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视体育维新 乐视体育这家中国互联网体育独角兽公司,正在展开一场必须胜利的自救行动。这场自救的关键,正是去贾跃亭化。

乐视体育维新 乐视体育这家中国互联网体育独角兽公司,正在展开一场必须胜利的自救行动。这场自救的关键,正是去贾跃亭化。

没有绚丽的灯光,没有宽敞的大厅,5月26日,很久没开发布会的乐视体育,在北京昆仑饭店小会议室,召开了一场简朴、简短的新闻发布会。 

乐视体育联席总裁刘建宏头发灰白,他与头顶上华发闪现的乐视体育创始人兼CEO雷振剑宣布:乐视体育B+轮融资25亿元,乐视体育部分新老股东以及中意宁波生态园(国家级生态园)下属基金确认参与B+轮,投后估值达到240亿元。 

同时,海航资本、中泽文化等参与乐视体育A+B轮融资的股东代表8人,及公司管理层代表1人,共9人组建乐视体育战略发展委员会(以下简称战略委员会)。在乐视体育董事会改组之前,战略委员会将协助董事会、股东会处置公司重大事项。 

如是动作背后,是这家中国互联网体育独角兽公司展开的一场自救行动。自救之核心,即“去贾跃亭化”。 

从80亿元B轮融资的盛极一时,到眼下的版权渐失、高管离职、借壳受挫,乐视体育走上巅峰与坠落低谷,都与贾跃亭关系莫大。  

除了降薪一半的管理层外,此刻,站出来的是乐视体育的股东们,他们秉持着和驰援乐视的孙宏斌一样的态度:无意谋求控制权,但也并非坐视不管,希望通过优化治理结构,让乐视体育真正独立起来。 

他们给出的核心药方——乐视体育从版权内容转型成为体育小镇的开发和运营商。 

生死攸关之际,这会否是乐视体育的一线曙光?

断臂求生 地方政府输血

“任何商业都要考虑盈亏,不能一天到晚亏钱,因为谁也烧不起这么多钱”

“任何商业都要考虑盈亏,不能一天到晚亏钱,因为谁也烧不起这么多钱”

text

curr/total page

红酒杯、摇滚乐、大Party……盛宴一般的“乐视式”新闻发布会恐怕再难见到。乐视体育一样,正在小心翼翼地收起锋芒,低调展开自救,并且必须获胜。 

此前被传离职的雷振剑宣布,乐视体育B+轮融资成功,乐视体育部分新老股东以及中意宁波生态园(国家级生态园)下属基金确认参与。 

乐视体育的一位核心股东向腾讯财经透露,中意宁波生态园下属基金用于乐视体育小镇项目的综合建设用地面积达到千余亩。另外,该基金还将向乐视体育增资数亿元现金。乐视体育计划将总部迁至中意(宁波)生态园。 

工商信息显示,中意宁波生态园控股有限公司为国有独资企业。 

在迎来地方政府紧急输血的同时,乐视体育也在断臂求生。 

正是当初豪掷重金买下海量赛事版权,实现内容卡位,才让乐视体育成为备受资本追捧的独角兽,付出的代价却是高企的成本、运营的铺张、微薄的营收。 

典型案例莫过于中超独家版权的购买与运营。

乐视“白衣骑士”、融创中国董事局主席孙宏斌,在2016年融创业绩发布会上毫无遮拦地说:“中超版权去年的投资是13.5亿元,亏损13亿元,一共收回5000万元的成本。这就是神经病。” 

在失去中超、亚足联赛事、ATP等版权之后,乐视体育签约三年的意甲版权恐亦落空。 

一位中国版权行业大佬向腾讯财经透露,乐视体育本应于今年5月初交付的意甲下赛季(2017-18赛季)版权费用,迄今未付。“乐视体育拖欠的版权费用可能超过数亿元。” 

此前,乐视体育还因“版权合作原因”,停播意甲本赛季最后两轮比赛。 

该说法未获乐视体育方面证实。 

乐视体育以后还买不买版权?刘建宏的回答是——版权还是要买,但要比以往更考虑版权的获客成本等运营价值。

截止2016年11月底,乐视体育会员超过300万。“以前花30亿元获得300万用户。在保持现有用户基础上,现在能否只花一亿元再获得300万用户?”上述核心股东认为,利用头部赛事吸引用户,并非唯一路径。 

在头部赛事版权一一爆出欠款风波后,垂直小众赛事+培育自有IP,将是未来乐视体育线上媒体业务的聚焦点。

这得到一位乐视体育离职高管的认同。他说,乐视体育应该专注于垂直小众细分的版权赛事,比如高尔夫、钓鱼,“这部分受众和普通球迷不是一群人,他们一般是中产阶级,可期待的商业开发价值非常大。” 

此外,成本极低的UGC(用户原创内容)也将成为IP版权之外的内容补充。乐体将于近期上线包括图文、短视频在内的全媒体平台,并将邀请自媒体入驻。其在4月底还上线试运行了一款名为SHOOT的短视频工具。 

如是改革措施,在雷振剑及乐视体育股东们看来,是让乐视体育回归商业本质。“任何商业都要考虑盈亏,不能一天到晚亏钱,因为谁也烧不起这么多钱,”一位股东代表说,乐视体育正在重视一个他们此前从未重视过的问题——投入产出比。

