果说社保基金的职位,是为全体国民理财的话,那高西庆的中投岁月,则是为国操盘,为庞大的外汇储备找到合适的保值增值途径。

这一职位并不好干。相比于社保基金,中投公司的舞台虽然更大,但一举一动牵连各方视线,并囿于特殊身份,出海投资常常受到有色眼镜审视以及随之而来的不公平待遇。

高西庆甫一到任,即体会到身处其中的是非曲直。2007年5月,尚处于筹备期间的中投公司,对外投出了第一笔,其以30亿美元购入美国私募股权基金黑石超过9%的股权,锁定期为时4年。

随后爆发的次贷危机引发的金融海啸,黑石股价步步下挫。以黑石盘中最低时的股价计算,中投公司该笔投资亏损高达83%,就此被拖入泥潭和舆论漩涡。

这笔争议巨大的投资10年过后,高西庆在《财约你》镜头前总结,“从宏观角度上来看,对黑石的投资是值得做的。”

值得做的原因有二,其一是中投公司对黑石的投资早已收回成本并出现大笔浮盈。其二,作为彼时新成立的国家主权财富基金,迫切需要学习国际上这些领先的金融机构投资经验,而黑石在那几年间,对于中投的帮助最大。

不过,并非所有人都是如此善待这一正处于蹒跚学步的国家主权基金。高西庆曾多个场合表示,中投公司在美国的一些投资,在胜利曙光的前夜,因美国外资投资委员会(CFIUS)的介入而宣布告终。“我只能简单地说,中国企业走出去所面临的挑战里面,很大的一部分是这个投资审查机制带来的挑战。”

这一挑战在中投公司成立初期并未显露,原因是2008年西方国家深陷金融危机,而中投公司手中拥有大把现金,“一些国家可能咬着舌头同意(中投公司)投资。”不过等到金融危机缓解后的2009年和2010年后,高西庆开始发觉,审查机制带来的挑战越来越大,成为中资出海路上的一大壁垒。

有色眼镜不止体现于此。在索尔金所著的《大而不倒》一书中,现实中从不抽烟的高西庆,却被描述为在街边狂吸烟的瘾君子。

囿于特殊身份的中投公司,尽管遭到一些不公平对待,但在高西庆做操盘手的6年时间里,其境外投资回报率分别达到-2.1%、11.7%、11.7%、-4.3%、10.6%以及9.33%,截至高西庆卸任的最后一个完整财报年度,中投公司累计年化收益率达到5.70%;而在当年,新加坡主权财富基金淡马锡股东总回报率仅为1.5%。

骑自行车的体面生活

优异的投资成绩为高西庆代国操盘的岁月,画上了圆满的句号。2014年2月,高西庆正式宣布卸任并退休。

从中投卸任之后,高西庆在清华法学院开了一门课,安心教书。这似乎更适合他的退休生活。作为中国资本市场的创始人之一,高西庆的身份随着工作几经变更,但唯一没变的就是学者身份。

与波澜壮阔的职业生涯相比,教书似乎是安稳而平静的生活。但他自陈教书的日子并不“平静”,因为要对学生负责,所以每节课前都需要备课,相比之前的工作也一点都没闲着,反而还会“累得要命”。

但高西庆似乎乐在其中。高西庆坦言,教书可以给他更多的时间去更深刻地考虑问题,过程中还可以向学生、备课材料和整个市场学习,“以前做过的那些事,有时间想一想到底哪个地方做对了,哪个地方做错了,每次都有新的体会。”

节目的最后,当《财约你》主持人马腾问起“教书生活是否就是你认为的体面生活”时,高西庆给出了肯定的答复。他说,“我可以做我自己愿意做的事,我可以不说我不想说的话。”

“那物质方面呢?”马腾追问。

高西庆回答称,“我每天都可以吃的很饱,我有一辆很好的自行车,很远的地方我都可以骑车去,这就是我认为的体面生活。” 

《财约你》工作人员

出品人:马腾

主持人:马腾

总制片人:黄晨霞 

总策划:丁磊 

监制:张伯玲 

技术总监:梁博謇 

运营:孔志涵、张仲浩 

导演:祝仰腾、段煜冰 

编导:许文苗 

视觉设计:周一暄 

顾问:王世玲、张雪琴、闫铮、关海琳、高燕、郭峰


《财约你》,一档高端人物访谈的媒体新实验。转载需注明来源,附上二维码。欢迎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微信号:caiyueni2016)。

Copyright © 1998 - 2017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