去贾跃亭化,八大股东联手自救

无论管理层,还是股东,都不会眼睁睁地看到乐视体育死掉。

无论管理层,还是股东,都不会眼睁睁地看到乐视体育死掉。

text

curr/total page

“去贾跃亭化”,也在悄无声息中推进。

“无论管理层,还是股东,都不会眼睁睁地看到乐视体育死掉。如果救乐视体育,必然出现去贾跃亭化的现象。”上述核心股东坦承,在公司发展初期,贾跃亭为乐视体育进行担保、筹措资金,贡献卓著,但他也是乐视体育的阿喀琉斯之踵。

孙宏斌在融创投资乐视的发布会上透露,乐视体育B轮融资80亿元,其中30亿元被贾跃亭挪用。 

多位接近乐视体育管理层的知情人士透露,乐视体育B轮80亿元融资中,近半被其大股东贾跃亭拆借予手机、汽车等非上市公司体系,这导致乐视体育资金短缺。后续,乐视控股替乐视体育交付10多亿元的版权费,现在剩余20多亿元的借款仍在拖欠。 

这笔钱,被乐视体育视为比此次B+轮融资更为重要的流动资金。 

在此次新闻发布会上,腾讯财经就此向雷振剑求证,后者表示,战略委员会正在督促公司尽快处理这些应收帐款。

雷振剑等乐视体育高管,此前过于依赖贾跃亭的做法,遭到股东批评。“对于没有把握的决定,可以借助董事会,而非得到贾跃亭支持,你就可以干。现在来看,冠名北京国安、购买中超版权都存在值得商榷之处,投入产出比太低。” 

在乐视体育的股东们看来,乐视体育核心管理团队此前过于依赖贾跃亭,反而忽略其他股东的资源与能力。 

因此,由海航资本、中泽文化、普思投资、平银能矿、东方汇富、新湃资本、云锋基金和个人股东代表这8位核心股东,以及管理层代表雷振剑,共9人组成的乐视体育战略委员会在此次新闻发布会上宣告成立。 

同乐视网一样,乐视体育的公司治理结构亟需规范,这亦是“去贾跃亭化”的规定动作。 

在未来三个月内,乐视体育将进行重组,涉及到股权结构、业务方向、人员优化等一系列调整。 

“在重组过程中,战略委员会除帮助管理团队把握风险之外,关键在于平衡各方利益,放弃次要矛盾。”上述核心股东透露。 

除却治理结构外,“去贾跃亭化”之关键还在于,如何降低其在乐视体育中的股权占比(贾跃亭控制的乐乐互动体育文化发展(北京)有限公司以及上市公司乐视网,合计持有乐视体育37.13%)。

雷振剑依旧不愿正面承认乐视体育正在“去贾跃亭化”。面对腾讯财经抛出的这一问题,他虚晃一枪,“乐视体育现在依旧是乐视七大生态之一,所以不会存在去乐视化这一说。” 

在乐视体育生死攸关之时,雷振剑本人同样在反思他与贾跃亭的关系。 

一位接近雷振剑的知情人士告诉腾讯财经,“雷子(雷振剑)与贾跃亭一直是亦师亦友、亦父亦兄的关系,他对贾跃亭带着一种崇拜的态度。但他和贾跃亭的关系也在动态变化,在慢慢回归现实,回归到解决问题的层面。” 

“以我为首的乐视体育管理层将和部分老股东一起,出资增持公司股份,并进一步优化公司的股东结构。这个计划现在还属于未完成的阶段,一旦有实质性的进展,我会跟大家进一步通报。”雷振剑在此次发布会上说。

5月21日的乐视新闻发布会,贾跃亭同样表示,虽然乐视7个子生态缺一不可,但乐视不一定非要做所有子生态的控股股东,可以考虑出让一定的股权比例。

体育小镇会是救命稻草吗?

与哪家开发商合作,是乐视体育小镇留给外界的悬疑之一。

与哪家开发商合作,是乐视体育小镇留给外界的悬疑之一。

text

curr/total page

体育小镇系乐视体育未来三年线下业务的重中之重。据乐视体育披露,中意宁波生态园提供的千余亩土地,将成为乐视体育小镇的载体。 

“乐视体育的体育人口‘导入’效应,将会在体育小镇项目中体现。作为互联网最主要的体育用户入口之一,乐视体育聚集着大量的体育爱好者,他们都是潜在的线下体育消费人群,乐视体育小镇也天然拥有了巨大影响力的线上推广平台。”乐视体育在发布会通稿中写道。 

乐视体育内部人士认为,运营体育小镇的核心在于,根据当地特色落地赛事,这些赛事要么有大众参与价值,要么具备国际级意义的小众赛事。 

与哪家开发商合作,是乐视体育小镇留给外界的悬疑之一。 

尽管孙宏斌曾言辞激烈地批评乐视体育买中超版权“没有道理”,他又时不时流露出和乐视一起拿地开发小镇的想法。5月21日,孙宏斌在融创2017股东周年大会上表示,他们最近正在讨论开发小镇的可能性。 

不过,按照乐视体育的设想,其运作体育小镇并不会和融创独家绑定,而是与相应的开发商合作,利用土地差价入股具体项目公司,日后进行长期全面的规划、运营与服务。 

“如此一来,投入的人力物力并不算高,而且合理的投资回报率能够达到70%至100%。”一位熟稔乐视体育小镇项目的知情人士透露。 

2017年全国两会,“特色小镇”首次进入《政府工作报告》。按照规划,至2020年将培育1000个特色小镇。然而,业界尚缺乏体育小镇的成功运营经验。乐视体育会否站上这一风口,有待时间考证。

Copyright © 1998 - 2017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